我活是基督

August 8, 2012
kap 朋友分享

我活是基督

腓立比1:20-26

陳柏壽 牧師

 

金句:「因為論到我,活就是基督,死就是利益」(腓立比1:21)

 

夏天阿媽來此看孫,孫仔給阿媽衫仔裾giú tiâu-tiâu。「阿媽!咱來sea啦!」Sea就是去海邊、去sng水的意思。阿媽聽著kimochi一直bái lòi。「欲死你家己去死,我才無愛去死咧!」

Emy猶無到50歲。佇Hawaii做牧師第二年,伊著白血球的病,無六個月tò過身。我去共伊做葬式,對Hanauma Bay駛Kanaianaole (Hawaii 皇帝因某的名,台灣教會的obasan攏講”腳奈hiah-nī烏leh”彼條路),過Diamondhead se̍h過海邊彼條路,我看著Hawaii藍色的天頂,有幼幼的白雲,tiām-tiām-á咧振動。

雖然是真媠、真安靜的Hawaii的黃昏。我一直想袂了解,是按怎hiah-nī少年,上帝toh叫伊轉去。干單chhun一個查某囝佇厝裡咧哭。我心內結規毬。

普通時hiah gâu講道理,講死「就是對我有利益」。做葬式的時,我真毋敢閣講這種宗教語言。只有陪因留目屎。

年紀愈大,愈毋敢講道,因為愈袂曉使用宗教語言。

若是死真正是hiah nī有利益,是按怎無人愛死?親人朋友過身,是按怎一直流目屎?

頂禮拜講「平實的人生」以後,有一個長老徛起來講「咱攏是彼99隻的羊」;有一個ojisan來給我講,伊真愛聽無咧用宗教語言的講道,無必要教會內反悔到大家哞哞哮,大家攏著著「反悔症」;另外一個長老給我講,伊的內心不但有放蕩囝因阿兄的基因,嘛有放蕩囝的DNA,伊講伊有時仔嘛有真愛做放蕩囝。講著親像咧求赦免認罪的款,歹勢歹勢。

我轉來厝家己想,我的內底嘛仝款,有放蕩囝的基因。咱若準攏是二個基因的綜合体。但是我想,咱著想辦法給放蕩囝的基因tēⁿ互死,但是毋通tēⁿ毋著,毋通給放蕩囝因阿兄tēⁿ互死,著給放蕩囝tēⁿ互死。咱教會就是有這步好,講道完,大家會倚來講,大家會提出意見,對我是真好的input,會互做牧師人得救,互做牧師人「死嘛有利益」。

咱身軀內底有二個生命:一個是「動物性」,親像肚腹iau的時,嘴開開開,飯一直pe落去,嘴笑目笑,這是動物性;二杯幌頭仔吞落去,頭殼toh haiⁿ-kong-haiⁿ、 haiⁿ-kong-haiⁿ,開始會唱歌,這是動物性;笑的時,肚臍笑到chùn一下、chùn一下,這攏叫做動物性,因為咱人是生做動物。另外一個是「人間性」,或是叫做上帝性。這二個性質嘛會當比並做一個是放蕩囝性;另外彼个是因彼个戇阿兄的本性,慇勤做工,誠懇待人的人間性。

及人車拼,認真趁錢飼家,是動物性,抑是人間性?

為著食飯,牙齒根gā咧,車拼做工,親像放蕩囝因阿兄,實在是真可貴的代誌。就是人間性。

細漢的時阮阿母tiàⁿ給我講:查埔囝一粒目屎三千斤,目屎袂使親裁流!佇日本工作,拄著艱苦,一個人佇山手線的火車內目箍起紅,佇新橋的街仔路拭目屎的時,嘛驚人知。人生行到絕路,但是我牙齒根咬咧teh行路的時上帝有khoāiⁿ,上帝陪我行過人生苦難的十字路。我想這是上帝的恩典,是一種真高的人間性。趁錢是一種高等的人間性。

但是另外一旁看,隨時欲食人、騙人、欺負人,親像台灣一個行政院祕書長利用權勢貪污,就是一種動物性。

趁錢有人間性,但是嘛有動物性,咱著細膩。

London的Westminster皇族公墓內有Darwin的墓。達爾文的進化論所講的弱肉強食、強者生存,叫做生物進化論;世界不但佇生物界有這種現象,佇人社會生活上嘛有這種現象,叫做Social-Darwinism。強的食弱的,親像美國帝國主義這款形,亦無就是親像今仔日的中國按呢。用經濟、文化、軍力來食人。大戰以前的日本嘛是按呢。叫做國家的動物性。

咱來教會to̍h-sī欲徛起來,欲揣(chhoē)著勇敢活下去做一個人。來教會是對人生的慶祝,對人間性的仰望。天主教徒做禮拜,叫做“Celebrate” the Misa,一禮拜一擺來教會禮拜,就是欲「慶祝」咱的生命。禮拜是對人生的慶祝。

今仔日欲講保羅先生伊講的彼句話:「我活是基督」究竟是啥物意思。中國話的聖經翻做「我活是為著基督」。保羅先生無按呢講。伊嘛無講「我活咧親像基督」。咱台語聖經卡老實,正翻做「我活是基督」。

基督就是人,就是阿當Adam的意思。是按怎基督就是咧講是咱呢?因為上帝親自來世間就是欲做人。

上帝來世間除了伊是完全的上帝,伊是純全的天父,親自降世做人;伊嘛是一個完全的人:會笑、會流目屎、有骨有肉、會燒會冷、會歡喜嘛會艱苦的完全的人。

上帝古早用伊的面形做咱人。所以咱台灣人生做弓蕉皮、烏頭毛、蓮霧鼻、菜頭腳、食菜脯卵配蕃薯簽糜,毋是啦,食蕃薯簽糜配菜脯卵,講台灣話。咱實在愈看愈成上帝,上帝嘛實在愈看愈成咱遮的坐佇此的人。上帝實實在在是咱的天父,因為咱的內底,有上帝的原質。

咱不但生做及上帝仝款,咱生做及別人嘛仝款。無論咱是烏、是白、是黃, 咱攏是人,咱攏有共同的人性,“common humanness” or “common humanity”。咱無比人卡gâu,但是別人嘛無比咱卡gâu。

做人的特質第一是「食飯」。為著顧這个腹肚,做人有真濟悲哀,嘛有真濟歡喜。我佇New York做牧師的時美枝及in翁1980年結束因佇台灣的生理。聽人講美國真「美」麗,嘛有真濟「米」,全家toh搬來。大漢的六歲、第二的四歲、細漢查某囝未滿一歲。

囡仔學英語真緊,無外久就適應。美枝一時欲學英語無hiah簡單,只好去飯店給人洗碗。

經過幾仔年,in翁精神一直 bái落去。美枝為著家庭認真做工。翁婿一個人佇厝裡顧囡仔,精神嘛無變好,一直消沉落去。美枝一個人,顧外口,嘛著顧內底,一日到暗lèng來lèng去,lèng出lèng入,親像一粒干樂。

最後姑不二將,給翁婿送轉去台灣治療。為著囡仔的將來,美枝孤軍奮鬥,心內干單一個向望:等囡仔大漢,大學畢業,chhoē有頭路,我toh欲轉去台灣,及阮翁團圓。只有向這个向望,teh支持美枝的生命及生活。

時間過真緊,囡仔攏大漢,閣chhoē著頭路,thàn的錢加減可以補貼家庭生活。彼个查甫的娶美國某,過年查某囝大學畢業啦。美枝想講:今可以喘一個氣,就開始準備欲轉去台灣及先生團圓。

無想到消失傳來,因先生袂赴美枝轉去到厝,就早一步轉去天國啦。

美枝雖然悲傷流目屎,但是iah將目屎拭互乾,閣khia起來。雖然無丈夫,濟少猶有這三個囝。

千想萬想,嘛袂想到chiah-ē受美國教育大漢的囡仔,心目中的爸母,及咱傳統的想法攏無仝款。因真少給爸母khǹg佇眼內。美枝去因兜toà幾日仔,人toh問咱講:「母啊,你tang-sî欲轉去?」「母啊,台灣有健康保險,天氣嘛袂hiah寒,我想你轉去台灣較好啦!」一句一句攏鑿佇老母美枝的心肝。

這是真濟台灣家庭的人生縮影,做一個台灣人的悲哀。

主耶穌嘛是為著顧三頓,一日到暗做到無時通歇睏。

做人第二的特質是「孤單」。主耶穌佇世間的時,代先互人有餅通食,五千人圍佇伊的身邊等食飯。一直到路加14章,主耶穌開始教示人著夯(giâ)起十字架來toè伊,欲toè伊的人著行世間的狹路的道理的時,群眾一個一個toh離開伊。一直到伊去互人掠去官府,伊的親人朋友一個一個攏ká伊「切割」,無人oá來伊的身邊,驚互伊穢(oè)著厭氣,甚至伊的學生給人咒誓講:伊毋捌耶穌這个人!佇這个情形下,官府給伊審問問題,伊toh嘛恬恬無講話。世間第一悲慘的代誌就是孤單,但是咱的上帝做人的時,最後的關頭是做一個非常孤單的上帝。

我第二囝對芝加哥醫學院畢業彼日,我親自看著伊的同學的老爸,對台灣坐歸仔十點鐘飛機,飛來參加囝的畢業典禮。典禮後,老爸一直 chhoē無家己的囝,因囝干單及別人khiā做伙講話,因為因囝驚人知這个穿到真sông,lok-som lok-som, 指甲o͘-ma-ma、閣毋捌字的庄腳阿伯,就是伊的老爸。

佇濛濛的人群內面,一路一直咧chhoē囝的台灣阿伯,真正是世界最孤單的人。田螺吐囝為囝死,春蠶吐絲互絲纏。

Hawaii 做三年牧師,chím-má耳孔邊猶久聽著斑鴿的ku–ku叫的聲。但是咧樹仔頂ku–ku叫的攏是少年斑鴿。斑鴿年老的時會去chhoē一個無人khoaiⁿ的樹林內,家己一個,tiām–tiām–á,轉去。

咱搬來溫哥華,地頭生疏,語言bē通。咱的人生to̍h-sī親像彼隻老斑鴿,注定是孤單的人生。

做人第三特質是「破病及意外」。主耶穌佇世間的日子,一日到暗to̍h-sī咧chhoē病人,及病人做伙,醫病人。

破病to̍h-sī親像bô-tēng bô-ti佇街仔路去互車chông著,完全毋知啥物原因,毋知是按怎會按呢。

牧師娘佇東京神學院的一個同學,忽然間去互車chông著,二蕊目睭煞完全chheⁿ-mêⁿ。後來結婚,生二個囝。畢業典禮的時人問伊:你今生最大個希望是sia̍ⁿh?伊講:我簡單希望會當看著我的囝的面形。這款的期待豈是想過分?

做人第四的特質是「勞苦轢(le̍k)命,ge̍k命」。真濟台灣老大人成(chhiâⁿ)囝大漢了後,換顧孫,無一時有家己的人生,永遠無退休。這我想是咱老大人家己著注意的問題,咱嘛著有咱家己的時間、咱家己的世界,毋通干單互囝孫仔縛死死。

阮爸爸做國民學校教員做四十五冬,飼六個囝,一世人勤儉慣勢。伊若來美國看阮,阮攏用車載伊去lo̍k-lo̍k-se̍h。有一擺佇New Jersey海邊暗時chhoē著一間motel,欲睏以前伊問我伊彼間房間一暗偌濟錢?我講二仔五。過早起,伊給我講伊歸暗boē睏tit。雖然咱咧給伊出錢,伊想著二仔五,暗時煞睏袂去。

有一擺阮全家對Hawaii坐Japan Airlines欲轉去東京。毋知是按怎,上機的時陣,因煞叫我去坐上頭前的「頭等艙」(first class)。He是我一世人第一擺坐著頭等艙。可能嘛是最後一擺。椅仔hiah大sn̂g,閣hiah高,我二枝腳閣短,腳摸袂著土腳,佇空中hàiⁿ-kòng-hàiⁿ,互我歸路攏睏袂去。

聽講西雅圖到東京的頭等艙往復是15,000箍。因佇遐有食閣有掠。咱坐佇後尾是寒sǹg-sǹg,hông分一領薄毯仔khàm 腳頭窩,人因有大頂眠床,kà大被,閣有穿pajama。聽講世間有真濟錢khai無路的人,坐飛龍機若無這種「頭等艙」,無欲坐。

講著轢命我toh想著佇海邊釣魚仔的時tiàⁿ聽著海鳥的叫聲。是按怎海鳥袂曉親像kanalia(雲鵲)唱真幼秀的歌?是按怎海鳥的聲咬咬叫,hiah尖、hiah利、hiah悽慘,to̍h-sī因為伊的人生內面,逐日攏是風湧及海湧。海鳥的哭聲,互我想著真正的人生。

第五個特質是會去互人「背叛出賣」。主耶穌是去互伊上親愛、上信任的學生出賣。一個是貪30兩銀仔,另外一個是佇眾人面前公開咒詛,講:伊毋捌耶穌這个人!有時我想講這个人上會信靠,但是佇最後重要的關頭,伊煞給我出賣。

第六,人生時時得著「社會及政治」的壓迫。咱無愛插政治,政治欲插你,互你袂走閃tì。神學家Karl Barth 1962年第一次訪問美國,來到New York無去看自由女神,去監獄探訪犯人。因為伊知影起造自由女神的時陣,美國法律根本不准黃人、烏人入境。伊彼phah自由的火把,是欲chhiō互歐洲、東歐及猶太人看的。女神下面博物館內面,無一張相片是烏人或是黃人。

美國的獨立宣言有寫講: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寫chia-ê宣言的人,因厝內飼真濟烏人做因的奴隸的財產。宣言的真正意思應該是講:「佇上帝面前,人人攏平等;但是所有的白人,koh-khah平等」。這叫做政治。

咱真濟走來美國加拿大生活,是因為台灣的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才移民來的。我的人生一半以上攏佇海外,閣娶日本仔做某,及KMT久長給我列入烏名單,真有關係。這是我人生的運命。但是我嘛感謝上帝,若無按呢,我可能袂來做牧師。

咱的主耶穌就是死佇政治的手下,因為伊的罪名是反抗羅馬皇帝。主耶穌嘛是一個標準的政治犯。

最後,第七,人生的枷鎖就是「死」。主耶穌去看伊死去的朋友拉撒路的時,伊嘛流目屎。上帝忽然間發現人生命的脆弱,連咱的上帝,佇死的面前,嘛會留目屎。死是人生最後的鎖鍊。每次參加葬式、主持葬式,我做牧師人心情非常艱苦,有時連續幾禮拜有葬式,真正是袂食袂睏。

但是會當參加葬式是一項真可貴的經驗,因為每一擺攏會增加家己的心理準備,知影咱著面對死亡。有來教會的人面對死亡的時,加真自然,咱卡會當接受死亡的事實。

講到此,看著親像人生佇一遍烏暗的星海,脆弱的生命佇 hia si̍ⁿh一下si̍ⁿh一下,充滿灰色的無奈及宿命。

但是遮的毋是人生的全部。咱的人生毋是活佇一個逃閃的世界,咱的信仰毋是鴉片。咱的生命毋是干單「脆命」及「宿命」。基督毋是活佇逃閃的世界。咱活teh及死,毋是生命的結束。死若是生命的結束,一切攏是zero,按呢,「阿媽!咱來去死啦!

咱的生命應該是「韌命」及「活命」。

咱來教會的目的干單一項,就是毋甘願死。

毋是,咱來教會就是欲互咱的靈魂復活起來,逐日活起來,逐日醒起來!

差不多giōng–giōng欲tuh眠的時,歸仔年攏無振動,生活親像一窟死水,日到暝攏做仝款代誌的時,咱toh給咱家己講:毋通按呢!咱著閣徛起來,咱著閣醒起來,咱閣重頭仔來!今仔日著出門,出去看新的街路,交新的朋友。

生命及靈魂就是不斷咧叫醒的過程。今仔日咱活著親像一蕊花咧開,miⁿ-á-chài咱心內的花嘛著滿滿開、開滿滿。

二千年前,咱的上帝親像佇一叢萬年古樹頂,開一蕊花。佇人類歷史中,主耶穌是突破人類生命的惡循環,互人類佇無希望的宿命的烏暗的循環中,得著新的開始、新的希望。

咱的靈魂的目睭若開,就是突破拄才講的一切人生的宿命:食飯、孤單、破病意外、勞苦碌命、背叛出賣、政治壓迫kap死亡。

咱若醒起來,就是欲活做一個真正的人,活做一個真正的人,就是活做基督。咱若是活做一個真正的人、真完全的人,咱若死,就是死做一個真正的人、真完全的人、真自然的人、真毋驚死的人。按呢「死」就有利益。

今仔日洗禮做基督徒,今仔日重生,不過是咱新生命的開始,咱日日攏欲重頭生,咱的生命永遠無終點。咱逐日著開花,向著日頭,開互伊媠tang-tang,將咱所有生命的熱情及理想攏共伊開出來。去到奈何橋的另外彼旁,去到天頂上帝的所在,嘛欲繼續開花,繼續重生,永遠有氣力,用希望及熱情共伊活落去。

「主啊,懇求你互阮愈活佇世間愈會當逐日開花,阮的生命,著繼續開花,永遠開花;無論去到佗位攏會當將主耶穌的福音的好消息、主耶穌互世間人的希望、主耶穌帶互世間的希望、主耶穌的清心及快樂,親像夏天藍色的天空,有幼幼的白雲,佇高高的所在,teh飛。祈禱是靠救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ranslate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