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喪日、和平日、千島湖ê聯想

May 22, 1994
kap 朋友分享

國喪日、和平日、千島湖ê聯想

-陳柏壽 牧師-

二月hō͘台灣人第一個聯想是二二八。今年ê二二八紐約猶是攝氏零下二十五度,天寒地凍ê世界,但是台灣人猶是牽大牽小來參加紀念會,親像一群朝聖ê聖徒,靜靜kā會館坐kah熱滾滾。

這幾年ê二二八活動已經漸漸變做二二八運動,連二二八ê作俑者ê國民黨統治者mā beh來參加;統治者知影che是時代ê共識,擋mā擋bē-tiâu「If you cannot beat them,join them!」

但是問題是in來beh參加,偷食koh驚歹勢,一旁koh用手巾á遮面,講che是『和平日』,幾間附合in ê教會開啥物『平安禮拜』,講ê話攏是一kóa寬容、原諒、種族和諧等主題,那準二二八是一個天下康泰ê慶祝日。今á日tī台灣ê中國人統治者雖然手中猶掌握軍政警情大權,但是in已經放風聲講in「外省人」tī台灣是一群受害者,連國民黨ê頭李登輝mā講伊是受害者,有ê甚至比phēng in tī台灣是親像美國ê黑人,受著台灣人ê「種族歧視」,kap中東以色列ê猶太人講會hō͘巴勒斯坦人趕落海仝款。國民黨mā宣傳講會hō͘台灣人趕落海。In掛上受害者ê面具,要求台灣人kā in同情,要求台灣人tio̍h「超越」苦難。

台灣人民族性可能有一個真可惜ê弱點,叫做Stockholm syndrome (自虐症):認賊做父,未拍先喝輸,甚至五神投地感謝壓迫者ê恩德。今á日真chē台灣人看輕家己ê父母話,看不起家己ê文化,無關心家己ê土地,攏是這款症頭ê表現。

統治者無資格要求受壓迫ê人民「超越」苦難。超越苦難ê路只有一條:tio̍h代先「贖罪」,才有超生;佛陀tio̍h先受苦,才有法度普渡眾生;耶穌tio̍h先死tī十字架頂,才有法度救人。這個簡單ê道理,台灣人內心真清楚,只有壓迫人ê統治者天真teh假m̄  知。

實在講起來,「超越」是二千萬所有受害ê台灣人才有ê權利。四十七年前二二八事件ê時陣,台灣人就表現出in ê忠厚善良,真chē中國人hō͘台灣人收留、保護、疼惜,到今á日台灣人ê純情亦無改變。台灣人m̄-bat beh趕中國人落海。統治者若只有將家己歸併入去「二二八ê受害者」ê範圍內,來做迷幻藥,是講白賊,無法度贖出in ê政權ê滔天罪孽。

另外一旁ê二二八運動,是台灣ê草根發出來ê運動。草根就是台灣人ê良心kap無妥協、無投降ê精神。這旁ê二二八,無叫做啥吻「平安禮拜」,是叫做「國殤紀念」,是台灣人ê靈魂最深ê掙扎kap痛苦ê日子。

三十幾冬前,聰美姊tī日本做六個kiáⁿ ê老母,幾偌年m̄-bat家己去買一領khah有成(chiâⁿŽ) 形ê大衣來穿,但是二十年ê中間每月日一定tùi僅有ê薪水袋á內寄出一筆錢去支援台灣獨立運動,伊ê意志ê出發點在tī草根ê精神:「我雖然嫁日本人,護照ê國籍是日本,但是我ê心靈ê國籍是台灣!」這個精神hō͘伊二十冬以來一直到伊死為止,所有ê感性kap理性攏iûⁿ  tī對故鄉台灣ê深疼kap關懷ê內面。

Tī日本靠近成田飛機場附近有一位台灣人ê開業醫生林澤昌醫師  (伊叫患者叫伊Lîm先生,是叫Hayashi先生),mā是一位感性kap理性攏khiā kap故鄉台灣做伙ê人。有一日,林醫師tī東京ê飯店食飯ê時,聽著隔壁桌ê父母用真親切koh標準ê台灣話kap gín-á交談,伊雖然m̄-bat in,但是受著這個情景ê感動,就家己先走去為這家伙á代付所有ê菜錢。另外有一次tī shopping center看著明明是一個台灣人ê家庭,但是父母kap gín-á攏用台灣腔ê中國話teh交談,自然tī感性kap理性上就無ài去kap in 認親,kā in當作外囗人來款待。

Tī海外kap島內ê台灣人仝款,日日猶teh受苦,時時teh過「國殤日」,為著hō͘國殤ê精神深深活tī台灣人ê心內,戴正德牧師有真好ê見解:「Ta̍k年ê二月二十八日下晡二點二十八分所有ê台灣人默禱二分鐘koh二十八秒,火車巴士攏停步,學校、公司、食堂、辦公廳攏停二分二十八秒」,咱來支持這個運動,用按呢來悼念國殤,來提昇訓練咱ê民族意識。

最近tī中國浙江ê千島湖發生台灣人觀光客二十四位集体死tī觀光船內ê事件,屍身所有ê手指、phōa-liān(項鍊),kap貴重物攏消失無蹤,中國政府對遺族ê認屍kap回台安葬ê要求攏無合作ê誠意,引起台灣人ê憤慨,甚至連統治者ê「中國國民黨」mā開嘴對中國抗議。

這個代誌hō͘人聯想到「二二八」台灣kap中國久長ê不幸淒慘ê交往ê歷史。這個交往史簡單講起來只有一點:就是台灣人ê所謂「祖國」情結 (obsession)  kap中國人ê所謂「法統道統」情結。台灣人一直對中國充滿著天真ê期待kap幻想:「中國ê山水特別súi,中國文化是咱台灣文化ê母胎」。這段天真ê交往史是親像gín-á teh kap毒蛇做伙交往ê歷史,gín-á用手去摸伊,去惜伊,去抱伊,去疼伊,攏無懷疑,一片ê純真,完全知毒蛇會咬人;等到有一工去hō͘毒蛇咬一嘴,koh hiông koh毒,gín-á才驚,才知影這尾毒蛇ê可怕,伊是毒蛇是人。

所以,tī這個不幸ê中間,阮想咱不但teh抗議中國人,咱koh khah tio̍h抗議台灣人,抗議所有台灣子弟對中國人、中國政治、中國文化ê天真ê期待kap幻想。咱一方面為著tī千島湖過身ê台灣人靈魂傷悲,另外一方面tio̍h-ài hō͘千島湖岸變做佛家所講ê不歸ê「彼岸」(日文念higan,咱台語可能會使念做hit-gān);千島湖岸不但是「來世」kap「今世」隔離ê「彼岸」,mā tio̍h變做所有中國情結ê「彼岸」 ,tio̍h將所有陰濕無健康ê中國情結攏總送送去hit旁不歸ê「彼岸」。

Tùi今年ê國殤日以後,tùi千島湖ê事件以後,歷史beh訓練咱每一位台灣人愈成(sêng)台灣人,亦一定會訓練愛做中國人ê人愈成中國人。有一日,所有tī台灣ê人攏tio̍h-ài揀(kéng)旁,做一款人,無法度做雙面人。二二八是台灣建國ê分水嶺,千島湖是台灣認清「彼岸」ê所在。一日過一日,台灣人ê聰美精神,kap台灣人ê林醫師ê草根草根精神,一定會復活,將台灣獨立出頭天ê草根意志,遍怖tī全台灣島kap全世界有台灣人ê所在。

 (本文是「台文通訊」第30期ê社論,May 1994)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