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跳躍的人生

October 15, 2010
kap 朋友分享

飛翔跳躍的人生

陳柏壽 牧師

聖經:馬太16:2『耶穌回答講:黃昏時天色紅,恁知明仔再會好天啦。…恁會曉分別天色,獨獨不會曉分別這時候的神蹟。』

約翰3:8,12『風出在意思來吹,你聽見伊的聲,m̄知伊對叨位來,叨位去…我給恁講地上的事,恁尚且m̄信,若給恁講天頂的事,恁豈欲信?』

當代美國最受人敬愛的短篇作家,就是最近過身的John Updike。伊寫的第一篇小說叫做『Rabbit,Run!』就是描寫50年前伊去給伊的女朋友求婚,因丈人看伊散痞痞,講因查某子嫁著這種無路用腳數,實在見笑。伊就將因女朋友拖起彼台125箍買的1939年製的Ford Nash,伊所有的財產就是彼台lo̍k-khok-bé-a,向南就出發,無一個目標,嘛無目的地,一直向南開:心內想講這世人無法度閣見因丈人一面啦,伊嘛無愛閣見因丈人一面啦!彼陣就是伊跳躍的人生的起點,一階一階跳起去,一gám一gám跳起去,一直到伊人生的最後,變成文壇的泰斗。

1968年我來美國讀冊的時,為著欲還人飛機票錢,認真打工,儉腸lè肚,每月只有剩20箍買郵票及信封niâ,寫批互父母及女朋友。轉來日本佇京都清和教會欲舉行定婚式的時,無定婚手指,野口牧師暫時去給人借二kha手指,借阮掛。40外年前佇士林教會娶某的時,嘛是散到落袋仔té磅子,給人借錢來娶某,但是猶閣有5隊聖歌隊為阮唱祝歌。對這對散到giōng-beh互鬼仔拖去配飯的青年,台灣教會對阮二人的情義,是阮夫婦一世人,無論流浪去到全世界甚麼所在,永遠m̄敢boē記得的懷念。

彼陣開始,我就是過一世人跳躍的日子。差不多每十年我就跳一擺,每十年我就開始m̄情願,開始想欲換頭路,開始想欲轉方向。過去是一個人跳,後來是chhoā全家伙仔攏作伙跳,牧師娘講阮這家是leh日耳曼民族大移動,明明頭前是山崁深坑,嘛阻止bē-tiâu心內的衝動,tō全家kā伊跳落去!

阮老父過身前bat tiāⁿ kâ我講:『著卡gâu計畫人生卡好,m̄-thang喊chông tō chông,喊跳tō跳!』我嘛真知影我m̄是真gâu計畫人生的人。雖然作人的牧師,我m̄是一位真bat人生的人:時常忽然發現明仔載是一片空白,時常忽然間目前出現一個深坑。

真濟時陣我著欲chông落去的時刻,m̄是家己意識會到的:譬如講忽然著破病,破病親像mô͘-sîn-á鬼忽然khip來身軀,卡gâu想嘛想bē曉;譬如講出門忽然拄著大風大雨;譬如講駛車忽然去互別人來chông著,真想bē到,真濟意外、意識外的代誌發生。

另外大部份的時陣,是意識內的代誌。雖然知影現實世界的成功的標準,m̄是你所想的按呢:譬如講戀愛;中年閣走去讀神學院;去homeless center給人煮飯、洗碗、掃土腳;一日到暗講『道理』;參加台獨運動;心內時常記得『做佇至微小的一個兄弟身上,就是做佇我身上…』。做chiah-ê代誌的時,攏及世間成功的標準差真遠,但是猶原繼續做,照你的意識去堅持。

明仔載永遠是一個神祕。過去的代誌無論是意識內意識外發生的代誌,即滿攏看到真清楚。但是明仔載是一個謎、一個空白,明仔載欲發生甚麼代誌m̄知。實在講起來,明仔載卡濟是灰色、孤單、烏暗、危險、無知;看未著睛天的風和日麗。明仔載的代誌,m̄是親像長榮大學教學大樓頭前淺紫色的南洋櫻花,逐年照時陣開,開到滿滿是。明仔載無『照時開花』的代誌。明仔載m̄是文字可以表達的,明仔載只有會當用歌去唱、用夢去夢、用希望去期待、用祈禱去懇求。

但是明仔載著靠家己去tui-chhoē、去jio̍k。我記得彼日是1968年10月初10,因叫國慶日彼日,飛機對松山機場起飛,我的心肝頭感覺著,這真正就是脫離戒嚴令白色恐怖的時刻;我親像一隻細隻鳥仔,飛離開熟似閣心愛的故鄉,向著矇矇渺渺的太平洋的彼邊…。我心內給家己講:『Bird,Fly!』 Fly! Fly! 『Little bird,Let’s fly !』頭前無看,嘛bôa kín,頭前是大海,嘛著飛!飛啊!飛啊!飛去遠遠的所在,飛去新的土地,行新的街路,及m̄-bat的人講話,吸自由的空氣。這親像是上帝互我,亦是互每一個台灣人的命運啦!

彼邊的明仔載,控制佇有決心向前行、甚物攏m̄驚的人的手內。上帝若看著彼種人,就會進前來你身邊,用伊的聖手給你theⁿ(撐)起來,互你會當khiā-thêng-thêng、看頭前。天助自助之人。我看這就是神蹟。

最近Seattle的天然神蹟,就是看著歸群三元魚(salmons)回歸。溪水真淺,水比魚身卡淺,石頭lok-khok,魚身siak到全是傷。不但入小溪是用跳的,經過人工的魚階,更加著拚死勇敢跳起去。跳躍是為著生命的延續,亦是因全部信仰的表現。Salmons跳入伊一世人m̄-bat去過的故鄉,去到非常生疏的水源,但是伊知影這就是伊全生涯全生命最後的目的地。

我深信因為人生有真濟gám-á,真濟高梯,真濟空白,所以明仔載只有會當用跳的跳起去,只有會當用飛的飛上去,無法度親像駛車,佇公路頂循循仔駛起去。每一日暗時若到,咱著給今仔日及過去的一切,攏當作過去的故事,當作kha-chhng-phe的土粉,kā伊poāⁿ-poāⁿ leh,放伊去啦!咱著用跳的,才有法度跳到彼邊的明仔載,跳到彼邊美麗的天堂的國度。

你豈無看見:今暗日頭欲落山的時,西邊的雲彩是黃,帶粉紅色,嘛有汎紅的金佩鏈,日頭的súi面,keng佇銀的雲框,teh kā咱講:『明仔載相見!』主耶穌給咱講:『明仔載一定會好天!』

頭前hiah-chē風湧、烏雲、失志、疑問,但是想著這款日頭欲落山的一景,就知影明仔載會好天;目屎拭乎乾,跳落去,飛起來,挺起身;知影雪會溶,知影烏雲會散;知影講有光就有光的上帝,會用光來照路;知影風吹過來,嘛會吹過去。所以咱著khiā起來,有信心,繼續向前。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