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海交界的人生

August 31, 2008
kap 朋友分享

陸海交界ê人生
聖經:馬太 14:22-33
陳柏壽 牧師
8/31/08

台灣阿媽來美國kap佇台灣仝款,第一大ê困難就是kap阿孫仔講話講bē通,你講我不懂,我講你不懂。

大海英文叫做sea。阿孫仔愛去海邊thit-thô,giú著阿媽ê衫仔kiⁿ, 一直喝講:『阿媽咱來去sea lah !』阿媽目頭結結,講:『Beh死你家己去死啦,我才無beh去死leh !』

M̄知是按怎,出錢hō͘恁來美國讀冊,攏kā gín-á教一寡thái-ko話:甚物馬屎啦(Bayside),曝屎啦(Parkside),漏屎啦(Lakeside),抑無就是死屎(Seaside)、胡蠅屎(Oceanside),lah-sap-li-lo專專是屎,阮佇台灣一句“海邊”toh清氣liu liu。

阮阿爸kap阮阿母無論阮搬去世界逐所在,卡遠嘛攏會來看阮:對東京、New York、Hawaii,一直到美國ê西部。若是駛車出門,駛-à-駛,最後差不多攏會駛到海邊。阮阿爸若看著大海,看著遠遠ê水平線,看著日頭beh對海頂沈落去ê美麗ê yuyake景色,伊ê心情toh真歡喜,面色真súi,目神看真清。

頂禮拜王明哲兄來Seattle演唱,伊唱一條『阿媽ê海墘』。伊講:阿媽tiáⁿ去坐佇海邊彼粒石頭頂,用目屎kap伊心愛ê人對話。寂寞(siok-bok) ê目屎,變作血滴,一滴一滴,染(ní)紅思念ê海墘。

原來in阿媽若是去海墘,toh想著60年前伊第一個心愛ê人。有一日,心愛ê人划(kò)竹簰仔出海掠魚,toh無閣看伊閣轉來。彼年伊20歲,阿媽18歲。

阿媽taⁿ已經年老,才將這個khǹg佇心內深深ê所在ê祕密,講hō͘阿孫仔知。
伊講伊beh坐tiàm海邊等,等有一日,伊beh kap心愛ê人,作伙坐竹簰仔,去海頂掠魚,hō͘海風吹來閣吹去。

上帝做人,hō͘咱tòa陸地。人是陸地ê動物。但是我teh想,人實在kap水無法度離開:tùi佇母胎開始,人就是佇胎水內底泅;人ê身體ê 95%是水;咱ê地球3/4是海洋。

我想咱ê上帝,咱ê主耶穌,是beh chhōa咱對陸地進入海洋ê上帝。

咱ê主耶穌差不多一世人攏tòa佇海邊,伊ê厝邊隔壁、親成五十、朋友七十,差不多攏是討海人,是靠海生活ê人。

主耶穌出世佇那撒勒ê山區,咱讀ê馬太14章前一章馬太13章描寫耶穌佇伊山裡ê故鄉,去hō͘伊家己故鄉ê人看無一塊,伊bat佇hia差一點仔去hō͘人sak落去山崁死。主耶穌佇伊出世ê山頂ê故鄉,m̄-bat顯出一擺神蹟。

咱台灣人嘛會看咱家己人無起,人講是“近廟欺神”。咱知有一種動物叫做“刺毛鼠”(porcupine):外口ê世界真寒,所以toh chiⁿ-chiⁿ作伙,但是若óa作伙,因為歸身軀攏是刺,toh逐家來相chhak。家己chhak家己、家己ta̍k家己上gâu。kap那撒勒人仝款。

耶穌生涯最後彼幾日才閣上陸,toh是佇彼ê石頭lok-khok ê耶路撒冷ê山頂,去hō͘人釘死佇各各他山頂。

陸地hō͘伊怨慼,海洋hō͘伊懷念。主耶穌ê一生,會使講是飄泊ê海洋人生。

古早猶太人心目中ê海洋,kap中國人仝款,是黑暗、驚惶ê所在。大海是妖魔鬼怪tòa ê所在。In心目中ê上帝是tòa佇山頂。所以in ê詩人講:“我beh giâh頭向山,我ê幫贊是對hia來!”

陸地ê氣候變化真緊:早起時冷ki-ki,中晝心熱hiap-hiap,暗時若無蓋被會寒著。

海洋ê氣溫ê變化真少,尤其是佇深海,一年thàng天溫度攏差不多。

Tòa陸地,就是佇人ê社會,人情世事結結歸丸,人講人情債還bē了,ki-ki-kê-kê,嘛親像Seattle ê街仔路。聽講當初請來設計Seattle ê街路ê彼個人是佇Italy teh開飯店ê,伊專門ê手藝是煮Spagetti。莫怪Seattle ê街路親像一盤Spagetti, khîⁿ-khîⁿ歸堆。

世上ê人情世事,tio̍h看人ê面色、看錢ê勢頭、看利益ê關頭。無論卡gâu講話ê政治家,攏無法度hō͘人信賴,卡好ê朋友嘛會kā人出賣。

世間無一個好人,一個toh無,聖經嘛有按呢記載。『人性』不可信賴。耶穌來這世間,最後嘛是去hō͘伊上信賴ê朋友出賣。

若是佇深海ê所在,佇綠色、藍色、烏色ê深海ê所在,to完全無人情世事ê纏伴。佇hia真安靜,真平安。大海可以譬如是咱靈魂安息ê所在。

古早我teh讀冊ê時陣,宿舍佇海邊ê山頂。暗時一個人,佇窗仔門邊讀冊,時時看著幾隻悲傷ê漁船仔,船頂ê火,光iàⁿ-iàⁿ,有悲傷ê鑼鼓聲,嘛有pûn悲傷ê鼓吹,原來就是討魚人beh將in所愛ê人ê身軀,海葬落去ê悲傷ê一景。

這個光景,時常留佇我心目中。Hō͘我知影,in認為大海是in靈魂kap肉體ê歸屬。

印度有一條大河叫做Ganges River(恆河Hêng-hô)。真濟印度人佇人生ê最後攏行來到Ganges River邊仔,等in死時,會tàng將in ê靈魂kap肉體,攏隨著大河的ê水,進入無限ê海洋。

遠藤周作(Endo Shusakou)寫一本『深河』(Fukaikawa),就是teh描寫恆河ê故事。

Ganges River河口ê大城叫Calcutta, Mother Teresa一世人佇Ganges River ê河邊,khioh病人轉來飼ê修女。這條河叫作“The River of no-return”。世間所有ê溪水kap河流攏是有去無轉來ê Rivers of no-return。

世間人將在生一切ê榮華、富貴、悲傷、目屎,攏放入去向東流去ê大水。

Mother Teresa一世人teh khioh病人kap死人轉來厝ê時,一直到伊死為止ê日記ê內面,每一日攏teh懷疑:“上帝啊!你究竟是佇叨位?”

人講Mother Teresa是聖人。但是咱chím-má才知影,佇伊差不多半世紀ê日記中,每日攏teh chhōe上帝,每日攏看bē著心目中意愛ê上帝,心內非常艱苦。

因為伊發現這個陸地ê人ê社會,實在有夠複雜,實在有夠無道理,上帝實在有夠無公平。

有一個人叫做約伯,世間真少有親像伊hiah好ê人,但是伊嘛對這世間ê代誌真未瞭解,因為聖經寫講:有一日上帝佇天庭開大會,大大小小ê天使攏出席,連撒旦嘛對地面上到天庭來開會。

聖經按怎寫你豈知?伊寫講:“上帝去hō͘撒旦刺激著,就bô-têng-bô-tî,無理無由,伸手去打擊約伯”:Hō͘伊ê gín-á大細,牛羊財產,一時間攏死了了、毀了了;不但按呢,閣hō͘伊破大病強強beh死去。聖經寫講:“上帝無理無由”(約伯2:3)。

這個世間ê大好人約伯,人生竟然變到這種地步。不但約伯伊本人bē瞭解,世間人嘛攏bē瞭解。伊ê三、四個朋友講in會瞭解,其實是leh講東講西,無人有答案。

咱ê聖經真坦白,講人生寫ê代誌講到真實在,閣真清楚。

咱大家每日目睭開,所看著ê、耳仔所聽著ê,豈m̄是真濟攏是這種不公不平、無理無由ê社會?

你到海邊聽著海鳥ê叫聲敢bē感覺真利,聲無像陸上ê鳥仔幼秀,海鳥ê叫聲會chhak人ê心肝。是按怎伊ê聲會chiah-nih利、chiah-nih粗呢?因為in經過真濟海湧kap海風。你若看指甲tiāⁿ烏烏、kiap土粉ê阿伯仔kap阿婆仔,因為經過世間真濟風湧,聲嘛真粗,講話bē幼秀。社會本來就是按呢。

Beh瞭解上帝無簡單,聖經嘛按呢講。上帝是看bē著ê上帝,beh知影上帝ê代誌,實在真無簡單。上帝m̄是干單因果會tàng解說啦。

M̄知是作牧師作siuⁿ久啦,愈來愈m̄敢chhìn-chhái講上帝,m̄敢chhìn-chhái講我佇台仔頂teh講ê就是『上帝ê話』,別人講ê m̄是。

Chím-má連講道ê時嘛m̄敢掛『狗箍仔』。『狗箍仔』掛leh頷頸,感覺心情真重。

『講道』佇日本人ê禮拜叫做『說教』。以前阮爸爸猶活teh ê時,嘛時常坐佇下面,恬恬á佇hia聽我kā伊『說教』。

有人講咱長老教會最好ê制度就是『講道』,但是最大ê問題,我想,嘛是講道。牧師khiā佇台頂講,無人khiā起來講:『牧師啊,Choh to mat te ! 這句我無法度同意!』

牧師這種頭路最大ê宿命就是講道,伊無講道無飯好食,但是『講』若講siuⁿ濟,牧師會變作一台講道ê機器:拄著人tò beh kā人『講』,正旁嘛講,倒旁嘛講;正旁嘛是伊ê話,倒旁嘛是伊ê話,真正天花亂墜。

真濟牧師將in ê講道,印作厚厚ê『講道集』,拄著人toh叫人讀。我嘛有犯著這個病,真愛人去讀我ê講道集。

真濟擺牧師娘清厝內,一直beh將我khiām二十外冬,幾偌箱ê講道稿提去 piáⁿ掉,伊講提起hō͘人做recycle paper卡贏khǹg佇厝鎮路。我緊kā我ê寶貝救toh轉來。我想講che是我ê飯碗。

我佇New York協和|神學院kap Columbia大學讀冊ê時,一個老教授,有一日忽然間佇課堂中kā阮講,伊50外冬講道ê內容伊攏bōe記了了啦。伊甚至伊頂禮拜講ê道,講甚物,伊嘛想未起來。

這位老神學博士,講道講五十外冬,學問真飽,但是伊講:牧師人攏有犯一種病,叫做『講道病』,英文叫做“teaching complex”。犯著這種病真歹醫。

伊是阮ê指導教授,名叫做Dr. Kennedy,伊ê名言是:“Bat ê人,自動去做;m̄-bat ê人,才會去kā人『講』, (Those who know, do. Those who don’t, preach)”。Khiā佇台仔頂,講到大聲細聲ê彼個,就是彼個上m̄-bat ê人。我ê老師警告學生作一個職業牧師ê最大ê問題。

伊講伊退休了,皮包內攏khǹg四、五篇伊最kah意ê講道文,全世界se̍h透透去講道,生活真好過。真濟大佈道家嘛是按呢。

會友聽講道聽siuⁿ濟嘛會破病,這種病親像著雞-che仝款,thòaⁿ著真緊,嘛真歹醫。會友變作『道理精』,牧師閣落去beh講toh一句,未開嘴伊toh先知。

基督教ê信仰變作教條。牧師是『道理精』,會友是『聽道理精』,二旁攏是道理精。二旁因為習慣啦,所以不止好過日。但是這二種病攏真歹醫,因為家己m̄知家己有病。

我愈來愈懷疑上帝ê代誌干單用『講』ê、用『聽』ê就有法度解決問題。

上帝創造世間chiah濟ê人種、文化、語言、宗教、哲學、理論,真正是陸上ê『大千世界』,無人有影有簡單ê答案。真濟人佇台仔頂,不過是『敢講ê提去食,先講ê先贏』,咱m̄-thang作一位siuⁿ gâu聽講話ê基督徒,嘛m̄-thang作一位siuⁿ敢kā咱說教ê牧師。

上帝就是深海、烏閣安靜ê深海,不可測度。上帝ê代誌實在是『一言難盡』。咱不過是khiā佇海邊teh看上帝。佇海邊『感覺』著ê上帝才是上帝,用理論講ê,m̄是上帝。

咱teh看上帝,若用約伯ê眼光來看,伊實在是一位真無公道、真無公理ê上帝;咱若用天下千千萬萬種牧師奇奇怪怪ê說教去看上帝,咱看著ê上帝嘛一定是奇奇怪怪、bū-sà-sà ê上帝。上帝變作hiah-ê『食教ê』ê上帝,有這派ê上帝,有彼派ê上帝。

咱ê上帝m̄是無公道ê上帝,m̄是奇奇怪怪ê上帝。匿佇世間萬事ê後面,是咱teh亂講上帝,是上帝無teh講話。是咱m̄-bat上帝,m̄是上帝m̄-bat咱。

這本聖經不過是beh入上帝門ê ABC。除了這本聖經以外,咱tio̍h踏出咱家己ê世界,咱tio̍h踏出教會,進入曠闊ê世界。

古早主耶穌踏出猶太人ê宗教聖殿,kap世間眾人作伙生活、作伙飲二杯、作伙艱苦流目屎,就是這個意思。

主耶穌時常kā咱講:咱若是beh人按怎款待咱,咱tio̍h按呢去款待人。馬太7:2伊嘛講:你按怎去論斷人,人嘛beh按怎去論斷你;你用甚物尺去量別人,別人嘛beh用仝款ê尺來量你。這就是咱kā人『說教』ê時,tio̍h小心 (sè-jī) ê原因。

我建議咱攏來海邊thit-thô。主耶穌嘛時時chhōa伊ê gín-á來去到海邊。M̄是咱beh來去死,是來去內陸kap大海ê交界,來反省咱ê人生,來chhōe上帝。

其實咱逐人ê人生,行a行,不知不覺,toh是beh行來到海邊。基督一步一步teh chhōa咱對陸地進入海洋。行a行,toh會聽著海鳥ê真利、真粗、會chhak心肝ê叫聲。無人佇hia,伊嘛teh háu。

我佇Seattle ê會友Melon姊ê媽媽,今年90歲。時時暗頓食了後,閣問Melon:『我今暗敢有食飯?』伊樓梯一gám一gám爬到二樓,才問Melon:『我爬起來chia,是beh創啥?』

咱一世人按怎gâu pê、按怎gâu khiat、按怎gâu jiau,有一萬beh tàu二萬,有十萬beh thàn一百萬才會甘心。但是到尾上帝嘛攏會chhōa咱來到這個海邊ê所在,佇hia咱看會著日頭beh落山ê景色,yuyake ê美麗ê景色。

你看海邊ê砂粒仔,海湧chhiâng起來ê時,in tòe著海水湧高,但是海湧倒退ê時,砂粒tòe著海水入海。久長ê歲月、時時刻刻,海砂永遠tòe著海湧chhèng高閣chhèng低,向前閣向後,來來閣去去,去hō͘海水、日頭kap月娘曝到kim-sìⁿ-sìⁿ,一粒一粒親像珍珠。

咱就是海邊ê一粒一粒ê海砂。咱ê人生就是海砂ê人生,受海湧湧來閣湧去,逐日佇hia看日出日落ê景色,逐日kap海湧、日頭kap月娘作伙。咱攏親像Ganges River邊仔ê老人,親像約伯ê人生,由在上帝kap魔鬼去chhiâu。

但是就是有咱chiah-ê屬上帝ê海砂,陸地才bē去hō͘海湧侵蝕了了。就是有咱chiah-ê海砂,海洋才hiah-nih平靜美麗。就是有咱chiah-ê海砂,上帝才有法度繼續做工,世界才有意義。

台灣海邊ê魚村,海風吹來,內陸所有ê糞埽、屎尿、死狗死貓、o͘-lok-bok-chè、塑膠袋仔、農藥便所水,臭魚仔味,攏chhiâng來到遮,氣味真bái 。

我chhōa阮爸爸去看日本kap Hawaii ê海邊tò無鼻著這種氣味。

海岸會使講是一個國家ê窗仔門。看一個國家有清氣抑無,先去看海邊kap魚村。若像細漢ê時父母叫gín-á,碗內ê米粒仔tio̍h食hō͘清氣,無會娶著niāu某。牧師娘in老母教in查某kiáⁿ講:“便所tio̍h lù hō͘清氣liu liu,才會生súi查某gín-á”。仝款,咱ê海邊若是清氣liu liu,咱ê內陸嘛一定是súi冬冬,咱一定會生好kiáⁿ孫。

主耶穌佇海邊醫病人,閣hō͘五千人食飽以後,toh叫學生坐船駛落海;意思是講愛hō͘學生試一個靈魂世界ê滋味。

天真烏、風真thàu、湧真kôan 。

船佇海中,hiàn來hiàn去,強強beh péng kòe。

耶穌ê學生是掠魚人,無人驚海湧大。海湧大是真平常ê代誌。海湧愈大,掠魚人愈勇。

耶穌ê學生心內是按怎起驚呢? M̄驚海湧!是teh驚甚物呢?Toh是驚看著耶穌行水面。

In目睭前彼個一定是鬼仔。佇黑暗ê大海頂teh行,一定是鬼仔。

世間hō͘咱無法度理解ê代誌事發生,人會起驚:破病會起驚,駛車去hō͘人chông著起驚,中國人過來拍台灣會起驚,看著computer會起驚,連gasoline起大價嘛會起驚。青狂白講起驚。

但是咱ê上帝是大海ê上帝。海水kap海湧攏服佇伊ê腳下,海水kap海湧攏聽伊ê話。

學生phí-phí-chhoah ê時,耶穌才來出聲,講:M̄免驚,是我啦!

有一擺我tòe人去野外camping,暗時尿緊,tòng-bē-tiâu,四邊黑天暗地,一枝樹-oe仔,佇目睭前hàiⁿ-kòng-hàiⁿ hàiⁿ-kòng-hàiⁿ,驚一下,soah放bē出來。忽然間,聽著彼邊有人teh講話,心情才幾個安落去。聽著人ê聲實在有夠好。

這時陣所有學生猶匿佇船內,干單一個大聲teh喝:“主啊,我嘛beh跳落海!”彼個人叫做彼得。這個彼得嘛是耶穌teh問講:『恁想我是甚物人?』ê時,第一個喝聲講:『你是救主,至高上帝ê子!』ê彼得。代誌搶第一ê彼得。

咱大家攏kap耶穌ê hiah-ê學生仝款,bih佇船頂,m̄敢振動。M̄敢講話。

上帝對彼位先敢講beh跳海ê,先答應伊落海。意思是講hō͘伊先有福氣。

前幾個月台灣ê政治家佇記者面前表演跳海,但是in攏有穿救生衣。彼得無穿救生衣,滄滄pōng-pōng toh跳落去。彼ê時代無救生衣,若有,我想照伊ê性格,伊嘛bē穿。先跳落去(súi ê台語應該講“跳lòi”)才講,先跳先贏。

勇敢kā跳落去是卡簡單,阮細漢,無錢買游泳褲,褪褲lān,toh跳落去阮斗六ê圳溝泅水。He是八田與一先生開ê嘉南大圳ê圳溝,大人攏交代bē使去圳溝泅水,阮攏無teh驚,一隻一隻親像水雞子toh跳落去。我猶會記得,大人人到位將圳溝邊ê褲khóan khóan轉去, 阮chhōe無褲,用走ê,佇莊裡ê街仔路,hàiⁿ–kòng-hàiⁿ,hàiⁿ轉去到厝。跳入水卡干單,beh浮起來,tò無簡單。Beh行水面閣卡無干單。

主耶穌伸手kā伊giú tiâu leh ê時,講:“你這個憨gín-á啊!你thài chiah無信心!?”

主耶穌kā彼得講這句話,m̄是teh責備彼得,反轉是teh o-ló彼得,是疼彼得講出來ê話。是講:戇gín-á leh!你實在七月鴨婆仔m̄知死。

彼得實在真勇敢,勇敢到hiah可愛,勇敢到去hō͘耶穌感動。

彼得今仔日hiah呢大ê勇敢,實在是上帝hō͘伊ê勇敢。彼得今仔日會hiah呢chhóng-pōng,嘛是上帝hō͘賜伊ê chhóng-pōng。Che叫做有信仰有智慧ê勇敢kap有信仰有智慧ê chhóng-pōng。

讀聖經tio̍h ài讀聖經字眼後壁ê意思。干單照字面去瞭解時時會têng-tâⁿ,甚至會將意思顛倒péng。M̄-thang罵彼得無信心,應該講彼得siuⁿ有信心。咱有幾個人敢像彼得按呢tò kā跳落去?

聖經ê意思是講:Beh進入靈魂ê世界,tio̍h ài先kā跳落去;但是跳落去嘛bē使,會沈落去。跳落去bē使,m̄跳lòi嘛bē使。

人間ê思想beh進入上帝ê境界,若是每日干單食飽睏中晝,閣起來食暗頓,無法度進入上帝ê境界。Tio̍h kā跳落去。

跳落去是一種冒險,m̄跳落去嘛是一種冒險。Che是人生ê兩難。

大船beh沈落去ê時,佇船頂無beh跳lòe,一定會死;跳落lòe去海底,嘛無一定會活。但是有可能會活。Che是生命ê兩難。

其實,不但teh chhōe上帝這款代誌,tio̍h先跳落去,世間ê代誌,嘛攏tio̍h teh跳落去,先跳先贏,驚驚bē著等。

彼個真有名ê phòa-siūⁿ pian-sui ê女性叫做Helen Keller。佇伊ê晚年講一句話:Life is a daring adventure or nothing at all !意思是講:『生命是一種不斷ê冒險,無冒險ê生命m̄是生命。』每一日攏是teh冒險,明旦再beh發生甚物代誌,無人知。日本話講:人生一寸ê頭前攏是黑暗(It sun saki wa yami)。

佇阮老父ê心目中,我一直是一個跳海gín-á,m̄是聽話ê歹kiáⁿ:一世人一直冒險,一直行新ê路,一直beh行家己ê路。對家己去信基督教;去chhōa日本婆仔; 閣去參加甚物台獨運動;頭路食toh好勢好勢,tò去讀甚物神學院;最後閣來去作和尚,作基督教ê和尚。

但是我這個基督教和尚,m̄敢chhàng-chhiuⁿ講我『放栜一切來tòe耶穌!』無,我這個和尚不但無放栜一切,逐日猶閣kap世間ê一切kô-kô-tîⁿ pa̍k bē開,為著作一個家庭ê大烏柱,飼一個某飼四個子,舞到強beh khiau-ku,閣為著台灣ê政治文化ê代誌,定定一個人gōng-gōng-á煩惱。我無放栜世間ê一切,世間ê一切嘛m̄願放栜我。

阮厝ê人講我是戇人。有人罵我“牧師m̄免插hiah濟啦!”“食菜食無清,世間代誌插siuⁿ濟beh 創啥!”。你若hiah愛插政治,你thà tio̍h來作牧師?我hō͘ in按呢罵,真正是『É-káu ê te̍h死kiáⁿ,beh哭bē出聲!』。

佳哉我一世人攏m̄-bat參加甚物競選,一世人m̄-bat hō͘人扛,攏teh kā人扛轎。一世人攏靠上帝,老實過日,無米食番薯湯。

講祈禱、感謝、反悔、認罪、入天堂ê道理,實在真重要。但是干單講祈禱、感謝、反悔、認罪ê道理,我想嘛無一定會上天堂。這條牧師ê路,何必行到hiah艱苦呢?咱何必時時行來海邊lok-lok-séh呢?食菜敢tio̍h食到hiah清?

其實咱ê人生是khiā佇『陸地』kap『海洋』ê交界,khiā佇『今世』kap『來世』ê交界,khiā佇『物質』kap『精神』ê交界,khiā佇『社會』kap『教會』ê交界。

人生是『烏ê』kap『白ê』二個圓箍仔相thah,相thah ê所在卡濟,『灰色、狗屎色』的部份卡濟,真正純烏ê kap純白ê真少。咱攏活佇灰色地帶ê世間。

主耶穌講:『是』就講『是』,『m̄是』就講『m̄是』。這句話是對你家己ê良心講ê話。是講對你家己ê良心tio̍h忠實,bē使騙家己,對家己tio̍h嚴格,tio̍h堅持咱ê信仰kap原則。

人生不可靠,阿扁仔不可靠,我家己嘛不可靠。人性本身有犯罪ê傾向。一日踏出門,轉來以後,關入去家己房間內,beh睏以前,家己問家己ê良心:今仔日有對不起別人,對不起良心ê所在無?。每日佇房間內,求上帝赦免。

明仔日閣踏出門,閣去hō͘世間ê風飛砂chhiâng-chhiâng掃掃leh, 掃kah la-sap-li-lo, 轉來厝,一個人門關起來,閣求上帝赦免。

舊年我kap牧師娘轉去,去東北地方kap西北ê秋田,新瀉。有真濟溫泉鄉,遊覽車到有溫泉ê所在攏會停落來hō͘人客洗溫泉。

先用雪文歸身軀lù lù清氣,用清水saa–h一下chhiâng落去,落去燒燙燙的溫泉窟浸。

中晝ê所在又是溫泉旅館,又閣是雪文lù身軀,閣去浸。

暗時ê旅館,食飽前,又閣洗溫泉。

一日洗三擺,明旦再又閣三擺。有人一日四擺,beh睏以前擱去浸。

轉來美國,一直teh想日本人洗溫泉ê代誌。後來才發現:日本人對肉體ê觀念。肉體是土粉作ê,所以tio̍h一直洗,一直lù,一直chhiâng,永遠是洗bē清氣ê輪迴。

我想咱ê靈魂嘛是按呢:逐日tio̍h洗,最少一擺。洗三擺、四擺閣卡好。去上帝hia洗hō͘清氣。

但是咱對外口ê世界ê態度m̄是按呢。對外口ê世界反轉顛倒反,叫做『新ê誡命』ê態度。這個誡命就是敬愛上帝、敬愛世間:『敬天愛人』。

但是咱若是對外口ê世界、對別人,我想主耶穌是叫咱『敬天愛人』,che叫做基督教『新ê誡命』。

咱tio̍h敬愛上帝,因為只有上帝是創造主,伊做各種人、做世界、做宇宙、做歷史、做宗教、做語言、作文化,伊是一切ê主宰。咱是甚物,有法度替上帝講話呢?

Tio̍h敬愛世間眾人,人人攏是上帝創造ê寶貝,上帝愛人人得救,咱是甚物,有法度來裁判別人呢?去講別人bē得救,我才會得救呢?

咱信上帝ê人,tio̍h時時跳出陸上ki-ki-kê-kê ê理論,跳出教條ê束縛。咱tio̍h一人先行來到海邊,看海湧、siàn海風,先學作人,先會曉作人,咱才來做基督徒,才來講基督教ê道理。

『敬天愛人』就是我今仔日愛特別愛kap大家分饗ê道理。

有人講牧師人m̄-thang唱流行歌,但是我時常對流行歌來bat上帝。阮爸爸猶活teh ê時,真愛唱古賀正男(Kogamasao) ê歌,特別是伊彼條『人生劇場』(Jinsei Gekkicho)。我來唱hō͘大家聽。真濟老前輩攏會曉唱,所以咱作伙來唱。

古賀先生ê歌是講:一世人ê成功失敗,thàn大錢抑是散赤,攏無必要計較。人生不過是一齣戲。

一世人去hō͘愛人仔放栜,hō͘朋友出賣;有人美滿,有人悽慘,嘛m̄免計較。人生不過是一齣戲。

但是歲月不論好bái,有這項咱ê信心一定bē使改變,就是人情義理。人情義理就是人生ê意義。

『人情義理』是武士道ê精神,對人tio̍h ài有情,對上帝tio̍h ài有義理,kap基督ê福音嘛差無外遠,kā伊換作『敬天愛人』,就是teh講基督教ê道理啦!

咱來教會愈久,心胸會愈闊,路愈行愈大條,世間代愈看會開,對別人愈會曉吞忍,對代誌愈抱著向望,對人的ê背逆愈會曉寬容。咱攏按呢行來海邊,訓練家己來bat、來chhōe一個閣卡偉大ê上帝。

祈禱:
主啊,阮佇這世間,來教會敬拜你,一直認為阮真bat你。但是親像Mother Teresa按呢,嘛時常拄著bē-tàng瞭解ê驚惶。佇愚戇kap驚惶中,每日阮beh chhōe你:佇海邊teh chhōe你,佇人生ê交界chhōe你,佇物質生活kap精神世界ê交界teh chhōe你,阮親像海砂hō͘湧chhiong高koh chhiong低,有失望、有目屎,嘛有歡喜ê時陣。願你作阮一生ê上帝,chhōa阮平安到佇海ê彼岸。按呢kā你懇求祈禱,是靠阮ê救主耶穌基督ê聖名。阿們。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