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心目中 ê 基督教

May 8, 2005
kap 朋友分享

老母心目中ê基督教

啟示錄12:1-2

5/8/05

陳柏壽 牧師

 

『某某人–啊,你食飯飲湯嘛m̄通飲hiah大聲,親像豬皮仔teh食phun–leh !』

幾秒鐘後,老母驚這個gín-á聽無豬皮仔是甚麼,tō問in囝(kiáⁿ) :『我抵(tú)仔講豬皮仔是甚麼你知–無?』這個gín-á嘛無leh戇(gōng)–leh。『知–啦!知–啦!Tō是彼隻大豬母in囝–啦!』

生囝是真艱苦ê代誌,所以最近真濟醫生略略仔(lio̍h-lio̍h-á)tō欲kā人『帝王開刀』破腹生囝,講按呢khah bōe艱苦。但是最近ê報紙閣teh寫講,破腹生囝m̄好,『後遺症』真濟,叫人m̄通破腹生囝,意思是講查某人tio̍h ài繼續忍受生囝ê艱苦。

另外一句話就是講,人類犯罪,查某人承擔。查甫人性慾滿足,只留生產ê痛苦hō͘老母。懷胎十個月,moh一粒冬瓜teh行路,生產ê艱苦,飼囝ê艱苦,暗時起來飼三擺奶,一日二十四點鐘pak tiâu-tiâu,閣tio̍h訓練gín-á食飯、放屎、穿衫、穿鞋、學po, pho, mo͘, ho,閣學abc一直學到狗咬豬,學到作老母ê家己嘛soah起花,m̄知是teh教啥物。作老母ê天職本來就是承擔苦難,親像上帝按呢。

主耶穌有講,咱tio̍h bōe記得家己,背起家己ê十字架,行永生ê路。老母ê一生嘛是teh bōe記得家己,背起伊ê家庭kap囝(kiáⁿ)兒ê十字架。

每一個男人,包括任何偉大ê男人,攏是對老母ê腹肚內出–來-ê,che是男人世界ê逆(ge̍k)理。基督教世界內面嘛是仝款,活tī這種男女ê逆理ê中間,教會不准有查某牧師、不准有查某主教、不准有查某教皇,查某人入教會,to tio̍h khàm頭殼巾仔。咱chím-má去Pennsylvania ê Mennonite教會,猶(iáu)保持十六世紀重洗派ê傳統,查某人攏tio̍h khàm頭巾。

主耶穌嘛是tùi老母馬利亞ê腹肚內出-來-ê,上帝並無直接tùi天頂降來凡間,這款上帝全世界任何宗教、任何思想、任何哲學攏想未到ê代誌。

但是這種逆理,tō是基督教teh進步ê動力。若無馬利亞,基督欲按怎會『道成肉體』?天主教kap新教今仔日猶(iáu)為著馬利亞teh冤家,明á再我想猶會繼續冤家落–去。

這個馬利亞有sêng台灣ê媽祖婆。我去台南ê公園邊ê彼間上古早ê天主教會,教會頭前ê彼仙馬利亞ê銅像,真sêng一仙媽祖婆,不但穿台灣衫,鼻仔閣是蓮霧鼻。

古早媽祖婆唐山過台灣,渡過黑水溝,人偷藏彼仙媽祖婆tī船內,mo̍͘h來台灣。媽祖婆來到台灣不但生囝,閣著sô草、煮飯、飼豬、iⁿ草in、hiâⁿ大灶(chàu)、煮番薯môai、種菜、擔水、割稻仔(tiu-á)、曝粟仔(pha̍k chhek-á、服事乾家(ta-ke)乾官(ta-koaⁿ),透早做到暗bin-bong,莫怪台灣媽祖做到一個面烏mà-mà,kap中國眉洲ê ìm到面siak-siak ê『白面媽』完全無仝。『黑面媽』tī台灣是一等神,眉洲媽tī中國沿海不過是討海人ê三等神,但是tī台灣,若是講著媽祖,無論是男女老幼,『媽祖婆』這三字,tō是hō͘人敬愛,是人間人人愛ê精神代表,伊是台灣人共同ê心靈ê母親。

這個母親,就是因為伊teh疼家、飼囝、勤儉、耐勞,才會hō͘台灣人hiah呢疼惜。台灣人知影,人結婚以後,已經m̄通閣teh甜甜蜜蜜,追求甚麼愛情–啦,自由–啦。實在講–起-來,查某人結婚以後,只有『同情』無有『愛情』–啦:同情in翁(ang)ê軟弱、同情khîⁿ家ê艱苦,翁仔某二人作伙同情家庭ê幸福。結婚了後,翁嘛無自由,某嘛無自由–啦。古早你欲去叨(tó)位,無講無一擔,一個人去tō–去-啦。Chit-má結婚了後,欲出門tio̍h親像肉粽按呢kōaⁿ歸kōaⁿ,肉粽頭kōaⁿ肉粽囝,重iⁿ-iⁿ, tin-tin-tom-tom, hàiⁿ-kòng-hàiⁿ, beh àn-chóaⁿ有自由–leh ?!

一切家庭ê行動,查某人攏比查甫人做khah濟、想khah濟、khah艱苦。以前阮細漢ê時,阮阿爸若講:某某時,咱欲去叨位thit-thô,阮囡仔幾偌(jōa)禮拜前tō tī hia teh等,等到彼日,逐個攏衫穿kah好勢好勢,鞋仔嘛穿kah好勢好勢,一切攏準備便便,大家目睭金金,干單teh看阮阿母ê面色。結果有影,阮阿母最後一定講,豬仔無人飼–啦,草in猶未in–啦,彼堆衫猶未洗–啦,無愛去–啦。大家面上ê日光,chū按呢tō去hō͘烏雲cha̍h去–啦。我印象中ê老母就是按呢,時時掛慮東、掛慮西,掛慮這項、掛慮hit項,無一時安心。Chím-má想倒轉–去,hit一、二十年ê中間,若無阿母按呢teh顧頭看尾,勤儉khîⁿ家, thài有今仔日ê阮–呢?!阿母m̄是無愛thit-thô,阿母m̄是bōe曉thit-thô,tō是因為伊去hō͘這個家庭縛(pa̍k)死死,無自由。

基督教ê逆理,就是叫天下ê女性,為著人間ê犯罪,擔當世間ê重擔ê一部分,為著人間ê自由意志,擔當世間濟濟ê無自由。

彼位馬利亞自從生耶穌以後,mo̍͘h著這個紅嬰仔,經過頂煎下迫燒燙燙ê沙漠,逃命去埃及。為著這個囝,伊一世人艱苦,甚至來到最後ê時刻,伊ê囝,咱ê主,背著伊ê十字架,欲去刑場ê路,彼條路叫做Dolosa,彼條坎坎khiat khiat ê山路,老母馬利亞tòe tī伊ê囝ê後面,一邊行,一邊流目屎,m̄知欲按怎才好,所以天主教叫伊是Mater Dolosa – 『受苦ê母親』- 不管時目頭結結ê馬利亞。你若有機會去耶路撒冷,希望你會tàng去行彼條耶穌kap馬利亞行過ê彼條坎坷ê山路。

彼ê十字架頂ê上帝tī伊人生最後ê話中,猶是思思念念,掛慮伊tī十字架腳ê伊ê老母馬利亞。Tī伊講最後ê話中,有交待伊上疼ê學生約翰,chhōa伊年老ê老母馬利亞轉去飼。馬利亞最後按怎死咱m̄知,但是tī傳說中有講約翰chhōa著年老ê馬利亞去到北邊ê安提阿,一直到伊ê晚年。

新竹縣寶山鄉有一間天主教ê修道院叫做德蘭中心,收留真濟無人欲tih ê孤兒。Chiah-ê孤兒、孤女後來大漢攏認為德蘭中心就是in ê家,hiah-ê修女就是in ê老母。

有一位tī hia出身ê青年講,伊一年中甚麼記念會、甚麼慶祝會,伊攏真歡喜、真愛參加。但是逐年若是母親節到ê時,是伊第一傷心ê時陣,一人kiu tī房間內無欲出來,因為伊心目中ê彼ê老母,是一位真無情ê老母。伊出世干單一個月,tō去hō͘人khǹg tī新竹車頭ê椅仔頂,伊ê āiⁿ巾邊仔,khǹg一罐牛奶罐仔,牛奶猶燒燒。老母m̄知走去叨位。紅嬰仔去hō͘警察發現,緊mo̍͘h去警察局飼牛奶。

人tī母親節ê時攏講母親是彼呢好,母親是彼呢偉大,母親是彼呢慈愛。我ê母親是一個橫心ê老母。伊若想著老母,心內真gêng!

世間佳哉有chiah-ê有愛心、肯犧牲ê教會ê修女來相疼痛,若無伊早tō無tiàm這世間–啦!

修女閣教伊彈鋼琴,所以伊會tàng tī禮拜中作司琴ê工作。一年中甚麼禮拜日ê禮拜,攏是伊teh司琴,干單有一日,伊to無欲出來司琴,就是母親節到彼日。別人gín-á母親節,攏有阿姆、阿嬸、阿姨來看,接in去thit-thô,干單伊一個人,tī這世間,無半個親人。母親節是伊第一孤單ê日子。

因為伊真認真讀冊,受著教會修女ê鼓勵,順利考tiâu新竹中學,大學聯考,伊閣考tiâu成功大學土木系。

伊ê修女親像伊ê老母,有時會來成大看伊。成大hiah-ê gōa-á káu-kòai 、gōa-á chok-gia̍t ê學生,看著修女來學校tō加真恬(tiām)、加真乖。In攏知影別人有老母,我干單有修女來作我ê老母。

大學畢業彼年做兵,有一日軍中放假,伊轉來德蘭中心,tō是伊ê故鄉。彼日,老修女講:『有一項真重要ê代誌,無給你講bōe使得。』伊tō叫我入去伊ê房間,tùi屜仔(thoa-á)內提出一個信封。我拍開ê時,看著二張舊ê火車票tī內底。

修女kā我講:『你細漢ê時,這二張火車票ê存根,對你無甚麼意義。Chím-má你已經大漢–了,我tio̍h將這項對你一生有直接關係ê物件,交還hō͘你。你tī新竹火車頭hō͘人拾著ê時,這二張舊車票khǹg tī你ê āiⁿ巾內底。Che就是恁老母留hō͘你唯一ê物件,是你一生唯一ê證據。』

這二張車票, 一張是tī南部屏東一個偏僻ê莊腳去屏東市ê巴士ê存根;另外一張是屏東來新竹ê慢車票ê存根。

修女講,伊家己bat去這個小莊頭仔去chhōe人。是一個人口真少ê莊頭仔。所以你若真正欲去尋(chhōe)你ê父母,m̄是hiah困難ê代誌。

這位青年講,伊對細漢以來,最大ê願望,就是希望會tàng kap生伊ê父母見一面。伊chím-má手提著這個小小ê線索,心內soah開始躊躇(tiû-tû),m̄知欲按怎才好?!

我chím-má活到好勢好勢,大學畢業,閣有一位真好ê女朋友,準備欲結婚,心內充滿著希望kap幸福。Tī這個安定ê時陣,豈有必要去chhōe這位恨心放栜(pàng-sak)我ê老母?!豈有必要tī平靜ê心池頂面,落(la̍k)一粒石頭hō͘伊起水湧–呢?若是有這種無愛我ê老母,我kap伊見面有甚麼意義–呢?

但是老修女講:『你ê人生已經行來到chia,你應該有你ê理智kap智慧來判斷是非ê時陣,你已經m̄是只有用感情來主宰一切ê階段。你tio̍h去,去chhōe出所有故事ê真源,你ê老母kiám-chhái有甚麼姑不二將ê情形,才將你khǹg tī火車頭。你ê老母kiám-chhái khiā tī hia,目睭chim–chim看,暗中看有人kā你抱去以後,才離開彼所在…伊可能m̄是一位你所想彼呢á忍心ê老母….』

這張車票是散赤人坐ê一張慢車票,tùi台灣尾坐十外點鐘來到台灣頭,一定有甚麼原因。

最後,我一人來到屏東,對屏東坐kap阮老母坐ê仝款路線ê巴士,來到這個完全生疏ê屏東ê小山村。

南部ê台灣寒天,街仔路真清涼,但是猶有看著紅燈仔花teh開。莊裡只有一條路;二間kám仔店;一間派出所;一個公所;一間國民小學。

我代先去派出所kap公所chhōe所有有關我ê資料。一個是有一個查甫gín-á tī我彼年出世,出世無外久就報失蹤ê資料;閣來就是記載講伊報失蹤ê日子,抵好是我去hō͘人拾著以後ê第二日。彼日抵好是我滿月彼日。

但是公所ê資料閣寫講,這個老母抵好是頂個月才過身。老父早以前tō過身–啦。閣有一個阿兄,阿兄已經無tòa tī莊內,chím-má tòa tī叨位,無人知影。

派出所ê老警員kā我講:阿母tī彼間國民小學作校工,所以tō chhōa我去見彼間國民小學ê校長。校長是一位頭毛攏轉白ê老人。

校長kā我講:恁老母是一位真善良ê老人,但是恁老父真貧惰(pîn-toaⁿ),真愛lim酒。村裡ê人攏出外去討趁(thó-thàn),干單恁老父留tī莊裡作散工仔,無甚麼收入,只有靠阮老母作校工過日,有時心情無好,飲酒了,tō拍阮阿母算帳(sǹg-siàu),有時拍阮阿兄,拍了tō閣反悔,但是歹習慣bōe改。阮阿兄國中二年ê時,tō離家出走。後來阮阿母確實有閣生第二囝,但是一個月後,soah bô-têng-tî失蹤–去-啦。

校長先生問我真濟有關我一個人tī修道院過日ê情形,我攏一項一項實在講hō͘伊聽。伊聽了後soah非常激動,一個人走去校長室後面流目屎。

校長對伊ê冊廚仔內提出一個真大ê信封。這個信封是阮老母過身以後,tī伊ê枕頭邊尋著–ê。校長先生認為內底一定有真濟有記念ê物件,所以kā伊khǹg tī伊ê冊廚仔內,想講若有一日伊ê親人出現,伊欲交hō͘伊。

這位青年,用一個phi-phi-chūn ê手,將信封掀開(hian-khui),看著信封內攏是一寡舊車票ê存根,攏是tùi南台灣這個小莊腳去新竹縣寶山鄉ê來回票,全部攏存kah好勢好勢。

老校長kā伊講:恁老母每半年攏請一擺假,講伊欲去北部看一個親成。大家攏m̄知這個親成是甚麼人?!

伊講:恁老母年老ê時,有一年,去說服莊裡ê阿婆仔阿伯仔,khioh差不多有一百萬台票,去捐hō͘一個天主教ê孤兒院。欲捐彼日,伊嘛閣請假,親自kap hiah-ê阿婆仔阿伯仔作伙去彼間孤兒院。

我chím-má才想著,阮孤兒院有一日有一台對南部來ê大台ê遊覽巴士,內面攏是善男信女,有人甚至手內giâ香,入來阮這間天主堂ê修道院,閣送阮一百萬kho͘ ê奉獻。

彼日修女攏叫阮chiah-ê gín-á kap in作伙hip像,我hit陣tú teh拍籃球,去hō͘人giú來hip像,心情真m̄甘願。

Chím-má這張相,明明佇老校長ê舊信封內面。Khiā佇我ê身邊ê彼位老查某人,校長用chńg頭仔講,he就是我ê老母。

佇彼個信封內面,另外猶閣有一張紙,彼張紙是我佇成功大學畢業ê時ê紀念冊內底ê一頁,就是有我戴學士帽仔ê彼頁。阿母m̄知去叨位提著,請人作一個copy,夾佇這個舊閣黃ê信封內面,親像是伊人生最大ê寶貝,khǹg佇伊ê身邊,khǹg佇心內上深ê所在,khǹg佇伊ê枕頭腳,暝暝kap伊作伙安眠,一直到伊離開世間ê日子。

我chím-má才知影,我去到叨位,阮阿母ê目睭攏無離開我。我chím-má才知影,我畢業典禮彼日,伊佇人群ê內面,佇千千萬萬ê人ê內面,目睭金金攏teh siòng我。伊不過m̄敢來認我,m̄敢hō͘我知,伊就是我ê阿母。伊干單佇暗中teh祝福我,只有靠一頁紀念冊ê copy,將我khǹg入去伊ê心內。伊將一世人對我ê內疚、欠缺、悲傷、道歉、失錯ê目屎,家己一個人恬恬仔kā伊吞落去腹肚內,一個人家己承擔這個痛苦,一直到伊離開這個世間彼日。

看著老母留ê相片kap車票,我才知影:這三十年來,我ê老母並無一時刻bōe記得我,我ê媽媽並無放栜我,我一直活佇媽媽ê心中。

古早ê先知伊賽阿嘛有講:世間豈有bōe記得伊家己飼奶ê囝ê老母?

無!母性是人性ê光輝:伊ê身軀穿著日頭,腳,踏著月娘,頭,戴十二粒ê星。Che是最高母性ê境界,抑是母親心目中ê基督教,基督教心目中ê母親。

母親心目中ê基督教,是有日頭、有月娘、有十二粒星辰ê世界。就是有心肝,心肝就是日頭。有意志,意志表示月娘。有思想,親像頭殼頂ê星辰。月娘親像一個碗,hō͘太陽khǹg佇碗內面;天頂ê星teh引chhōa太陽行伊ê軌道。

母親ê基督教就是親像聖子耶穌作咱ê心肝,聖父親像月娘作咱ê意志,聖神親像天星,佇面頂作咱ê思想。這三項攏是用聖子耶穌作中心,心肝作中心,來調和一切。

若是有這三項本質ê老母,就是親像馬利亞,是人間最高ê條件。有意志,有思想,有感情。

雖然作老母tio̍h經過流目屎ê日子,經過生產ê艱苦,經過種種人生ê苦難。但是人最高ê本質,kap上帝仝款,必須經過苦難來磨練。經過chiah-ê風湧、艱難、曠野、風雨,猶繼續向前行,受苦ê Mater Dolosa就會變作 Mater Glorirosa,榮光ê老母,人人敬愛ê母親。

 

祈禱:

主阿,你有講:佇這世間恁有苦難,但是m̄免驚,我已經贏過這世間。感謝主,你hō͘阮逐(ta̍k)人有好ê老母。你經過老母ê疼,安慰千千萬萬眾生,經過老母ê疼,顯出上帝ê愛。阮有人老母已經轉去天家安息,但是in猶閣親像天頂ê星,掛佇hia,siap-siap-nih, siap-siap-nih,對天頂看伊所疼ê囝兒親人。有人老母猶佇這世間,佇in心肝深ê所在,猶是時時掛念in所疼ê人,為著阮teh祈禱。老母ê疼,就是天頂甘露,清氣阮心肝,親像上帝ê神,清氣阮逐人心肝仝款。願你kap天下所有ê老母同在。祈禱靠救主耶穌聖名。A-men.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