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攏哭啊!

December 7, 1987
kap 朋友分享

紀念一位愛鄉的台灣人「井上魯鈍」女士           孫明海

十一月中旬,佇阮的執行委員會中報告「井上魯鈍」突然離開世間的消息,大家攏哭–出-來!!

佇獨立運動的路途中間毋知經過外濟擺的緊張kap驚險的勇士,講–起-來嘛攏已經是四、五十出頭的人–a,但是大家猶koh攏像少年囡仔,哭kah目屎流,目屎滴。雖然是按呢,在場的人無一個真正bat「井上魯鈍」這個人。

毋知對tiâng時開始,假若是真久真久以前的代誌啦,頭一擺看著「井上魯鈍」這個名,可能是二十外年前的款,記無啥清楚,印象嘛無外深。「井上」hit時已經是「台灣青年」刊物的定期訂戶,亦是讀者之一。當時一年份的刊物訂費假若一千二百日圓,「井上」時常用郵政劃撥的方式用匯票寄來五千圓抑是一萬圓,而且通訊欄內罕罕–a會寫短短幾句鼓勵的字句,阮有時嘛寫簡單的感謝批互伊。

Hit時陣,阮teh ioh (猜)「井上」這個人大概是台灣來的留學生–lah!!想beh讀「台灣青年」這種刊物,佇hit個時代須要某種勇氣,台灣人化名作日本式的姓名來訂閱,是真平常的代誌。不過,「井上」的地址毋是東京,也毋是關西, 是台灣留學生真少toà(住)的所在。

有一擺佇「井上」hia寄來三萬圓,chiah-nih 濟的數目毋是一個台灣來的留學生做會到的,所以阮koh teh亂ioh講「可能井上已經學校畢業,而且揣著待遇好的職業–a?!」抑是「無一定領著年終獎金」。不過,無論按怎,阮對「井上」的這種行為有無限量的感激。

實際上,koh khah 互阮歡喜的猶是佇後壁neh!一個月後,又koh寄來五萬圓,隔月嘛是五萬圓,chia 的金額已經超過一年的訂費濟濟,而且每個月寄來的攏是五萬圓。無外久「井上」講,匯票ài隔月寄一擺,所以每二個月就有十萬圓的票額送來。一直到今年秋天,突然接著訃聞為止,中間毋捌làng–過。

Ioh講「井上」是留日學生,毋著–lah。根本無可能的代誌。所以「井上」這個人佇阮箍仔裡是親像the hông ioh 謎(bih)的人物,對「井上」的好奇心,衝到上高點。「魯鈍」的意思是「呆–a」,會曉用這款筆名,會凍想像著「井上」的人品,但是事實上,對「井上」阮一點都無清楚。

對「井上」郵政劃撥的地址才知,「井上」是佇一間基督教團體經辦的醫院從事奉獻工作,kan-na知影按呢niā-niā —-,若koh再探索落去,恐驚對「井上」不敬,所以阮無koh進一步去調查。

有一擺阮的總務部長侯榮邦佇互「井上」的感謝批裡加一句「若有機會來東京(上京),無論如何,請kap阮連絡……」但是,koh來的劃撥通訊欄裡伊用短短幾句回批講,「將來可能有機會見面lah!!」阮只好恬恬接受。除了感謝以外,總是阮感覺beh來報答「井上」這種做好代誌koh無beh 互人知的高尚品德,只有佇運動中全心全力來拍拚。

按呢過了十 thòng年,也就是今年十一月,突然收著一百萬圓的匯票。阮當teh sa無niau-仔毛霧煞煞的時,看著通訊欄頂面簡單二choā字:「井上魯鈍突然死亡,為著尊重故人的願望–台灣獨立–今仔日日寄香奠的一部分。井上魯鈍之夫啟上」。

原來「井上魯鈍」是一位女性,而且是六個子女的母親。阮siān想to袂想到這款代誌。

下面有關「井上」的詳情,是阮寫批去懇求伊的翁婿給阮講的。阮認為有必要將「井上」所作的互世人知,特別是台灣人koh應該記佇心內,若會凍刊佇「台灣青年」上蓋好。「井上」一定無用筆名袂使–得的khi-moh-chih阮會了解,阮毋知影這個要求有khah過分一–點-a,真佳哉伊的先生真合作,下面是伊的回批:

台灣獨立聯盟的諸位:

謹啟

久久以來受恁痛疼的愛妻「井上魯鈍」突然去世,借這個機會給各位請安。

伊佇台南出生,佇台南大漢了後kap日本人的我結婚,伊的護照頂的國籍是日本,但是伊心內的國籍是台灣。

伊kap我攏是長期toà佇外國teh做醫療服務的奉獻工作,為著囝兒已經大漢ài讀高中–a,不得已轉來日本。回國了後佇日本某一個地方醫院作婦產科醫師,佇 hia領著khah高的薪水,所以伊開嘴給我講:「今後敢會使每個月互我私khia錢?」「好–a,你beh外濟,你開嘴,我to互你,隨在你歡喜用,不過到底是beh用去佗位?」

「若按呢每個月互我五萬圓,想beh寄互 <獨立聯盟>。以前是靠人奉獻支持,無法度做到,今後靠家己的勞力得著–a,會使自由安排–lah,好–無?」

寄去貴會的獻金就是佇這種情形下底產生–ê。伊為著這項獻金,佇日本toà三十冬以上猶毋捌加添一領衫、化妝品類的物件,也毋捌開過一千圓以上的金錢。伊時常穿的大衣也是九年前轉來日本的時,一位真知己的護士小姐講:「日本的冬天無大衣是擋bē-tiâu-ê。」就kā家己的大衣送互伊。

伊的這款差不多是禁慾的態度減採是因為伊生長佇開業醫生的家庭裡,平時的生活毋免家己操煩,讀冊期間嘛逐項攏真豐富。大概是富裕的環境互伊毋免煩惱的結果。我想應該毋是按呢,伊的內心時常互下面這個意念包圍—leh。

(我離開故鄉佇他鄉求學,孤單家己一個人,遇著一位男性,隨著相愛、結婚,婚後不但ài相夫,mā-koh ài kap翁婿共同負起栽培六個囝兒的重擔。家己袂當自由自在去計較beh替祖國做代誌。有tiang時時想著遐的替台灣獨立走chông,致使受害或坐監牢的人,實在坐bē-tiâu。為著補償,上起碼ài用家己會凍自由安排的金錢來參與台灣獨立,才會互心情khah輕鬆淡薄–á。)

Koh一擺,teh kap好友作伙食飯的時,有人問起,假使神講「限一項代誌會使互你如願」,恁的願望是啥?

有一寡人講,「完全完美的愛」,嘛有人講,「純潔的靈魂」,koh有人講,「願子女行正義的路」種種,伊堅強講,「願台灣會凍獨立」。

伊是虔誠的基督徒,也是自頭到尾主張非暴力、非戰主義的團體的資深會員,koh是特赦組織的熱心推動者,而且也是日本國反對用稅金支出軍費運動的一份子。

佇伊在生的時袂當看著台灣獨立,是上蓋遺憾的代誌。為著向望早一日會凍實現伊所期待的「台灣獨立」,特別將獻予伊的香奠的一部分(一百萬圓)捐獻互貴會。

獨立這條路,毋是一時一刻tō會成功–ê,艱難是袂當避免–ê。假使政治上已經獨立–a,m̄-koh,beh養成有自主獨立精神的國民kap為公眾勇敢犧牲家己的民族習性,kap清廉會作代誌的官僚攏毋是真容易的代誌。因為阮長期生活佇印度,所以切切實實感覺chia ê國民品質ê重要性。

祈求貴會的運動,毋通成做kan-na是政治宣傳,ài進一步養成忍耐性,自主自立,家己規劃的人材,暝日拍拚經營,che是我的祈求kap願望。

最後盼望,「堅強的志氣,純潔的日常生活習慣,歡喜kap人分擔苦難的精神,這種人格充滿大家團體」做惜別的話。

關係伊的筆名「井上魯鈍」是紀念一位一世人為台灣山地同胞盡力的「井上」伊之助先生hia來的。魯鈍是佇蘇俄文學家托爾斯泰著作「戇人伊凡」hia來的。

「台灣青年」的冊,今後希望會凍會繼續寄互我。我beh kap其他的文獻仝款安排,當作民族遺產永遠保存。等我死後,準備贈送互京都大學亞細亞研究中心。

佇伊過身前一個月,阮佇旅途看著亞洲運動會的轉播。兩人作伙看電視,是一年內底上蓋濟的一擺。當時因為是toà佇旅社才有這個福氣。看著韓國人活跳的場面,阮兩人講:「猶是獨立khah好。」這句話有下面的含意:

「無久的將來,有一日佇世界運動會的會場,iāⁿ著獨立國台灣的國旗」,「請大家為著hit工準備美麗的國旗kap好聽的國歌」,阮是按呢向望–ê。

咱有「井上魯鈍」chiah-nih出色的女性,是咱台灣人的驕傲,同時嘛加添咱的自信。

感謝「井上魯鈍」,你的精神永永遠遠活佇阮心內。

附註:本文原文日文,1987年12月7日由陳伸夫先生尊堂翻譯做漢文,原載佇『台灣青年』雜誌,轉載佇1992年7月14日自立晚報。本文佇台灣教會公報第2108期轉載,台文通訊翻譯做台文。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