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的烏雲

November 26, 2014
kap 朋友分享

經濟的烏雲

陳柏壽牧師

以弗所書 6:10-13

金句:

「咱是及hia-ê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個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征戰。—所以著khiā予住(chāi)。」(以弗所書6:12)

祈禱:上帝啊,阮佇此做伙三思你的道理的時,懇求你互阮的心肝沉落去下面,毋通浮佇面頂。互阮聽著曠野的風佇菅芒花頂的風聲。上帝啊,請你互阮無看穿貴氣的皇宮內面的衫做阮生命的標準,是時時揣曠野teh呼叫的上帝的聲。願主幫助阮。

做囡仔時陣佇外口iamkokke,黃昏到日頭欲落山,阿母佇門口toh大聲hiu,Ooi! 緊轉來食飯!阮toh 沿田岸路,緊走 kin tnglai chhu!

長榮的飛機欲降落的時,著放hit條細細的歌聲:「雨夜花、雨夜花….」,咱toh知影故鄉台灣已經到啦!

阮每擺坐飛龍機飛轉來日本,佇東京的飛機場,攏會聽著古早的hit條囡仔歌:

 

yuiake koyake de, hi ga kure-te

yama no otera no, kane ka naru

oo te te tsunai i te, mina kaeroo,

karasu to itshio ni, kaerimashio

 

意思是講海外千里萬里轉來的日本囡仔,歡迎轉來厝。這是日本真媠的所在。

 

日頭teh-beh落山啦;

山lì廟仔的大鐘嘛咧tân啦!

咱手牽手好轉來啦;

烏鴉及因囝,嘛已經轉去因厝啦;

咱嘛好轉來去啦!

 

日本是用日頭做本, 因的國旗就是一粒紅紅的日頭。日頭若落山,囡仔攏叫叫轉來厝。

細漢的時,一直到中年,逐日若是日頭欲落山,心情攏真鬱卒,看著烏暗漸漸罩倚來, 心肝頭真袂爽快。

但是近年以來,若是日到黃昏,日頭欲落山,烏暗一直罩oah來的時,心情感覺非常平安。

有人講天堂光映映,日頭攏無落山。彼種天堂,我想著嘛驚,mài去較好。

溫哥華及西雅圖仝款,寒天若到就一直落雨、一直落雨。幾仔個月啦,天頂烏雲飛來飛去,會使講歸日烏天暗地。有人講咱此一年干單落一擺雨,對10月一直落到明年4月無停,干單落一擺雨。

最近感覺落雨實在有夠好。雨水對厝頂滴一下、滴一下,彼個落雨聲,予人感覺真好睏。溫哥華及西雅圖的人卡平和,就是因為落雨,予咱卡bat人生。

人生本來就是落雨較濟,好天卡少。咱無親像洛衫磯,日頭赤映映,人人顧生命,佇路仔駛車欲換lián,tiak歸十聲,伊嘛無欲讓你過。所以咱著真感謝溫哥華烏色的落雨天。

當初上帝創造二粒大星,一粒管日時,叫做日頭;一粒管暗時,叫做月娘。一粒管半日,伊管12點鐘,另外hit粒管12點鐘。我近來定定感覺,佳哉上帝有創造月娘,嘛創造暗暝。

基督教的上帝比日本國旗卡大,咱的上帝不但是日頭的上帝,也是月娘的上帝。

創世記第一章,上帝每一日創造的工程完畢,每一句話的最後,伊攏講,「有早起,有暗時,上帝看按呢真好!」逐日攏是有早起、有暗時,上帝才看做真好。上帝創造世間的時,是佇烏暗中創造的。

日頭管的12點鐘,互咱會當活動,會當用頭腦,咱知影有「我」的存在,叫做咱「有意識」(consciousness)。

但是月娘管的彼12 點鐘,人倒咧眠床,神魂飛到天頂,毋知有我,叫做「無意識」(unconsciousness)。暗時咧睏,就是及「死去」仝款。人一日著一定死一擺,死的時就是靈魂飛去上帝遐,佇hia咧充電。我昨暗若是「死無去」,睏袂去,miⁿ-á-chài toh歸身軀lng-ko-lo-sô͘。

月娘實在真重要:不但咱的身體,世界的天氣、海湧、動物、樹木,攏toè tio̍h月娘咧振動。

咱bat種菜的人著會知,日時彼叢菠菱仔、kaboa-仔,佇日頭腳lēng-lēng,無力無力,但是透早起來,菜葉仔展即闊即長,頂面閣有露水。青菜樹仔攏佇暗時大欉。

你豈知上帝佇復活節彼暗互主耶穌復活,所以復活節透早去做復活禮拜已經siūⁿ晚啦。上帝是佇暗時復活,毋是佇早起才復活。上帝佇暗中完成的工作。墓仔內已經空空,天使給來揣耶穌的婦人人講:「婦人人啊,恁來此是揣甚麼?」

意思是講:「婦人人啊,你欲揣的耶穌,昨暗已經復活啦!」

上帝常常佇人的意識的外面,人的不知不覺的中間,佇烏天暗地的時陣,完成伊最大的工程。

咱攏知猶太人及回教徒咧算日,是對前一日日頭落山的時開始算,一直到過暝日日頭落山為止,算做一日。所以咱著知影,日頭出來毋是一日的開始。一日的開始是烏暗臨到的時陣,烏暗罩倚來,人欲歇睏,袂記家己的時,佇上安靜及平安的時,人欲迎接一日的開始。

咱台灣人可能是世界第一白面神的民族,拄著人toh問人:「你『食』飽袂?」「你今年『食』幾歲?」你『食』甚麼頭路?彼人閣『食』無外久啦!

我bat拄著一個世界第一白面神的台灣人,伊第一擺拄著,toh問我今年收入有偌濟?我知伊的目睭對我的頭殼一直看到下面,是teh chhìn我有外重,看我有偌濟錢,來決定我有外重。

西雅圖的銀髮族是陳一仁醫師主持,伊放一個電影予老人看,叫做「猷山節考」 (Narayama Bushiko)。古早日本中部有一個小莊腳Narayama,老人若是感覺伊已經無法度啦,無愛將伊歹款的破病的形狀,叫做「老朽」拖屎連的身軀,留互子孫仔ti-toè,就叫因囝給伊偝去深山林內,給伊khǹg佇hia,予鳥仔食。

電影做到:囝將老母khǹg佇深山林內的樹仔腳,煞teh哭,欲給老母偝轉來厝。但是老母的面形真嚴肅,用伊的手poé –一下poé一下,叫伊緊轉去。

陳醫師分一張紙叫人,簽簽loè啦!伊講人生前1/3是去學校讀冊,第二1/3是做工趁錢,最後1/3是食飯、歇睏、專門看醫生。伊講最後彼日佇病院,知影已經無法度啦,歸身軀插管,插到親像spaghetti。伊講毋免閣插管啦,加活2禮拜,或是加活2個月,差無偌濟啦。

人生最後真正親像主耶穌所講:你豈有法度用錢加活一刻久呢?阮爸爸的最後,阮嘛給醫生講,拜托你給救,最後一分鐘嘛給救,這是人之常情。但是錢袂解決問題。

但是無趁錢袂使。我彼個上細漢的查某囝佇New York卡電話,目屎流目屎滴,講interview kui間,攏去予人捒出去門外,揣無頭路。我給講:毋免驚,爸爸猶有法度飼你。爸爸對New York Columbia大學提著博士學位,去予人interview 30 kui間,嘛攏予人踢出門外,包括去申請一間教會總部的工作,有4個美國人的頭家攏贊成用我,顛倒內面有一個台灣人反對。

神學博士,用使徒保羅的話來講,會使phiaⁿ落去糞埽籠啦,對真正人生無甚麼幫助。

雖然是按呢講,我有時仔煞將這個神學博士的頭銜,拾起來用,表示我加減猶有2步7啦,毋通看我phú-phú。對這點,淺意識的中間,我嘛會陷入家己做人的弱點。

我爸爸對Okayama讀冊轉來,國民黨講日本的學歷無欲採用。伊佇古坑鄉大湖底,國民黨給伊改做華山,佇hia有種咖啡。50年前阮爸爸佇hia做密醫,因為古早無人欲去山內做醫生。

後來搬來台北民生路鐵枝路邊一間違章建築,6個囡仔toà3 塊tatami二層的眠床。有一日我chhām阮老爸騎鐵馬去石碇仔欲閣開診所,做密醫,去予警察掠著,我及爸爸騎鐵馬,載藥箱仔,閣轉來厝。

阮阿母咧哭。我有聽著爸爸給阿母講:「我若像你按呢,我tò佇九分仔火車路磅空內,toh去予火車chông死啦!」有時仔我想著伊,感覺伊是一位真堅強的老爸。我嘛感覺做一個密醫飼大漢的囝嘛真光榮。佇深山林內無人欲去的莊腳,毋捌做歹,救真濟人的命。

後來伊去揣著頭路,去國民學校教冊,教理化、數學、生物,一教教45 冬,一直到伊死,一直到伊的學生攏是台大的教授,一直到伊的學生閣轉來伊的學校做校長,伊猶是做最低級的教員,因為毋是國民黨員,袂使做行政人員。

今年我用輪椅chhoā阮阿母去石牌菜市仔買菜,有一個obasan看著阮阿母,著認著阮是陳老師的家族,就緊提一把菜,叫阮提轉去,毋免錢。爸爸已經死十外年,伊猶會記佇。這表示台灣人的人情猶真深。

伊就是按呢,老老實實做人,保持古早的日本精神。天公疼戇人,阮這6 個囝,因為這個戇戇仔做人的老爸,大家攏大漢。

經濟及月娘仝款。親像天頂飛來飛去的烏雲,每日的面形攏無仝,有時齒角,有時滿月,有時圓棍棍,笑微微,有時露出陰險的一眉(bâi)。月娘代表人的經濟生活,詭詐多端。

經濟生活就是每早起起來,咱toh想欲按怎catch up,欲按怎拍拚來做工趁錢。

人咧算,天咧撨,會趁袂趁,定定是上帝的安排,除非你欲去做台奸,亦無去做烏心肝的商人,賣潘(phun)油、地溝油、污穢油互大家食,趁烏心錢。

台灣今仔日的社會完全是執政者所主宰的財團咧控制,無論是烏心食品、金融、建設、選舉、媒體、教育、娛樂,攏是及執政者及財團牽牽規丸。就是保羅講的:這個烏雲是及地面上的政治勢力,就是「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個幽暗世界的」結連做伙。台奸用政治及經濟管轄咱,予咱無法度抵抗。台灣是烏雲蓋滿的土地。

戰後60 年,台灣歷史上興旺的人,除了執政的中國人以外,就是及中國勢力鉤結的台奸。咱咧罵因惡質無良心,但是因遮的人,佇咱的目睭前,活甲好勢好勢,子孫仔嘛真興旺,有的佇中國,有的佇美國,去到佗位,非常亨通,「二邊通吃」。

這就是飛佇台灣天空的烏雲的勢力。咱這邊teh喝台獨,人因hia 喝中國,人活到好勢好勢,中國話講因teh:「食香喝辣」。這是佇咱逐人,逐日teh食蔞藤的現實。蔞藤是一款毒籐,khǹg佇魚池,歸池的魚仔攏會péng-肚(反肚)。佳哉咱較早移民來加拿大,若無,繼續toà hia食毒油做的月餅tempura,無péng-肚嘛chhun半條命。

有人初結婚的時生活真艱苦,2個翁某透早就出門,真拍拚,生活真有力,真有希望。最後經濟變好,開始有錢啦,2人生活開始天體(thian-thé)、lā-tha、放蕩,家庭破壞,失去古早無錢時代的幸福。

經濟實在是真奇怪的物件,伊會當激發人認真、真有希望去生活;但是伊嘛是互人腐敗、倒退、失敗的源頭。

你有一億萬佇銀行。一億萬不過是電腦內面一個數字,看袂著、摸袂著,不過親像天頂飛的一塊烏雲。

你講美國錢加拿大錢真值錢。以前欲印一箍美金,著愛有一箍的黃金khǹg佇國家中央銀行。自從廢除金本位主義以後,咱chiah-ē錢的價值,完全靠人對這個國家的信用。信用是看袂著、摸袂著的物件,不過親像佇天頂teh飛的烏雲。

銀行最大的收入之一,真濟老人過身以後,銀行口座內面真濟錢無人來領。Chia-ê錢最後攏總充公。無人來領的錢欲充公,不過電腦頂ji̍h 2、3 個keys,phah一個,錢toh飛去。一世人儉腸lè肚的錢,phah一個飛去。錢真正親像天頂teh飛的烏雲。

銀行的中央電腦若是歹去,抑是國家的中央電腦若是有一日忽然間歹去。人佇銀行內有偌濟錢,攏無人知。每人一世人艱苦勤儉積聚起來的財產,phah一聲攏無去。錢不過是佇天頂飛的烏雲。

主耶穌受魔鬼試探的時,伊干單講:人的活毋是「干單」靠餅、靠糧食、來活,乃是靠上帝的嘴所出的話活。哪知上帝實在知影人的肉體的軟弱,人著受著肉體及經濟的支配,所以伊講話的時加一句「干單」。這叫做人的宿命。人的宿命,就是生活佇天頂teh飛的烏雲下面。咱的上帝就是按呢講。不但咱的上帝按呢講,全世界去到佗位,人攏嘛按呢講。

若是上帝無講「毋是干單」,世間人「干單靠麵包」才會活,按呢世間所有惡毒的政權攏是正義,因為因控制人干單需要的麵包。

上帝的道理在佇這句「毋是干單這句話」。

法利賽人欲試探耶穌,提一個銀角仔,問伊講:這個錢著獻予該撒,抑是獻予上帝?但是主耶穌將人的生命活動,叫咱分做2面來看:「該撒」及「上帝」。該撒的歸該撒,上帝的歸上帝。該撒是咱生活的一部分,人著承認該撒的存在,同時將咱一生的物質成果,交還該撒。這張是100箍的美金,100箍會當買偌濟物件?問題是:上帝的話一斤值偌濟錢。主耶穌留這個功課互咱家己去想!

咱大家看咱家己的面,嘛越頭看別人的面,就會看著上帝的面,咱講話,就是講上帝的話。咱逐日攏著將咱的話,咱的面交轉去上帝hia,交還上帝。這是基督教最神祕的所在。因為咱的面就是親像上帝。

雖然將咱一生必然生活佇天頂teh飛的經濟的烏雲,但是咱的上帝比天頂的烏雲卡高。咱坐飛龍機toh會知,飛到烏雲的頂面就是日頭。

有真濟人今仔日無法度來做禮拜,毋是伊無愛來敬拜上帝,是因為今仔日若無做工,miⁿ-á-chài米甕會空空。去互彼個烏雲縛死佇遐。佇巴士站、火車頭、飛機場,定定看著伊頭殼lêlê,目頭結結,為著食飯、為著錢、為著顧家,歸頭殼、歸心肝,攏去互烏雲罩tiâu咧,毋知是欲按怎chiah好。

活佇這世間,去予經濟jiok到走頭無路。日本的達摩(Daruma)法師的話:jinsei nigeba nashi。經濟親像天頂的烏雲,予人生無逃閃的所在,去到佗位,門開開,就是經濟的烏雲。這個佇烏暗天空teh飛的經濟的惡靈,teh主宰咱個人及國家運命的惡靈,就是咱今仔日teh讀的聖經這段的道理。

基督徒禮拜日做禮拜,因為咱的上帝是用日頭做代表。但是猶太人是用月娘做代表,所以因佇sabbath拜六敬拜因的上帝,回教用星辰做代表,所以因佇拜五禮拜。月娘及星辰代表的,是日頭的對立hit面。

咱雖然知影無法度脫離經濟的烏雲的壓力,無法度脫離拜六班及拜五班的經濟勢力。但是毋免驚,咱的上帝是日頭,也是月娘及星辰的上帝,上帝是創造日頭、月娘及星辰的上帝。咱的上帝是光明的世界的上帝,同時伊嘛是「烏暗世界」的上帝。日頭及月娘永遠佇hia互相對立。今早起7點起來,月娘猶光光掛佇頭殼頂,毋甘願落山。

詩篇139:12講:「上帝啊,在你看,烏暗及光明攏是仝款」。

不但按呢,聖經甚至講:「上帝造光,上帝造暗:上帝賜平安,但是上帝降災禍。創造chia-ê一切的就是上帝(以賽亞45:7)。咱的上帝外口看起來是一位矛盾的上帝。

其實咱的上帝無矛盾,伊是chhoā咱反抗現實世界的惡魔的上帝。這毋是甚麼理論,是一種信仰,是信上帝的人應該有的信仰。因為咱的上帝是一位反抗的上帝。伊若無反抗伊家己,就毋免互人釘死佇十字架。

咱著反抗咱的運命,上帝及咱做伙反抗人生的逆流。反抗咱逐人個人的運命,反抗咱的故鄉咱的國家的運命。真正的人生觀會使講用就是反抗一句話。

有人對台北選舉雖然真樂觀,但是千里萬里轉去給伊tǹg一票。這嘛是反抗精神的表現。

烏雲天著反抗,好天嘛著反抗;暗時著反抗,日頭出來,嘛是會當反抗;無錢的時應當反抗,「上帝啊,你是按怎予我一世人拖老命?」有錢的時閣較著反抗,「上帝啊,你是按怎予我遮濟錢啦?」。無錢的時的反抗,予你無失志;有錢的時會曉反抗閣較重要,因為按呢予你的靈魂袂爛去,袂想講欲將你銀行的錢cha̍h入去墓仔埔。「人在天堂,錢在銀行」。

今仔日目睭金,著想講,我今仔日感覺袂爽快、毋甘願的代誌是甚麼?有這種反抗精神,就是咱做人最高的價值。

咱的人生若是欲入秋,bô-goā-kú都是寒天欲到。這個時陣,真濟人攏會想著基督教的教示,就是講:「放伊去啦!」「勿給伊計較啦!」「無看好了了啦!」「原諒伊啦!」

我佇此講話無啥親像牧師teh講的道,因為牧師人講反抗若準無真「sù-拍」。但是牧師人有時仔應該講伊家己良心的話。牧師人嘛著反抗大家所公定的牧師的面形,牧師嘛著反抗伊家己。

太陽花的青年人的歌聲唱講:「親愛的爸母請你毋免煩惱我,因為我是欲去對付彼個『袂當原諒的人』!」。

你若是會當原諒放伊去,按呢實在真好。上帝賜福你。這是真幸福單純的信仰。

但是人生有真濟道理是聖經內面無寫的,親像今仔日所講的「暗暝」及「月娘」,聖經無寫。美國的「獨立戰爭及革命」,聖經內底嘛無寫。台灣獨立,聖經嘛無寫。

約翰給咱講,上帝的道理欲寫,全世界的紙嘛寫袂了。

聖經毋是教條。聖經不過是chhoā咱進入人生的ABC。

咱欲揣著咱的上帝,是對字及字的孔縫,佇彼個講袂出的吐氣的中間,上帝出來幫助咱。

但是你若是佇反抗中間,及你的運命戰鬥,為著你的經濟戰鬥,為著你身軀的病痛戰鬥,為著你的家庭、婚姻、囝兒的艱苦戰鬥,為著你的故鄉的民主獨立的理想戰鬥,我相信上帝一定用歡喜的笑面,俯頭聽你祈禱的聲。最後,我相信咱的上帝一定抱你佇伊的胸前,及你做伙流目屎。

咱信上帝的人,著愛有希望,因為知影上帝是疼,上帝是所有散赤人的倚靠,上帝是所有反抗運命的人的上帝,上帝無絕人的生路。有一日,咱的肉體及咱的靈魂,無論咱佇地是按怎富足抑是按怎散赤,咱攏欲做伙轉去所有生命的歸宿,就是天父上帝hia。

佇上帝hia,有真正靈魂及肉體的安息。這就是是咱信上帝的人的人生觀。所以咱著及咱的上帝仝款,繼續拍拚,繼續反抗,繼續逆水來泅。有一日咱一定及咱的上帝仝款,真正對死人中復活,達到真正成功的人生。

祈禱:「慈悲的上帝,你創造阮有肉體及靈魂。但是為著這個肉體,阮一世人著磨艱苦。阮佇你的教會,推想你的道理,就是你的存在,你最後的一句話,就是給阮講,天父上帝真正是疼。主啊,阮雖然無答案,但是你的聖神繼續一步一步扶持帶領阮行這條坎坷的人生。願疼的天父,阮無論去到佗位,做阮的上帝,做阮的氣力,阮人生的倚靠及幫助。」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