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回音

February 28, 2016
kap 朋友分享

風中回音

陳柏壽 牧師

舊曆年叫春節,chím-má已經入春。tulip已經puh-íⁿ,黃色的daffodil 已經開真濟, 粉紅色的rhododendrons已經擋袂tiâu,準備欲開始。咱攏知基督教是toè著日頭teh行,東方的中國文化是toè著月娘teh se̍h。月娘的過年是佇入春的時陣,但是基督教欲過年,選佇一年第一寒第一歹過的時陣。

這次轉去投票,長途旅行實在真thiám,坐經濟艙13 點鐘,因為時差,轉來頭眩目暗。但是我的一票,雖然不過是6,894,744之一,但是是表示良心及心願的一票。閣飛轉來,互我感覺我毋是台灣的厝鳥仔,我是台灣燕仔。

厝鳥仔( すすめ susume)一年透天攏佇厝前厝後,樹仔尾溜跳來跳去。好天佇hia,落雨天,去hông淋到tâm ko-ko,lâm到親像一隻m̄-成鳥仔,伊猶顧佇hia ,無欲走。

台灣燕仔(つばめchubame)無仝。阮爸爸佇古坑鄉麻園仔開一間kám-仔店,每年春天燕仔攏會飛轉來,佇厝瓦腳做巢。燕身軀細隻,喙及翅真尖,尾仔分二叉,所以咱穿分二叉的sebiro叫做燕尾服。

燕仔一家日頭出來就飛出去,暗時才轉來。速度真緊,cho̍k來cho̍k去,飛高飛低。
秋天若到,因toh會搬去遠遠的南國,喝一下Let’s go! 就Go!,巢就空空。

我感覺咱toà加拿大,大家攏親像台灣燕仔,時間一下到,無論千里萬里,咱著飛轉去,咱的故鄉若需要,咱著飛轉去,無看人面色,不管天氣好䆀,無論著khai偌濟錢,咱只有一個本能,一個意願,一個良心,一個希望,一個祈禱。飛轉去台灣,台灣是咱故鄉,咱的良心。

記念2.28的時陣。今仔日就是彼日。懷念死失的親人朋友嘛已經懷念幾仔十年,死去的人,永遠未閣轉來。咱的懷念,69年以來,攏不過是風佇菅芒花頂面的聲音,只有上帝teh聽。咱的台灣,希望今後咱228的喉叫,有政府來聽。

人類自從佇伊甸去互上帝趕出去以後,這世間只有chhun二款人:一款人停佇伊甸園門口顧門,雖然袂當閣入去,但是伊嘛毋敢行出去。捏驚死,放驚飛。看著外口的「自由」會驚。因講上帝需要因來保護,就設立真濟法規、規則、律法、誡命,講是teh保護上帝,講是為上帝做工,其實是teh保護因家己。這款人叫做gate-keeper-christians。遮的人是專門用上帝做看板來食飯的人。

另外一款人叫做看天公食飯的人。因對伊甸樂園出去,雖然為著顧三頓,生活真艱苦,但是有自由。這種自由人的基督徒,做代誌做人,較無用教條限制家己,也真少限制別人,強迫別人。一切代誌咱家己做到tú-hó就好。因生活佇自由曠闊的世界,是自由人,向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前進。

列位兄姊,咱遮的人,攏是靠天公食飯的人。咱離開台灣的一切一切,來到佇加拿大,就是靠這兩枝手,靠這兩枝腳拍拚出來,無後山通靠,無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的支援,無朋友無教會來扶持,就按呢規家伙toh chông來,親像渡鳥,飛過千山萬海,靠天公伯仔過日,m̄-nā-kìn閣愛拍拚做台獨。

欲轉去台灣選舉以前,真驚有人會出奧步,會擾亂,會暗殺。遮的代誌攏有可能發生。但是到佇今仔日,咱猶閣繼續行落去,繼續向咱的理想、咱的眠夢行落去。咱台灣人是一個理想主義真強的民族。

聖經中有真濟不可預料的代誌。今仔日咱只有看二項。咱的人生有遮爾濟不可預料但是一定會發生的代誌,表示咱做一個人,每一日,每一刻,攏拄著挑戰,向著無知的未來,繼續進前,繼續挑戰。

聖經明寫上帝必需佇女人子宮出世(加拉太 4:4)。這嘛是不可思議的代誌。耶穌的老母馬利亞懷孕的時,先知西面隨時佇老母馬利亞面前講,因為這個囡仔,會互世間真濟人跋倒,你的心肝嘛會互刀鑿透(chha̍k-thàu)。本來囡仔欲出世,大家應該是講恭喜的好話,無想到西面竟然講歹話。

這個囡仔是上帝的囝,嘛是上帝本身降世。但是老母馬利亞心內,一直給伊當伊做家己肉體的囝來款待。天主教講馬利亞生耶穌,無痛、無流血、無艱苦。

囡仔漸漸大漢,老母看伊的面形,伊的鼻仔,bô-sêng伊的面,嘛bô-sêng因老爸約瑟的面。耶穌的言行舉止,愈來愈無成普通人,及馬利亞心內想像的肉身的囝,完全無共款。
一直到耶穌12歲,爸母chhoā伊去耶路撒冷的聖殿朝拜,甲咱去北港媽祖拈香仝款。
代誌chhòng-liáu,欲轉去厝的時間到,二個翁仔某已經行一日的路,忽然間才想著耶穌無toè來。

揣無囝,緊轉去耶路撒冷。佇耶路撒冷閣揣三日。原來耶穌是佇聖殿內面teh及hia-ê有學問的經學士、宗教人辯道理。伊的話比hia-ê讀冊人,卡深卡利卡厲害,逐家攏互伊的話tè講到因平平平恬恬恬,無人會贏。

約瑟及馬利亞看一下愣(gāng)落去,就叫講: “囝啊,阮chhoē你chhoē幾仔日,你是佇遮teh及人講啥物道理!你互阮真傷心!咱好來去轉啦!”

但是耶穌煞給因應講:「恁揣我做啥物?恁豈毋知我應該佇我的老爸的厝做工嘛!」
聖經寫講,耶穌的爸母毋知耶穌是teh講啥物,因為耶穌心內有另外一個天頂的老爸。耶穌的思想,離開伊的爸母愈遠。聖經講:耶穌的老母將chia-ê代誌攏khǹg佇心內。

有一擺耶穌全家去迦拿參加一個結婚典禮,人客真濟,酒攏lim到乾乾。馬利亞看這個情形無法度解決,就去給因囝耶穌講無酒啊啦!耶穌煞叫因老母「婦人人啊!」實在傷老母的心。耶穌回答馬利亞的話是講:「婦人人啊!這款代誌究竟及你有甚麼干涉?我欲按怎做,甚麼時陣做甚麼,攏出在佇我!」

有一擺耶穌及人講道理的時,伊的老母及兄弟徛佇外面,欲及伊講話。有人給耶穌講,你的老母及兄弟佇外口等欲及你講話。但是耶穌回答講:「甚麼人是我的老母,甚麼人是我的兄弟?」耶穌用指頭仔kí遮的人講,「恁若是遵行上帝的旨意的人,攏是我的兄弟姊妹及我的老母啦!」耶穌的話直接鑿入去老母馬利亞的心肝(馬可3;33)。

有一擺耶穌甚至講:「人若疼家己的爸母,贏過疼我,就不配做我的學生(路加14:26)。
照咱台灣人的想法,飼這款囝真正是了然、khioh-ka̍k、無彩工啦。無彩teh飼。

英文有一句話,飼囝就是欲飼佇這世間來反對你的人「Raising children for rebellion against you is what the parents are for.」拄著無欲聽話的囝,毋免奇怪,這是上天注定咱做爸母的運命。耶穌的人生,就是欲給咱講這個事實。

佇十字架下面老母馬利亞看家己的囝teh流血,耶穌給伊所疼的學生約翰講,看啊,這是你的老母,你著chhoā轉去飼。

當初天使加伯列來給馬利亞講,至高的上帝欲「致蔭」你,欲佇你的胎來出世。一世人看來,上帝bat一擺因為耶穌,來「致蔭」老母馬利亞,顛倒馬利亞為著耶穌,一世人受艱苦。所以天主教叫馬利亞「受苦的老母」(Mater Dolorosa)。

老母馬利亞一世人看伊的囝大漢,一直到十字架腳。伊的人生雖然祈禱,但是伊的祈禱是親像野地菅芒花頂的聲。所有的代誌,老母馬利亞攏khng佇心內。馬利亞毋捌push,每一項,伊攏放伊去。萬事放伊去就是老母馬利亞的人生觀。

咱生活佇自由的曠闊的世界,是自由人。但是拄著艱苦向上帝喉叫的時,較濟是聽著風佇菅芒花吹的回音。靠天公過日意思是做代誌毋免想siūⁿ濟,毋免gâu算,行一步算一步,食糜配菜脯,無米食蕃薯湯,按呢就好。

當初東方有三個博士,因是按怎才會揣著耶穌。因憑信心,toé-tioh天頂的hit粒星就出門。人生干單來一擺,這擺毋通放伊去,因就變賣一切,買駱駝、黃金、乳香,khoân-khoân咧就出門。這擺出去毋知會活轉來毋知。轉來毋知閣chhoē有頭路嘛毋知。真正欲向叼位行,因家己嘛毋知。只有知影佇遠遠的彼邊,有一個救世主出世。佇一年最寒冷的時陣,天遮爾烏,風雪遮爾大,山路遮爾歹行。這攏無計較,只有看天頂的星,恬恬仔行。

咱佇台灣過年鬧熱滾滾,若毋是大聲喝咻(hoah-hiu),就是放炮仔放袂煞。照理講天頂的上帝欲轉世來世間,應該是威風凜凜,金光閃閃才著。但是基督教的上帝來的時,是恬恬恬,無大聲細聲佇台仔頂講道。

一般講,基督教是一個悲觀的宗教,上帝是一個悲觀的存在。生命的現實就是面對悲觀的人生。今仔日台灣的情勢向好的方向,但是咱毋通袂記福音及人生的本質,就是面對坎坷的人生。咱毋通戇戇仔歡喜。國家及人生攏有坎坷的路佇咱頭前。

來到耶路撒冷忽然間聽著希律王欲thâi-lâng,欲殺死所有2歲以下的囡仔。博士緊緊越別條路,toè著hit粒星se̍h來到伯利恆彼個小庄頭。無樂隊、無放炮、無講道,只有牛及羊仔teh喘氣的聲。但是就是這個安靜的平安暝,博士將因著磨一生的累積,攏獻互因心內的上帝,獻互救主做禮物。這三位東方的博士,可能毋是猶太人,可能是外邦人。

咱的上帝是真偉大的上帝,伊看顧天下所有的人。這期的Chirstian Century雜誌寫講佇Vancouver的加拿大人,一個月去一擺教會做禮拜的只有13%。你講chhun的87%的加拿大是teh chhòng啥物?人講因毋是基督徒?豈有影?

佇加拿大、美國及日本,大部份人無掛一個「基督徒」的名做看板,但是咱的上帝活佇因的生命內面,上帝深深活佇因的靈魂內面,我深深感覺耶穌基督活佇美國、加拿大、日本的社會內面。遮的無認真做禮拜的人,美國人講因攏是 “Done Christians”- – I am done with the church, but I am not done with my faith.因對上帝猶有真深真強的信心。因對上帝的信心,贏過遐的gâu講話的牧師台仔頂講的彼套基督教。

咱台灣教會及西方人的教會小可無仝款,因為咱佇遮是小數民族,無位通去。咱遮聚集佇遮,除了揣上帝以外,咱欲chhoē有台灣人的所在,講台灣話。佇外口互雨淋到tam-ko-ko,咱來chiⁿ-chiⁿ做伙,互相kheh-sio,卡袂遐寒。

基督的福音活佇遮的國家的人民心內,你看百五年前的明治天皇就重用基督徒的學者、教育家、文學家來治理因的國家。看這張五千yens的日本銀票就知,伊的名叫做Niitobe Inazo。伊是Quakers教會的信徒,古早台灣糖廠的廠長。Noguchi Hiteo是日本的衛生部長。Fukuzawa Yukichi 是總理大臣,Uchimura Kanzo是日本基督教思想家, Yanaihara Tadao是東大校長。遮的人chím-má佇叼位?因攏親像互葉仔khàm佇頂面的土地,親像溫和的春風,吹佇日本的心內。基督教佇日本人的心內是遐爾實在。

日本的基督教對明治天皇掖籽開始,經過30 年日俄戰爭,拍倒白人的俄羅斯帝國,接落去佔朝鮮、中國,閣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親像囡仔轉大人。Chím-má日本親像進入老人期,人口開始減少,毋知是因無愛生,抑是生袂出來,經濟停留袂進步。日本的安部政府,想盡辦法,欲互經濟閣振動起來,用無利息的政策,甚至你寄錢佇銀行著納錢互銀行做保管費;咱古早最驚的是通貨膨脹,國民黨來台灣的時4萬換1箍,物件起到上天。但是chím-má日本政府希望通貨膨脹,一年至少 2%嘛好。但是物價袂起,猶閣leh落。最近美國嘛開始希望有通貨膨脹。無人愛借錢,無人愛開錢,規個國家親像一窟死水,水無振動,親像人的身軀, 就無氣力,叫做stagnation,經濟停頓,親像老人的身軀。愈無振動,愈袂振動。

咱看台灣、韓國、中國嘛是向仝款方向teh行。我teh臆(ioh)可能嘛是上帝的好的意思。上帝teh教咱講,國家及經濟,親像一個人的身軀,對紅嬰仔出世、長大、生長,自然有一日會變老人。

咱的地球嘛是仝款,生長以後,互人充分利用以後,會變化、變老、會無常、會解体,欲歇睏。

咱用信仰的觀點來看,人用教條設立教會,但是教會的主人是上帝,毋是人。我對人設立千百款的教會的將來,無真有信心。但是我對耶穌基督的福音,真有信心。耶穌基督的福音是人類社會的基礎。

現代人不管因有掛教會的名做看板攏boâ-kín,耶穌基督的福音已經深深沉入去現代的日本人、台灣人、美國人、加拿大人的思想及靈魂的內面。咱的世界、咱的教會會變老,但是咱的上帝一定袂活佇舊的看板下面,咱的天父袂變老,咱的上帝不過是用不同的面形出現。咱的上帝不斷teh向前進行。咱對上帝無悲觀的權利;咱的上帝是活跳跳的上帝,咱的上帝是活佇今仔日、活佇這所在的上帝。

咱的上帝,咱的救主耶穌是比咱想會到,閣較偉大、閣較有權能的上帝。上帝Nicodemus著重頭生,我想上帝嘛是對咱講,咱每日嘛著重頭生。無論身軀病痛,無論經濟困難,無論婚姻家庭無順,chia-ê咱攏先khǹg toh邊仔。今仔日咱第一急的代誌,就是咱先來chhoē落去,咱欲行啥物路。咱目睭向前看,miⁿ-á-chài開始我欲向啥物方向?你著先自覺,欲chhoē一個新的目標:無論是欲寫回憶錄、無論是欲轉去台灣、無論是欲出外旅行、無論是欲chhoē新朋友,無論去海中駛船,啥物攏愛做看覓,毋通想講家己無法度啦。最近一個台灣人退休了去買一塊山地,幾仔年來,一個人佇hia種一種真好的樹仔叫肖楠,到今已經種36,000 欉,看著樹仔大漢,心內感覺伊已經完成一項大代誌。毋通一日到暗坐teh看電視,電視看久,頭殼一定會起戇。咱一定著踏出門。下決心,行新路,叫做重頭生。重頭生毋是對天頂落來,是對咱家己出來。咱做人一世人攏著2、3擺重頭生。

你若行出去,不可思議的代誌,就會發生。2001年以來,佇索馬利亞(SOMALIA),Yemen海頂,一年至少出現200擺海賊。這2年以來,咱攏聽無海賊的消息,原因佇叼位?原來佇東京一位小小的sushi店的頭家kimura kiyoshi伊家己走去索馬利亞(SOMALIA),去教hia-ê海賊掠tuna (maguro)漁,掠著的tuna,伊保証給因買。結果大家攏走去掠maguro,無人欲做海賊啦!做海賊卡艱苦。

你用銃、用戰船去拍海賊,親像美國中國按呢,但是海賊愈拍因愈勇,愈拍愈毋驚死。Epso寓言有一個北風及日頭的故事:一個人佇寒sńg-sńg的風雪來穿一領真大領的ò͘-bà。北風及日頭相輸,看啥物人有法度將伊的ò͘-bà褪掉。北風phiaⁿ-siⁿ-mia吹,彼個人ò͘-bà愈giú愈ân,無欲thǹg就是無欲thǹg。換到日頭,無講無擔,對雲內出面,人得著溫暖,毋免你講,伊自然toh給ò͘-bà thǹg起來。

有一擺我及挪威(NORWAY)的好朋友佇Oslo一間小小的咖啡廳lim咖啡。伊給講,tuh-ah對門口出去的彼個頭毛白白的老人,就是阮挪威的國王。阮攏知是咱的國王,但是阮攏毋敢去打擾伊的生活。最近我才知影德國真有名的女首相叫Merkel,伊下班了後,嘛是koāⁿ一個菜籃仔,去市仔賣菜。咱佇台灣馬英九出巡,烏頭仔車toè幾列,交通攏拍四結。
真濟代誌咱攏想講不可能,真袂理解,但是人若是勇敢欲做人,做一個會振動的人,我想Everything will be OK 啦!毋免驚,先行一步,一定會成功。

雖然上帝的話,定定親像天頂的風teh吹,無真清楚,看袂著。但是毋免驚,咱的上帝是
活的上帝。

Peter, Paul and Mary 60年代唱hit條真予人歡喜的hit條歌: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Yes, ‘n’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 ‘re allowed to be free?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著愛看天看外久,咱才看會著上帝?有偌濟人死,咱才會看著自由?
上帝啊,上帝的回答就佇野外風佇菅芒花頂面teh吹的聲音 – 風內的回音。)
請咱會記佇保羅先年佇伊的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所講的話:恁所拄著的試探艱苦,攏是人間的常事;上帝是信實的,必定袂互恁拄著的試探,贏過恁會當承擔的。佇恁拄著試探的時,上帝總會開一條出路,互恁會當閣起來。無論拄著順境逆境,咱看上帝攏親像風內面的回音,若準真袂清楚,若準濛濛渺渺。但是咱著攑頭看上帝。勇敢做一個平凡但是偉大的人,接受每一日的挑戰。上帝風中的回音,就是咱繼續進前的力量。

祈禱:主啊,阮今仔日佇加拿大過日,toà佇這個新的所在,但是阮欲將這個異鄉變做阮的故鄉。你深知佇遮生活阮有真濟艱苦、困難及目屎,但是阮一定著繼續冒險,繼續探討新的世界、想新的代誌、行新的街仔路、交新的朋友。阮日日teh揣你,你雖然定定茫茫無明,但是阮知你一定會給阮開路。求你互阮勇敢行落去,互阮愈行路愈闊。阿們。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