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我的過去及將來

May 15, 2018
kap 朋友分享

淺談我的過去及將來

– 陳柏壽 牧師 –

5/12/18 西雅圖同鄉會

有這個機會互恁坐下面,我徛台仔頂,一方面是我真大光榮, 人講豬母若互人褒(po),會khia̍t起到樹仔尾溜。另外一方面, 嘛感覺真見笑,我不過是一個真平凡的人,毋捌流血,毋捌互人掠去關,及咱在座人仝款。昭亮兄講甚物:「我是特殊閣完全的人」,實在siuⁿ過分。伊及因某每次開會攏搬機器看板、顧頭看尾,準備點心。若無因的勞苦,咱的會開袂成。我欲講家己的過去,感覺親像石榴開嘴,腸仔肚內底有幾粒子,攏互人看到現現現,實在是真危險的代誌。佳哉咱這個會就是親像美國店「All you can eat !」,咱的會是「All you can talk !」。咱台灣人著學美國人,有問題隨時叫停,隨時發問,按呢開會才有意思。

我是雲林斗六向東爿古坑的山內草地出身的囡仔(gín-á)。佇故鄉的山崙仔頂,過著真快樂的童年,走相迮 (cháu-sio-jiok)、閹咯雞 (iam-kok-ke)、灌大猴(koàn-tōa-kâu)、挽刺波、偷at龍眼、甘蔗車若來,toh去偷giú甘蔗,真像狗蟻去粘著含仔糖,抽袂出來,閣剝袂開。童年的世界,遐的英雄故事,佇夢中猶常常看著。

互我最深的懷念,就是我徛佇山崙仔頂,看真闊的嘉南平原,對彰化濁水溪看到雲林台西、嘉義、台南攏有看。看閣較遠(hn̄g),就看著大海的水平線,佇hia,佇海的彼邊,我少年的心肝充滿著幻想及希望,我的夢就是欲出海,去海的彼邊,所有美麗的世界就是佇遐。可能就是按呢,結果煞去娶日本某。

阮老爸一世人做國民學校的教員45冬,生六個囝(kiáⁿ),我是上大漢囝。伊對日本轉來,揣無頭路,嘛bat佇山內做密醫,我是密醫飼大漢的囡仔(gín-á),伊佇深山內無醫生嘛救真濟人,嘛有開Kám仔店(kám-á-tiàm),最後無法度去教冊,有配給米、油、糖,囡仔讀冊免學費。

因為伊無入國民黨,雲林縣的督學真酷刑,逐年給伊調學校,對溪邊厝國民學校,調去崁頭厝、古坑、大湖底、梅山、樟湖、草領、棋盤厝、新厝仔。國民學校6年,我換5間,逐年攏是新的同學。佇深山林內,無水無電所在,食竹管仔牽來的山水,水管內有bi̍h青竹絲。

老爸死幾仔年,彼年阮阿母猶活咧,我用輪椅給伊lu去石牌菜市仔買菜。一個賣菜的obasan看著阮阿母,「你豈是陳榮彬老師的太太?」一聲toh揀一把真大把的菜叫阮mo̍͘h轉去,無欲教阮提錢。這個教冊仔的老爸,猶互學生記念。

這個老爸就是按呢geⁿ骨,一世人攏無妥協。無怪連伊退休以後,若是黨外teh示威行街路,伊攏佇遐。我chéng著伊的DNA,做海陸仔的時輔導長叫我入黨,我無欲填,搶灘登陸行軍時,我是少尉副排長,講著giâ半自動步槍,大頭兵攏giâ輕輕鬆鬆的步槍。海陸仔彼年,家己佇房間內流目屎。

搬來台北的時阮tòa民生路鐵枝路邊的一間違章建築,6 個囡仔睏一間總舖,睏的時親像一列鹹鰱魚。我去讀一間私立的中學叫做成淵中學。高中讀的是板橋高中。

考牢(tiâu)海洋學院的時,阮老爸喘一個大氣,講「平平掠豬仔咬輸人!」「人攏考著台大,你去考甚物海洋仔!」我本來toh毋是gâu考試的人,頭殼無好。但是佳哉,彼間是公立的,學費加真俗。無考著台大變做我一生的「原罪」。

畢業以後去中國石油公司油輪部食頭路,佇hia一年半,我看著外省人姓程的課長,講話真橫霸,所有油輪的租船的油水攏伊烏去,我攏知影。因為高俊明牧師因為美麗島事件互人掠去,因為我及伊親密的關係,阮及牧師娘決定搬去日本。石油公司一年半所領薪水,逐sián錢攏著退還公司,講是我違反契約。

娶Shinobu san做某嘛是我的一種反抗。1968年我去美國讀冊,1971年底我佇京都卡電話互阮老爸講我欲及日本查某gín-á結婚。伊講結婚的代誌豈會當轉來才講,已經有真濟人等你轉來,欲做親成。我給阮老爸講:「爸爸,這是我欲結婚,我家己做決定啦!」阮老爸自按呢恬恬無講話。

佇日本食頭路將近15年,工作好勢好勢,阮二人感覺人生干單生囝趁錢嘛無甚物意義,自按呢忽然間決定欲去神學院讀冊,做和尚修行。這項代誌,阮爸爸真袂諒解,連高俊明牧師嘛無贊成。但是我給因講,這項代誌,我已經決定啦。我只有通知互恁知nā-tiāⁿ!這是我繼續反抗的人生。反抗的時,我的心情攏感覺無人擋我會tiâu,我若是欲做就是欲「存辦死的」做落去啦!

感謝上帝,我的工作猶真順利。但是生活風平浪靜的時,我就開始感覺袂爽快。我加入日本「台獨聯盟」,因甚至叫我做獨盟日本本部主席,我無接受。我寧可khiā後壁嘛無愛khiā台仔頂。施明德絕食的時阮幾位攏坐佇有樂町火車頭絕食。有爪粑仔來hip相。對遐開始,因kā我列做烏名單。因愈kā我烏名單,我愈毋驚死,一直去亞東關係協會示威,抗議因收日本人去台灣觀光簽證的錢,攏佇因幾位橐袋仔內等等,拜托日本人mài去台灣。彼陣駐日大使攏是中國人,攏袂曉講日本話。

彼陣到今我真感心及史明先生做好朋友。不但逐年的忘年會攏及日本幾位牧師佇伊池袋的「新珍味」過年,嘛請伊去台灣教會做禮拜,禮拜祈禱的時伊嘛喝「阿們!」,喝真大聲。阮搬來New York,伊來Los Angeles下機,去買一台銅管仔車$2,000箍,載真濟伊的「台灣四百年史」的冊,一個人駛來到米東演講,結束欲轉去東京的時,銅管仔車賣$3,000。伊轉去東京以後,猶繼續寄痛風的日本藥仔互我。這位「獨立台灣會」的老先輩,實在互人敬佩。

我人生做的選擇及交的朋友,無一定攏著。施明德是其中一個例。彼陣叫伊Nori,親親蜜蜜,chhōa伊及愛琳達去釣魚仔等等,chím-má看才知我看毋著人,目睭看無清。頂禮拜我有問陳婉真,你講你彼陣對許信良遐爾好,但是你今仔日的感受是按怎?伊煞無話通講。我嘛有參加「台灣民政府」,為因非常認真推廣,chím-má才知影林志昇是一個騙仔。台灣人好騙歹教,我是其中的一個。

阮二人帶4個囝,我做神學生,接落去繼續讀博士,頭殼無好,總共閣讀13年久。一心想欲佇台仔頂講道理互人聽,抑是佇大學做教授,這個心願最後有達成。讀著New York Columbia大學的博士,彼時阮老爸嘛閣喘一個大氣,伊講我是阮陳家第一個得著博士。但是伊毋知影阮實在的艱苦對彼陣才真正開始。伊毋知「博士」的頭銜增加偌濟我人生的負擔。「博士」也變做我的一種原罪。

我提著這個神學博士欲去給人揣頭路,煞攏揣無頭路,差不多有40個interview,攏給我踢出去門外。其中有一個教會總部欲倩(chhiàⁿ)一個主管亞洲、日本的director,主試的是一位台灣人,因為伊袂曉日語,知影我若入去,會失去伊過去的權威。五位interview的中間4位是白人。結果其中只有一個反對我的,就是干單彼位咱家己的台灣人。我有去台南長榮大學做「宗教研究所」召集人,嘛及同時教會中有勢的山頭對立,因認為我是「空降部隊」。最後只好轉來西雅圖退休。我佇人生的職業戰場,毋是成功的人。但是對過去的經驗,互我更加認捌人性的本質,幫助我揣著未來向前的路。

「衛鄉教會」佇我牧會生涯中,有真濟安慰的所在。因為因真知我的對台灣獨立建國的信念,所以我設立的New York的台灣衛鄉教會,將這3州tri-state(New York, New Jersey, Connecticut)有台灣意識的人,無論是同鄉會、獨立聯盟、台灣婦女會、台灣人權會、FAPA 的主腦,攏來佇這間教會,真正是「一盤魚脯仔全全頭」。我離開了到今仔日,這間教會的精神嘛是按呢。

我有設立「聰美姊記念基金會」,發行「台文通訊」,收集古早所有出版的「台灣青年」,教台語文,將我真濟精神,及二位同志賴柏年兄、黃宮元兄全心協力,互這項戇人的事工,繼續拍拚進行,一直到今仔日。恁若有趣味欲知聰美姊的故事,就是講一位無私奉獻的台灣女性聰美姊的故事,會使去網站看(www.chhongbi.org)。

結論來講,我看我家己的人生是用二個角度:

第一個角度,我的一生會當活到今,chhōa一個某4個囝流浪天涯,東南地北,今仔日會當平安tòa(住)Seattle,4個囝tòa世界4個所在,攏毋是我gâu。世間親像我這種袂曉考試,佇生存競爭的世界,會當活落去,理由只有一句話:「天公疼戇人」。讀高中的時有一日,我去教會轉來,一家做伙食飯的時,我一個人àⁿ頭祈禱,阮老爸給講:「壽eh!著感謝這個,毋免感謝彼個!」chím-má想起來,老爸講的嘛真有道理,一個散赤教員,飼6個囝,伊講的話實在真有道理。無感謝伊,欲感謝甚物人?

但是30年後,阮老爸來New York看阮,嘛是做伙圍teh食飯的時,祈禱了後,伊煞共阮講:「壽eh!這幾年來,我想來想去,嘛是先感謝彼個,才來感謝這個嘛袂慢!」。無想到伊猶會記佇30 外年前伊家己講的話。

第二的角度,我一直用「反抗」來看人生。我對家己的生活、工作、思想,常常teh反抗;對社會的不公不義,我不斷teh反抗。反抗變做我生命的原則,也是我的信仰的基礎。

日本明治維新會成功就是明治天皇容允各種思想、哲學、制度、宗教同時存在,會使講日本是百花齊放,百鳥爭鳴的世界,一直到今日,及一位48年以來做伙生活的日本人,我會看著日本人猶是世間最romantic的民族。

中國人的保守封建的思想,控制人心靈的發展,利用“天下為公、世界大同”做口號,做統治者的藉口,因阻擋個人心靈的自由,互人對家己的運命毋敢去發展,毋敢去眠夢。世界毋通大同,世界著大不同,世界不同才是幸福的世界。咱的母語運動就是靠著這個信念,繼續努力。

請兄姊聽了以後,提出恁的看法,互我家己知影我的缺點,來改變我家己。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