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出名ê人

October 1, 1995
kap 朋友分享

無出名ê人

– 陳柏壽牧師 –

「阿福仔」hō͘人掠去火燒島關了後無幾個月,伊ê查某人阿梅a生一個破相gín-á叫作阿源。阿源破病ê時,阿梅a就kā伊āiⁿ去土地公hia,祈求阿福仔早一日轉來,也求天公保庇阿源仔ê病khah早好leh。阿福仔hō͘人掠去火燒島,是因為228 hit個時陣,kā日本人ê槍搶起來拍阿山仔,hō͘人掠去判34年。Tī火燒島監牢無暝無日ê中間,眠夢著伊心疼ê心肝kiáⁿ,夢中看著一個中年ê查某人,看起來那準真面熟,chhōa一個查甫gín-á,khiā tī台東hit旁海岸,查甫gín-á ê身軀前掛一塊紅布,寫四個大字「歡迎轉來」…但是che不過是一個夢niā-niā。

自阿福仔去hō͘人掠去以後,阿梅a mā不時眠夢著阿福仔,kā阿福仔講:「去到天邊海角,你tio̍h是死,你mā ài託夢hō͘我知,hō͘我thang去kā你收屍,你是按怎一去就攏無轉來?」就按呢定定tī暗時眠夢ê時陣醒起來,兩蕾目睭目屎流bē離。有時,阿梅聽人講阿福仔tī火燒島hit旁,但是伊心內那準阿福仔tī hia teh唱歌:「無外久beh轉去lō͘,請你tio̍h等我neh!我轉去以後,若熱天,beh坐tī你ê身邊看你洗衫,看你煮飯,看你青春、少年、真súi ê形影…」,hit個阿福仔ê歌聲tī阿梅ê心內一直若準有聽著,hō͘伊tī艱苦ê中間有勇氣繼續活落去…」

以上是陳雷先生ê作品「百家春」內容ê一部分。Tī chia咱看著陳雷先生所寫台灣三、四十萬ê青年ê熱情、純情kap勇敢,跳落火海來犧牲,像阿福仔、南榕、阿樺hit款ê人。美國ê教育哲學tùi Dewey開始,主張實驗主義kap實際主義(Pragmatism),就是講對我有利ê,會hō͘我thàn大錢ê,就是真理,就是有效,就是tio̍h ê;若是對我不利ê,就m̄是真理,無路用。Tī這個實用主義ê世界,咱真難看著阿福仔、南榕、阿樺hit款gōng人。咱大家攏養成作一個「我上gâu、我上tio̍h,自滿自賤ê人生觀」。

今á日我beh介紹一個日本ê阿福仔,伊名叫作Ito Kuniyuki(伊藤邦幸)。伊63年前出生tī  Hiroshima(廣島)ê莊腳。伊ê老父是日本基督教ê牧師,叫作 Ito Sukeyuki(伊藤祐之)。Tī戰爭中間,伊反對日本政府ê無理,hō͘人掠去關。這款反對政府ê老父,養成一個一世人反對人生ê傳統價值勇敢ê牧師kiáⁿ。伊藤邦幸先生tī日本ê社會,是一個秀才中ê秀才,1959年伊得著京都大學文學院ê哲學博士。Tī 1963年伊koh去東京帝國大學醫學院讀冊,五年後得著醫學博士。1963年kap咱台灣女性黃聰美結婚。聰美姊是東京帝國大學ê醫學部kap伊藤先生仝班ê醫學博士,是婦產科醫生。

兩個若是beh tī日本thàn錢,保證會tàng thàn真chē錢。但是兩個人決心:「阮結婚了後m̄是beh為著家己來活,是beh為著別人來活。」所以in去到世界上散赤ê Himalaya山區ê Nepal,作散赤人ê醫療傳道。In兩個tī Nepal ê山內tòa真久,總共生六個kiáⁿŽ。
後來為著gín-á beh讀冊,轉去日本九州。Tú開業ê時無啥生理,但是雖然tī經濟真艱苦ê中間,聰美姊kā in先生講:「你ta̍k個月tio̍h-ài hō͘我五萬圓。」「你愛五萬圓是beh創啥?」伊講:「我嫁hō͘你,passport是日本籍,但是我內心ê國籍猶久是我ê故鄉台灣,chit-má猶teh受真惡霸ê戒嚴令統治,人民完全無自由、無公平,請你ta̍k個月五萬圓hō͘我thang來為in奉獻!」伊就按呢用一個叫作井上魯頓ê查甫名,每個月寄五萬圓hō͘「台灣青年」雜誌,連續20冬攏m̄-bat停。這個偉大ê台灣女性,一世人m̄-bat抹胭脂,m̄-bat去買súi衫,死了後才有人tī伊ê衫櫥á chhōe著一領khah有chiâⁿ形ò͘-bà(大衣),這領衫是Nepal ê護士m̄甘,大家khioh錢買來kā伊送別ê。

In翁仔某參加日本海外醫療傳道(JOCS),1969年第一擺去Nepal,1972年轉去日本,1973年第二擺koh去,1977年才koh轉去日本。

為著準備第三擺ê醫療傳道,需要訓練體力,in轉去日本ê時,兩個翁á某定定去peh山。1986年10月26,兩個人去peh富士山,聰美姊一腳踏無好勢,siak落去萬丈深坑內面。一剎那ê時間,伊藤先生失去伊人生第一大ê精神支持!Hit年年初伊koh失去上蓋疼伊ê大兄。In老爸hō͘人掠去關,大兄為著beh顧這三個小弟,一世人無娶某,hō͘小弟去讀大學…。災禍連鎖來發生。上帝啊!是按怎?!

是按怎hia ê疼上帝ê人,in ê命運會攏hiah-nih艱苦?約伯ê苦嘆:是按怎歹人攏會長命?是按怎hia ê歹人ê家庭ê gín-á攏khah大陣?In ê牛母攏bē落胎,上帝ê拐á攏bē kā in拍,是按怎?是按怎in ê kiáⁿ兒孫攏tòe音樂歡喜teh跳舞?是按怎in hia ê gín-á攏會得著高等ê教育?(約伯記21:6-12)是按怎阮六個kiáⁿ tio̍h-ài去日本寄人飼?Tī千里萬里以外hit個故鄉,tī hia teh作孤兒?上蓋支持我ê牽手,我ê精神ê支持,tī無張持ê中間,是按怎上帝你就chhōa伊轉去?

伊藤先生kap聰美姊ê心內有teh問抑無我知,最少你我beh問上帝這個問題。牧師kap會友beh作伙來chhōe答案。這個「是按怎?」是兩千年前約伯teh問ê話,是今á日tī咱目睭前發生ê現實kap問題。這個世間就是chiah-nih無公平,敢m̄是?Chiah-nih chē bē-tàng瞭解ê代誌攏發生tī chiah-nih疼上帝ê人ê身上,敢m̄是?

有時牧師講到chia定定會苦勸人講:Che是上帝beh通過chia ê艱苦hō͘咱學會曉吞忍、會曉克服艱苦來經過這個世間。但是我有時m̄敢按呢講,我一直感覺有時連牧師家己mā無答案。可能牧師kap會友作伙,ta̍k日咱teh chhōe上帝,一面teh問上帝「是按怎?是按怎?」一面teh倚靠上帝過日。

1992年3月,伊藤先生來到阮衛鄉教會,因為beh準備第五擺ê醫療傳道,伊去哈彿大學參加一個熱天ê seminar。來阮教會ê時,阮無hō͘伊知,臨時將hit回ê禮拜改作「聰美姊過身六週年ê紀念禮拜」。伊teh參加禮拜ê時,soah tī hia teh哭:「…我想講全世界ê人攏已經kā in bē記了了啊,…無想到tī一個地球ê另外這旁ê一群台灣人猶koh leh紀念 !」

後來,伊去哈佛大學讀冊,讀兩個月了soah發生腦充血,倒tī眠床…伊teh艱苦,破病ê時,好佳哉有一群台灣同鄉tī hia teh kā伊照顧。

日本波士頓領事館ê Mochitsuki先生拍電話kā我講:「陳牧師,阮有一個日本人tī波士頓teh艱苦,想bē到攏是一群有疼心ê台灣人teh kā照顧,teh kā la̍k屎la̍k尿,teh kā換尿chu á,hit款有疼心ê台灣基督徒…」。後來,日本政府派專機到波士頓載伊藤先生轉去日本,醫治療養。真佳哉,tī hia經過一年漸漸teh康復。但是1993年8月8日,食飯ê時,無張持食物soah走入去氣管,soah bē講話。伊就按呢用手khah緊寫講:「我若死,tio̍h ài將我ê身軀交hō͘這間濱松ê病院作病院解剖ê路用。」

伊藤先生就是一世人所有ê精神、智慧、意志、熱情、理想攏為著別人teh活,到伊死ê時連伊ê身軀、猶原是為著別人teh活。Nepal Okalutongga ê人聽著伊過身,規庄ê人攏流目屎,tī hit個遙遠ê所在kā伊起一個無身屍ê墓,墓牌頂面寫伊藤先生家己上愛講ê話,就是in某ê墓牌也有寫ê:「I for Okalutongga, Okalutongga for Nepal, Nepal  for the world, the world for Christ!」咱知影日本「無教會主義」ê創始者內村鑑三先生,伊死ê時就是講:「I for Japan, Japan for the world, the world for Christ, Christ for God」。

我有時teh懷疑祂家己mām̄ 知影伊會去擔這款十字架ê運命。所以祂tī十字架beh死以前,祂mā teh問上帝:「上帝啊!若是會tàng,將這個十字架ê苦杯kā我提去?!」耶穌tī tú著人生上蓋絕境ê時,mā是teh問講是按怎,敢m̄是?伊mā是bē瞭解,敢m̄是?

是按怎咱攏tio̍h作伙來行這條真坎坷、真艱苦ê路途?阿福仔、阿梅、南榕、阿樺、聰美、伊藤…chia ê人是按怎攏tio̍h行這條路?In mā無一定知影。我想到列位兄姊mā無一定知影。In活tī這世間、親像軟弱ê生命、親像上無路用、無成功、無地位ê人。但是世間人看作上無路用、上細尾ê人,tī上帝ê目睭內底是上蓋偉大ê人。阿福仔、阿梅、南榕、阿樺、台灣人ê查某kiáⁿŽ奐均、聰美、伊藤,hia ê世間上m̄ chiâⁿ-mi̍h、無人知影ê人,會變作世間上蓋偉大ê人,變作teh支持咱繼續teh努力向前ê一個力量,比啥物攏khah有力。

Chia ê人會攏親像一粒麥á,死去tâi tī咱chia ê眾人ê心內。但是伊會koh活出來。會生十倍、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結實滿滿,充滿tī這世間。Tī hit個知影ê中間,tī hit個teh kā上帝問講「是按怎?」ê中間,beh chhōe著kap你作伙teh問「是按怎?是按怎?」ê上帝,beh看著上帝kap你作伙teh流目屎。Che是基督教ê上帝ê另外一面。

請咱作伙來祈禱…

主啊,有時阮感覺tī你ê面前真見笑,tī chiah-nih chē熱情、有理想、敢犧牲ê靈魂ê頭前,親像滿天ê星辰攏包圍tī阮,但阮猶koh活tī一個真自私、真用我作中心、自驕ê這個實用主義ê人生,一切攏kan-na為著我、為著阮家己teh活。

主啊,懇求你赦免我,赦免阮,hō͘阮會tàng tòa tī你ê內面,hō͘阮會tàng覺悟作一個敢kap你同行ê人!雖然山路歹行,風透路也坎坷,但是阮知影你kap阮teh行這個人生,阮也一步一步會行出這款艱苦ê世界,無論khah按怎艱苦,懇求你來支持阮大家作一個成功、勇敢ê基督徒。阮tī你面前懇求,感謝,攏是奉靠救主耶穌基督ê聖名來求。阿們。

(本文刊載tī 「台灣百合論壇」第3期, Oct.01,1995)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