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飯ê代誌

May 5, 2002
kap 朋友分享

食飯ê代誌
<維也納牧會筆記>

-陳柏壽 牧師-

今á日一個人摸去第九區 Nussdorferstrasse 54號去chhōe Schubert(舒伯特)出世ê所在。三月天猶是風真thàu,天氣亦真寒冷。到位才知影是一個小小ê公寓ê二樓頂,只有二間房間(一間做chàu-kha,一間做全家ê睏房,只有大約25平方公尺)。

時間轉去205冬前

205冬前,Schubert是tī這間chàu-kha出世ê,因為除了chàu-kha以外,無其他ê空房,隔壁房間攏是gín-á。伊ê父母tī chia tòa十四年,mā tī chia生了十四個kiáⁿŽ,一冬一個。老父是國民學校老師,薪水少,beh飼hiah chē kiáⁿ ,真正是:「春蠶吐絲hō͘絲tîⁿŽ,田螺吐kiáⁿŽ為kiáⁿŽ死。」

Schubert出世排tī第十二名,但是伊出世ê時,頭前七個已經過身啦!可能因為家庭散赤、營養不足、衛生無好ê關係。雖然全家攏是gín-á,父母ê音樂教育hō͘ Schubert 童年ê生涯非常甜蜜。

伊細漢ê時tio̍h時常感受著伊家己ê兄弟姊妹,kap隔壁gín-á過身ê悲哀,伊ê心靈受著這種現實人生ê「貧赤」kap「死亡」ê磨練,真正是親像tùi伊ê窗á門看出去,hit欉維也納冬天ê古樹仝款,人生親像hia ê樹枝,kan-taŽ tī寒冷ê冬風中搖來搖去。伊寫作ê hit liâu椅á kap厝內hit台舊ê鋼琴是伊生命ê全部。單純ê物質環境,迫伊行入真深沈ê人生體驗。

上hō͘我bōe-thang放bē記得ê,就是保存tī玻璃櫥á 內ê hit副目鏡。伊一生攏掛目鏡,因為驚teh睏ê時若有靈感,醒來chhōe無目鏡,所以連睏ê時,目鏡mā無離身。圓圓小小ê目鏡,變作Schubert面貌上清楚ê記號。Hit副目鏡,兩旁鏡片ê中央攏pi̍t一sûn,聽講伊tī生涯最後ê年月,因為無錢修理,就是掛這個破目鏡。

三十一年,Schubert ê一生

伊十五歲ê時,老母過身,十七歲就kap in老父仝款,靠做一個國民學校老師ê薪水來生活。伊只有活三十一年。Tī短短ê生涯中,心內bat愛過兩位女性,但是m̄敢kā人開嘴,kan-na tī伊ê歌內面,寫出伊ê愛情,對方攏m̄知。

舒伯特kap貝多芬仝款,矮kó͘矮kó͘,鼻á thûi-thûi,手chńg頭á短短,所以m̄是演奏ê人才,但是soah成做偉大ê作曲家。伊性格中上特出ê一點,就是伊雖然無錢,但是伊寫曲m̄是為著thàn錢,mā m̄ 是為出名,是為著心靈ê解放。伊在生ê時所寫ê曲,真少hō͘人注重,賣無錢,但是伊每一曲所表達ê平安、安慰、希望、懷念、喜樂,透過伊ê每一個音符,攏會透入到人ê靈魂上深ê所在。

一直到伊三十一歲破病beh死ê時,伊tī床頂猶是提筆teh修改伊ê「冬之旅」(Winterreise)ê歌。伊beh死以前,叫人kā伊tâi tī早伊一年過身、伊心目中第一尊敬ê老師貝多芬ê身邊。一直到今á日,這兩位音樂家ê靈魂kap肉體,tī維也納hō͘人呼吸著,tī國家公墓mā tâi作伙,hō͘人敬愛。伊死ê時,人算伊身邊ê總財產是118 kho͘,但是伊ê負債是325 kho͘。

食飯,m̄是一切

對Schubert每一首歌ê內容,hō͘我深深感受著上帝用食飯teh款待人ê時,亦是用食飯teh訓練人ê靈魂。我相信Schubert teh食飯ê時,腹肚iau ê時,一定嘴開開,飯大嘴大嘴一直pe落去,m̄是,伊bē曉gia̍h tī (箸),是烏麵包大嘴大嘴一直kā食落去。Hit時kap你kap我攏平平歹看,m̄是,是攏平平好看。人講beh看人有真無,tio̍h-ài看伊食飯ê形,看人teh食飯就是teh看天使純真ê面、滿足ê表情。天父上帝憐憫世間人ê一幅圖,就是看上帝kap人作伙teh食飯,tī hia會看著上帝ê有限kap上帝ê無限。

感謝主,經過Schubert  ê一生,hō͘人知影,食飯m̄是一切;伊留tī世間ê遺產,就是tī伊每一條歌ê內面,teh kā咱講一個是舊復永新ê故事;食飯m̄是一切,「信」、「望」kap「愛」(Glaube,Hoffnung und Liebe)、家庭、兄弟姊妹、工作、父母、上帝,chia ê才是真正ê人生。

Tī回程ê路中,我ê心吟著Schubert「冬之旅」內面ê歌「菩提樹」(Lindinbaum),這條歌tī寒風中,安慰過千萬旅人ê心靈。

Tī大門ê古井邊有一欉菩提樹,
細漢ê時,tī伊ê樹腳,作過無數ê美夢,
真chē真súi ê夢,我攏kā in刻tī樹頭,
真chē親切ê聲,時常呼叫我ê名,
……不管是悲傷亦是歡喜ê時陣。
今日又koh是無光ê暗冥,我koh流浪轉來到伊ê樹腳。
Tī這烏暗ê時刻,我ê目睭放kheh-kheh,
若準伊ê樹枝,koh teh叫我ê名:
「朋友,歡迎你轉來!你tī chia,有平安。」
無情ê冷風對著我ê面吹來,帽á hō͘伊吹去hit旁;
但是我無越身去khioh。
現在雖然離開所疼hit欉老菩提樹真遠,
但是tī我ê心蕾á深深ê所在,
若準koh聽著tùi枯乾ê樹枝尾hia,teh叫我ê名:
「請你轉來!你tī chia,有平安。」

(本文刊載tī台灣教會公報,5/05/2002)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