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建國

January 4, 2002
kap 朋友分享

母語建國

一個民族有一個民族ê母語,親像一隻金絲烏á有天生ê歌喉;一個民族國家必然會拚命維護伊ê母語,親像一隻野牛,天生有一對角,用來抗爭保護伊ê自由權。

有一日金絲鳥á若學豬á出聲,眾鳥á界講伊是鳥á形出豬á聲,不倫不類,伊必然是起痟啦。豬á聽著鳥á發豬á聲,in也感覺金絲鳥á是起神經,無救囉。表面上,攏客氣對待金絲鳥á,事實上,無人將金絲鳥á看是仝類,beh入鳥á聯合國,人講你是豬á;beh入去豬á聯合國,人講你是鳥á,攏m̄肯in入會。結局金絲鳥á兩頭攏失落。

1987年台灣筆會成立,向世界筆會申請成立分會。總會一查,已經有一個中國筆會代表台灣,兩個仝款用北京語文寫作。In感覺奇怪,台灣筆會會友嘴講台灣話,手寫北京語文,言文無一致,北京語寫出來ê作品soah無台灣味,無台灣風格,無蕃薯仔ê心聲。中國人讀來,也感覺怪怪,無sêng芋仔,也無sêng蕃薯,講是邊疆文學。世界筆會無通過台灣筆會入會,理由是台灣筆會會員無用母語台語文寫作。

牛本成(chiâⁿ)有一對天生ê角,天生ê角m̄用,hō͘人穿(chhng)鼻á,hō͘人牽teh走。結局是拖磨一世人,soah尾koh ài落牛灶hông刣(thâi)。台灣人天生有悅耳(oat-ní)ê台語喉,無愛展,卻是去學beh來併吞咱ê中國人ê北京語,台灣人敢m̄是仝款是憨(gông)牛一隻。
台灣人mā是金絲鳥á,悅耳ê台灣話無愛用,去講著阿里不達ê北京語,聽來怪怪,不偷不類,人soah分bē出你是鳥á抑是豬á。失去台灣民族ê特別ê風格,台灣民族ê面貌soah烏有(iú)去。雖然自稱是蕃薯,卻是人看你是芋仔。因為,人講恁嘴講中國話,tō有影是中國人leh。

放眼世界有力ê民族國家,ta̍k個攏是母語立國:嘴講母語,手寫母語文;母語文學寫出in民族ê心聲,表現出in ê民族色彩、風格kap面貌。一搬人知影但哲 (Dante) 是有名ê文學家,其實伊koh是一位軍事kap政治家,是多元行動ê意大利民族獨立運動家。Tī十四世紀初年,在拉丁語ê書面語天下,伊發表一篇論文:「論用意大利語寫作。」強調創作「大眾文學」,ài用意大利大眾ê生活母語來創作,放棄拉丁語這款死亡中ê貴族語。透過大眾ê參與,但哲期待有一日,意大利會發展出in ê民族文學語言 (National Literary Language), 來促成意大利民族國家ê建立。

但哲用都斯岡語ê核羅倫斯標準音寫作,創作出有名ê作品:神曲,kap同時代ê意大利作家ê作品真受讀者ê歡迎,人人為著欣賞,攏來學習都斯岡語。作家、作品kap讀者三位一体幫贊意大利民族母語ê整合,語言文化ê獨立行tī政治獨立頭前,引chhōa摧生意大利民族國家ê形成,實現了但哲ê民族語言建國之夢。
美國民族代先完成經濟獨立,然後1776年得著政治獨立,到1860年代,美國詩人完成文化獨立。詩人費特勉 (Whitman)寫出 <草葉集>詩篇,放棄英倫三島維多利亞式英語,採用美洲大眾ê生活語美國話入詩,吟詠美國ê民主政治、新興ê工業、壯麗ê山河kap海岸、拍拼ê人民。美國話ê<草葉集> 詩篇完成美國文學ê獨立。事實上,世界上chē-chē ê民族國家透過民族文學建國,日本是按呢.韓國仝款,歐洲所有ê民族國家攏用母語寫民族文學,用民族母語建國。

母語文學是區分兩個民族上蓋好ê標記。母語文學會表現民族ê風格色彩面貌,形成民族生存ê文化觀,無形中規範個人ê行為。台灣人猶無台灣民族生存ê文化觀,所以,台灣生理人拚命去中國做生理,將根也挽(bán)起來,只是看眼前個人ê私利,無管台灣民族ê生存。台灣話是台灣人天生ê語言牛角,展示台灣人ê面貌特色風格。失去台語特色,台灣人soah變種失去自我,soah變成豬,到處破壞生態環境,污染河川水源空氣。Soah去hō͘德國記者看現現:「台灣人生活tī豬椆。」

戰後,海外台灣人為著民族獨立建國抗爭四十外年,集會堅持用母語台灣話。但是,現代社會koh需要書面語。可憐,政治運動界猶未落實到台語文。明明是súi、讚koh活跳跳ê台語演講,發表出來是一篇chhâ-chhâ ê中國話北京語文,台灣獨立運動ê樹根soah淺淺浮土。民進黨ê公職人員,競選期間攏是台語盡展,去到立法院台語攏失聲,質詢稿猶原無半篇台語文。In攏是瞞騙台灣人民ê政客。Chē-chē ê台灣文學作家猶原迷戀北京語文,用北京文寫二二八ê紀念碑文,受難者在天之靈看著這款ê碑文,目珠敢to ài koh金金看,等到一篇台語文ê二二八紀念碑文出現,in才會甘願目珠合起來。

語言是心靈之聲,民族母語是民族ê靈魂,心靈受制中國人,soah變成人ê奴隸。奴隸放棄天生ê台語牛角,永遠bē出頭天。真chē台灣人猶無覺醒:台灣中國,一人一國,台灣人中國人,一人一家代,神主牌á家己祀 ( chhāi)。台灣人嘴講ê是母語台灣話,中國人嘴捲舌講北京語,台語tú好是分別台灣人中國人上蓋好ê標記,何必苦苦去講阿里不達ê北京語,一方面hō͘中國人看衰,另一方面hō͘世界誤會咱是中國。

民族獨立建國需要人人實踐,有一工,人人攏嘴講台灣話,手寫台語文,hit一工tō是台灣民族國家自自然出世ê日子。Hit一工ê來臨,ài人人ùi今á日開始拍拚。咱做伙來參加台語文革命:嘴講台灣話,手寫台語文。

(本文由鄭良光kap陳柏壽合寫,
刊載tī台灣公論報社論)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