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kap台灣文化人ê改革運動

September 28, 1996
kap 朋友分享

日本kap台灣文化人ê改革運動

-陳柏壽 牧師-

有人講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ê效果tio̍h等百年。但是明治ê教育改革只有「敢行」卅冬,明治王朝就拍倒俄羅斯帝國,然後隨時迫大清帝國投降,「永遠」佔領台灣。文化kap效育改革ê立竿見影ê力量,tī韓國、新加坡、普魯士世界各所在mā有仝款ê成績。
照陳恆嘉教授ê統計,明治、大正、昭和三代王朝統治台灣ê基本政策是將台灣當作日本帝國ê一部份。雖然統治初期十外冬年年歲收赤字,但是對台灣人ê教育建設kap經濟建設,有根本ê擘畫(peh-ōe) kap目標。雖然有差別待遇ê殖民体制,咱台灣人受chē-chē無平等,但是整体來看,日本人teh經營in有歷史以來第一個殖民地ê台灣,對in亦是初次ê經驗,in最終ê目標只是beh將台灣全島「皇國化」kap「皇民化」。若無日本人ê全面建設,我想今á日ê台灣不過是另外一個海南島。

黃真救先生雖然有提出日本佔台初期有一部份台灣地主,為著beh主宰自己ê教育理想,獻土地來設立私立ê小學校,來教育台灣子弟。但是根據恆嘉兄ê「日本の領台期に於けろ台灣語教育と研究の一考察」咱知he是初期ê一部份現象nā-tiāⁿ,日本ê明治王朝tùi「脫亞入歐」精神所學習ê義務教育政策,不但tī本土「試辦」實施,mā tī殖民地ê台灣「同步」試辦實施,全國各地攏用政府ê力量,大量設立公學校kap小學校,用法律現定每位適齡兒童必須接受義務教育。Tī hit時陣tī中國國內上自政府官員下達一般民眾猶無人知影「國民學校」是「什麼東西」。Tī日本戰敗之年,台灣兒童平均已經有最少92%受過基本ê教育,會書寫活用語言kap文字。

陳教授特別強調日本人統治台灣ê手法非常「細手」,這點kap橫霸粗魯ê中國ê教育方法,有真大ê差別。佔台灣ê第一年(1895)就發行六本研究台灣語文ê冊,按呢有五十年久ê時間,日本人每年用tī研究整理台灣話ê精神kap時間,比國民黨政府五十年間用來研究台文ê投入ê精神約有十倍之大,甚至到戰爭末期ê1942、1944年猶繼續出版台文研究資料,其中有名ê作品共有119本(參閱陳恆嘉,p117-125)。

胡民祥先生等一再強調文化是人民日常生活ê体現,但是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每一朝代最容易反映當代文化ê動向kap標準ê是當代ê「文化人」。 文化人是每個時代ê思想、藝術、語言、音樂、生活態度ê「看扳」。文化人所代表ê是一種知識人ê良心kap純情。

日本明治時代ê文化人至少表現出三種ê特質。第一是多種社會思想共存並極度發展ê現象,無論是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國粹主義、全面西化主義、和平主義、軍國主義、社會主義等等,各種思想攏匯合tī明治社會內面。第二是容忍無仝ê思想共存ê型態,並無用權威橫霸來壓制無仝ê思想,教會主義kap無教會主義共存,擴張主義kap和平主義共存,殖民主義kap反殖民主義共存,美學主義kap實用主義共存。第三是武士道精神ê普遍化,人情義理,忠誠清氣,精神貫徹變作普遍ê價值觀。這種武士道ê精神m̄-niā明治,mā是大正昭和ê精神代表,這個精神代表是tī東方唯一無受西方殖民統治過ê日本風土所生長出來ê文化特質。日本文化人有這種氣質,所以當代台灣人ê種種反殖民運動,無論是「台灣青年社」、「台灣議會設置運動」或是「台灣文化協會」,khiā tī後面teh支持台灣人反抗日本帝國主義ê,有真chē是日本文化人。東大學校長矢內原忠雄是其中一個例。

黃文雄先生tī「台灣人の怨念」內提起一個感人ê故事:tī台南ê富安宮原來就是奉侍紀念一位日本警察ê廟。這位橫濱派來ê警察名叫森川清治郎,為著保護伊管區ê台南州東石鄉副瀨村村民ê生括,反抗官廳無理ê重稅,親身kap所屬官廳車拚抗議,官廳頑固不變,最後伊用手槍自殺;用死作最後ê抗議。全村紀念伊ê精神奉伊作「義愛公」。

五十年前台灣文化人mā帶有這種文化ê特質,tī in ê意念深沈ê所在,帶有反抗不義ê精神,帶有容忍相異思想ê存在,多元ê社會運動,不但tī体制內更加是tī体制外,百花齊放。台灣文化人有武士道ê清氣、純情、信義、誠實,對中、小學教師帶有真深ê恩情。

台灣經過另外一個五十年ê教育体制,除了頂面所提起對台灣語言kap文字ê研究完全無視、荒廢、禁止以外,台灣社會研究母語ê團體只剩真有限ê台文通訊、蕃薯詩社等,非常有限。台灣文化人包括早期多年以來投入反對運動ê人士在內,受選舉文化ê影響,變作体制內選舉運動ê機器,台灣文化人變作宋亞伯先生tī「亂」內所形容ê中國人ê陰柔寡斷、陰險惡毒ê性格,或是陷入美國猶太文化中第一腐敗ê男人女性化kap社會女性化ê陷阱;台灣人武土道ê精神喪失殆盡,台灣新一代ê少年家包括所謂新新人類階層在內,差不多無人會尊重老師,無人紀念先生ê恩情,無道德教育,人人互相無信任。

Tī日本坐火車巴士若到站,車掌一再吩咐旅客tio̍h「細-jī(小心)」落車。舊年我koh轉去台灣才發現一個二、三十年來無改變ê現象:『台北、台北,台北到了,要下車的旅客請「趕快」下車!』che可能是李登輝ê「中國文化在台灣」或是「在台灣的中國文化」最好ê注解。

台灣到處是鄭仰恩牧師所講ê「流浪ê悲倩」,tùi高雄坐五、六點鐘ê火車來台北,心內已經充滿著「流浪」ê心情,tùi「離別ê月台票」、「斷情ê月台票」,「最後ê夜快車」、「流浪ê歌」、「難忘ê火車頭」、「孤女ê願望」、「黃昏ê故鄉」,一直唱到今á日ê「台北、台北、台北到啦,目睭前就是現代ê台北車頭,人講啥物好空ê攏tī chia!」離別哀怨ê基因,深深存在台灣人ê靈魂內面,這一方面代表台灣人對土地人情ê懷念,但是亦是台灣文化中真正teh痲痺台灣心,阻礙台灣人進一步開天闢地向前行,阻擋台灣人推翻統治体制ê心理因素。

台灣ê「中國文化」中認命宿命、看天卜命ê成份真重。M̄敢反抗、處處作好人,無事事省,有危險才來找石頭公、土地公、樹頭公、好應公、善惡同宗、男女共同,「Lak-lián chhiàu-tâu,樓á厝總倒,倒落就好!」這個現象kap最近日本電視tī橫濱碼頭所hip一個特寫鏡頭差不多宿命性:一位偷走船ê中國人跪tī橫濱埠頭,tī日本出入國管理廳官員kap全國觀眾ê面前,流目屎叩頭講 (中國語):「只要留我在日本土地,我願一生一世為日本作牛作馬,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圖報恩情!」 東京台灣教會張清庚牧師教會內有一位台灣少女青年學生,熱天轉去台灣探親,tī入國書類表格中寫伊是「台灣人」三字,來到海關入口ê所在,hō͘入境官員叫伊「立正!」用「國語」大聲講三擺「中華民國!」。Tī人生中tú著壓力ê危難ê時,目屎只有吞入去腹內,亦無就是露骨ê宿命ê演出。

台灣人ê宿命發揮到最高ê境界,會tàng自這次kap教授會合辦ê第二屆北美洲台語文夏令會看出來:hit位自然科學專家tī國民黨ê体制內搖身一變,變作中央研究院院長,mā差一點變作「內閣總理大臣」(行政院長),chim-má受邀來會演講,臨時mā hō͘上上下下奉作「教育專家」。這位「李院長」第一場演講ê第一句話是用伊ê母語台灣話,講:“真失禮我若用台灣話講話會全身全汗,所以今á日我beh用「國語」演講”。按呢一點鐘ê時間,伊來對北美洲ê「台灣人」教授協會kap北美洲「台」文通訊ê成員用「中國話」演講。Kap伊tī台灣國民黨ê官場ê演講方式完全仝款。小弟當場當然看bē得過,在tī講完第二句話ê同時憤然起身離開,同時亦約有一、二十位反應khah敏感ê同鄉同時離場。接下去中餐ê時間小弟親往教授會許會長向伊表達阮ê憤慨,同時小弟mā親目看見許會長向這位「李院長」隨時傳達這個不滿ê心聲。這個代誌tī許會長ê努力之下,雖然有好ê改善,伊tī下午kap暗時ê二場演講就改用真標準ê台灣話演講;但同時亦表現出這位官員tī台灣官場kap「中國文化在台灣」中,時時刻刻受者逢迎讚美,soah「忘記自己」ê真好ê寫照,亦是台灣人知識份子ê認命、順命、宿命、爛命,喪失一位作人基本尊嚴ê表現。Tī「李院長」ê五項教育政革方策中間,無一項是講著文化、語言kap基本教材本土化ê問題。

文化是一個不斷變換、進步、塑造ê過程,文化是政治ê內涵,政治是文化ê外表,在在攏是用「文化」作中心。文化ê最基本ê要素在「語言」,語言是文化最重要ê一部份。但是對前述李遠哲事件來看起來,語言不止存在tī文化ê層次,khah清楚ê伊mā是表現tī政治ê層次;語言ê問題今á日tī台灣不但是一個文化問題,更加是一個嚴重ê政治問題。Tī強勢ê中國政治環境之下,台灣話kap台灣文已經淪落作一種「不平等條約」下ê犧牲品,人人被迫使用無平等ê政治語言,來維持伊ê社會地位,突破伊個人ê社會政治kap心理ê障礙。

前暗咱台文通訊ê青年Eki ê研究報告有指出,所有南太平洋ê南島文化kap南島語系ê起源地是台灣,經由幾千年ê海流ê助力,將台灣原住民ê文化南移去菲律賓、印尼、南太平洋諸島,甚至遠到非洲東海岸諸島。Che是一種真重大ê發現。這個發現加上其他交流因素,hō͘台灣不但是南島文化ê主体,亦匯合黑潮ê海流文化,「脫亞入歐」ê日本文化武士道,鴉片戰爭以後ê中國內戰文化kap封建文化,加上西方基督教ê騎士道(knighthood),kap解放神學、社會主義等,已經變作一個「綜合体」ê台灣文化。

對台灣文化本質ê探討,造成小弟ê二個結論:

第一,本來台灣文化是海島海洋文化,快樂清新,浪漫熱情,勇敢忠誠。本來ê優秀ê台灣文化並無陰柔寡斷、陰險惡毒ê一面。用另外一句話來講,就是咱有包含東洋ê武士道kap西洋ê騎士道ê義理、純情、自由、包容、自信、尊嚴ê一面。

第二點,今後咱用這點ê信心作基礎,咱自然會tàng放棄一切ê哀愁悲情、自卑自私、順天宿命ê心境,放棄多年來台文通訊ê水牛拖犁ê商標,向前踏入去廿一世紀超現代ê世界。廿一世紀ê台灣,kap全世界新世紀ê人攏仝款,已經無需要啥物「偉大領袖」來chhōa咱過紅海。咱人人攏是戰士,人人攏是領袖,一個一個攏是一粒一粒真勇ê新幹線ê engine,駛起來無聲,bē放牛屎,免去池á lok-ko-moai洗浴,但是伊安tī車廂下面無人看著ê所在,勇敢kap鐵枝路車拚一點鐘飛三百公里,beh將台灣駛入去廿一世紀ê新世界。

(本文刊載tī台灣公論報,28-Sept.,1996)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