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苦ê記號

June 2, 2002
kap 朋友分享

受苦ê記號
<訪問維也納唯一ê長老教會>

-陳柏壽 牧師-

Hit日kap寬惠姊兩人約好,去訪問維也納唯一ê長老教會「Die Evangelische Gemeinde H. B. In Wien」ham牧師Johannes Langhoff見面。一踏入禮拜堂,發現親像一個密密bōe過風、無日頭ê地下教會。原來對這間教會ê建築結構,會tàng看著幾百年來,一直到今á日,新教教會ê苦難。

宗教改革以後,整個二百年中間,奧國王公嚴格禁止新教ê設立,一直到十八世紀末期,奧皇Joseph二世才容忍東正教ê存在。Hit時路德宗kap改革宗設法tī巿中心買一間廢棄無用ê修道院,準備beh設立教會。當局雖然講是「容忍」,猶是嚴格禁止設立教會,只准設立「祈禱室」,室外不准有教會式ê建築物,不准設tī大路邊,不准有鐘塔、時鐘等顯目ê物。同時亦不准tī教會內做任何主日學等宗教教育ê活動。

長老教會不得不tī巿內深巷內起一間外囗親像平常ê住宅,有khiā家型ê窗á,但是無大門,只有一個小門出入。Tī牆內,才另外改建教會式ê窗á kap天井。Che就是禮拜堂內黑黑暗暗、無看見日光ê原因,因為是牆內有牆。上起初亦設一個高塔型ê建築物tī厝頂,但是受強迫拆除。目前ê小塔,是一八四五年,小khóa放鬆ê時才改建ê。

一八四五年以前,所有聚會收ê獻金,攏tio̍h向天主教會納稅,稅率真koân,教會chhun ê無chē。一直到一八六一年,教會收ê獻金,才有可能全歸教會。一九六一年奧國頒佈新憲法,tī盟軍強迫之下,才名義上規定新教kap天主教tī法律上有平等ê地位。奧國雖然是天主教國家,因為歷史上受回教徒佔領時期真長,所以今á日維也納市內回教徒人口佔bē少比例,全奧約有卅萬回教徒。憲法規定接納回教是十九世紀初期就有,相對之下,新教tio̍h等到廿世紀末期才受接納。

雖然講長老教會受「接納」,全國只有三間長老教會,阮訪問這間是最大一間,名義上登記ê會員有六千人,全國長老教會會友只有一萬二千人。其他二間長老教會攏是tī莊腳,真細間,禮拜人數無chē。

宗教改革後二百年ê恐怖時代,厝內有聖經是犯著死刑ê大罪,但是hit中間奧國莊腳,尤其是山區,培養一部分「地下信徒」,活tī當局ê「法網」之外,che是今日奧國有一萬二千人長老教會ê「種子」。這二、三年中間,所有beh加入長老教會ê會友,需要接受天主教會派來ê神父來教示「天主教理」kap「多如牛毛」ê聖禮典,經過這段嚴格ê試練以後,考試及格,心內猶koh beh作長老教會信徒ê人,才會放伊去。Hia ê入長老教會ê信徒,大部分心內只有暗記「信仰告白」、「主禱文」、「新的誡命」nā-tiāⁿŽ,就堅持in不變ê信仰。
舊年tī奧國山區觀光地區Kaprum發生觀覽車tī山洞內tio̍h火,有一百外人死亡ê悽慘代誌。Koh khah悽慘ê是這一百外人大部分是新教徒,但是tī這個天主教國家,m̄-niā不准新教牧師去為in作安魂ê禮典,甚至連參加to m̄准,只有強迫用天主教ê彌撒kap聖餐等死者攏m̄知影ê禮典,去作安魂ê儀式,實在是真諷刺ê一段歷史。

奧國人一般是心智開放ê民族,但是因為外在ê宗教教規ê統制,in無容易接觸著自由開放ê新教世界。一直到今á日,大部分人ê宗教心靈猶停留tī封建ê偶像崇拜ê境界。訪問本城唯一ê長老教會以後,心情非常沈重。但是我相信這群有真súi ê文化背景ê人民,若是有一日去接觸著自由ê日頭kap空氣,一定真緊會開花結實。

(本文刊載tī台灣教會公報,2 June 2002)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