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烏鴉

November 1, 2000
kap 朋友分享

我是烏鴉

– 陳柏壽 牧師 –

我是烏鴉。我ê名叫陳烏鴉。聽阮阿母講我出世ê時,háu聲是ka-ka叫,所以阮老父叫我陳烏鴉。一直到今á日,我ê講話mā無真文雅,粗聲koh土直。

我想烏鴉實在是真好名。現代人號名真文雅,有俊、雄、義、理,亦有美、惠、嬌、娜,古早人khah實在:有大kho͘、大聲、lô͘-môa、大尾、罔飼、阿花。最近加州ê黃德利牧師生一個孫á,伊kā號做黃牛,叫ê人爽,聽ê人mā真爽,人若去教會,伊tō mo̍͘h hit隻黃牛出來展。所以今á日我一定beh改名,改作陳烏鴉才會爽。

想著古早阮tī東京代代木設立第一間台灣教會ê時,tùi神宮大路邊ê大叢樹á尾liu,一直到神宮ê厝尾liu,攏是烏鴉;tùi上野公園一直到皇居ê二重橋ê橋腳,mā攏是烏鴉。

暗時我tī公司做到十點外,外口落雪ê淒涼ê冬夜,賣燒蕃薯ê o-jí-sán tī外口hoah:「ya-kiimo–Oimoo!」ê聲,攏有烏鴉「ka-ka!」ê配聲,tòe tī西伯利亞ê冷風ê內面。

落雪ê時,hō͘人特別難忘ê,就是遍地白雪ê大地,有點點ê烏鴉tī雪ê世界,顯出生命kap活力。我ê毛是m̄純烏,是烏中帶有閃亮ê深藍kap深綠。我穿這領烏衫,啥物天氣我to m̄驚。外口是-10度C,我ê體溫保持40度C;外口是120度F,我ê體溫mā保護kah好勢好勢,100度F左右。

有人講我ê叫聲帶hō͘人悲傷ê氣氛,有人甚至講我若hioh tī破病人ê厝尾頂發聲,hit個人就會死。Che實在真冤枉。我ê心實在是看透人ê生命,每一擺有人teh出山,我攏會tòe著送葬ê行列,陪著活人kap死人,到伊最後安息ê土地。會曉聽我ê聲ê人,才會tàng tī這個過頭文明、過頭物質、過頭理性ê所在,聽著我對人生發出ê忠實正直、警世ê聲音。

阮阿祖tâi tī溪邊厝庄外口魚池á ê墓地,我若tùi hia經過,攏看著一群烏鴉hioh tī墓邊ê苦苓á樹頂。無論荒涼ê世態按怎變遷,春夏秋冬按怎變季,阮永遠攏顧守tī阿祖ê墓邊。人按怎看阮無起,無要緊,阮甘願去tòa tī墓á埔,mā m̄甘願像厝鳥á按呢,去借tòa tī人ê厝瓦(hiā)腳。

我若展開丈外長ê翼(si̍t),順著風勢chhu落去,免30分鐘我有法度tùi西乃山se̍h到基立溪ê河邊,夾肉kap餅去hō͘世間人追趕到無路thang去ê以利亞食(列上17)。以利亞ê命運kap我ê命運真仝款,是hō͘世間人放sak,無人愛收留ê動物。所以阮二人互相依倚、互相照顧來過日子。

我夾啥物肉轉來,以利亞就食啥物肉。摩西kā其他猶太律法中有規定千百條ê食規,但是為著阮ê腹肚,攏無法度管hiah chē啦!山貓、毒蛇、兔á、狗肉阮攏食。有ê肉,血猶chhop-chhop-tin leh!

普通時我是雜食ê動物,魚á、樹籽、水果、小動物、甚至死肉kap糞圾我食mā會活。所以tùi北極一直到赤道,攏有我ê兄弟。我tòa tī紐約ê時,時常注意糞埽桶若有khàm無密ê所在,我就用尖嘴kā塑膠袋tok破,食內面ê糞埽。

因為我ê嘴koh大koh尖,koh是紅猴色,叫聲粗魯,食飯ê食相又koh無真高尚,所以人人攏批評我這個嘴,講我無可能像厝鳥á hiah-nih文明。

但是我聽過法國ê文學大師Romain Rolland有講一句話hō͘我真安心。伊講:『食飯真文明ê人,心肝真lâ-sâm;食相無掛意ê人,心肝真清氣。』聽講Bethoven食飯ê時,攏嘴開kah大大,飯一直pe入去neh!主耶穌那準mā bat講過:若是愛看高尚ê人,tio̍h去皇宮看;看阮這種tòa墓á埔邊ê人,chhōe無高尚人啦!

有時á阮翁某看著獵狗jio̍k著動物,阮一個會去獵狗ê身邊kā伊siâⁿ,分散伊ê注意力,另外一個才tùi 天頂飛落來tok肉。食了才換人,一個tī地面,另外一個才飛到天頂,準備tok肉享受中餐。

Tī紐約落大雪ê時,阮兩人會chok-gia̍t khiā tī雪積真厚ê厝頂,注意看人tùi厝腳經過,經過ê時,阮就kā雪踢落去下面,看人走kah親像狗á ê款,阮看著才會爽!

沙漠中ê野狐狸,狐狸kiáⁿ愛睏,bih tī洞內m̄出來kap阮thit-thô,阮兩人tō tī洞外ka-ka叫,叫到hō͘伊睏bē去,按呢阮心才會爽!

TĪ野外,人人攏驚蛇,阮上無驚蛇,尺外長ê毒蛇,阮會夾起天頂kā伊tok死。

普通時阮攏有練氣功,khah幼ê樹枝阮to有法度hioh tī頂面;因為阮hioh ê時,兩支腳khiā挺挺。全身ê力攏ke̍k到頂面,全身ê重量bē放hō͘樹枝去負擔,所以無論啥物大樹小枝阮攏有法度安hioh休息。

練這個氣功ê目的,是beh訓練阮ê心bē使依賴別人,bē使全身nòa hō͘別人去負擔,訓練阮作一位獨立ê人。所以阮去到tóž位,攏beh kā活落去。阮阿伯khah長壽,伊活到七十歲,阮ê兄弟一般是活四、五十歲才去見天父。

阮二個翁某一世人攏作伙飛,日子無論按怎艱苦,有時真孤單,尤其是落雨天日頭beh落山ê時,心情非常寂寞(siok-bo̍k),但是阮一世人攏飛作伙,飛到真koân,飛到真遠。

有人講阮bē疼kiáⁿ,實在是天地大冤枉。為著kiáⁿ ê腹肚,阮二人ê青春攏為伊犧牲。約伯tī伊ê人生第一艱難絕望ê時,伊問上帝講:『你tī tóž位?』上帝無正面回答伊,只有反問伊講:『烏鴉á腹肚飫,飛來飛去,哀求上帝。Hit時,是誰為伊備辦食物呢?』(38:41)

上帝問約伯這句話,是愛約伯家己去想:上帝雖然飼烏鴉á,但是伊並m̄是tùi天忽然降肉飼in,是靠阮二個父母來飼。

Tùi創世記到約伯記,上帝hō͘世間人知影,阮烏鴉雖然生活艱苦,但是tī人類危險ê時,上帝用阮作工人,運補糧食,作人即時ê幫助。上帝用阮這種pháiⁿ過日ê散赤人來供給別人糧食,kiám 是世間ê逆理呢?

實在講起來,tī阮內心上深ê所在阮知,無論世間人對阮外pháiⁿ,天父上帝對阮是真好,伊ê目睭時時看顧阮ê生活;阮ê聲雖然粗,但是上帝聽起來是幼聲,有時遇著幸福歡喜ê日子,興奮ê時,阮ê聲會變,變無仝款ê聲。這點天父上帝聽著上清楚。

我會活落去,主要是我ê目睭看真遠,我會飛真koân,khah遠ê所在,khah細ê物件,我攏看kah清清楚楚。當初挪亞ê時代,天下淹大水四十工,伊為著beh探大水有退亦無,就放我出去。我一下chông出去,tō無koh轉來啦!

是按怎呢?因為我一下出去,就看見真遠真遠ê所在,已經有一塊土地浮出水面,我就tùi  hia直飛!

挪亞看我無轉來,就放粉鳥出去探水,粉鳥近視真重,船邊se̍h一liàn tō飛轉來,伊講船邊攏是水。第二擺,伊koh放粉鳥出去,粉鳥ê嘴giap一葉橄欖葉轉來;hit時我已經生活tī新天地爽oaiⁿ-oaiⁿ啦!粉鳥tō愛等到第三擺放出去才敢無轉來。

恁攏知影我一出tō無入,是我ê本質:無beh靠人過日,男子漢四海為家,天涯比鄰。

古早以來,人攏kā我當作臭頭phí á,kā我ki-ki-chhak-chhak,寫tī摩西律法中講我是pháiⁿ鳥,各地民間ê傳說故事,mā講我pháiⁿŽ ê khah chē,就是因為我鳥面穿烏衫。但是我感覺天父上帝特別看重我,伊hō͘我ê名『烏鴉』tī阮鳥族中第一擺出現tī聖經ê上頭前;伊講人bē使殺烏鴉獻祭,是因為伊看我會起。我m̄是親像hit個粉鳥,二分錢會tàng買幾nā隻來獻祭。TĪ上帝ê心內,我ê地位真koân。

世間人ê選民意識真重,自認伊是比人khah清氣,比人khah súi,講阮是『外邦人』、『世俗人』,就是講阮是hō͘上帝『拍落蘿外ê人』。但是咱若是去美國tō知,真正teh起造上帝ê教會ê人,真正照時間敬拜上帝ê人,就是阮這群烏鴉。Hia ê『選民』一個一個若是反基督教,就是看主耶穌無起。

我真感謝主,無kā我變作人間律法中ê『選民』,hō͘我會tàng用自由ê心,來chhōe著一位公平ê偉大ê上帝。Hit日主耶穌入耶路撒泠所騎ê hit隻騾á,mā是去hō͘律法定作lâ-sâm ê動物ê一種。但是阮友á騾á,伊行路hàiⁿ-kōng-hàiⁿ,歡歡喜喜載著主耶穌,行tī耶路撒泠ê大街小巷,伊ê心kap我仝款,生活tī主耶穌ê滿足ê內面。

我感覺上趣味ê一項代誌就是路加先生teh描寫主tī山頂ê教訓中,特別講著我ê小名。伊講:『著試想烏鴉,in無種作收成,也無庫房無栗倉,上帝猶koh養飼in。比起鳥á來講,恁是gōa-nih-á ê貴氣呢!』(12:24)我感覺上帝對待我真好,伊是一位真公平ê上帝。

拜託今後恁tī講壇講道ê時,m̄-thang 將「烏」ê一直beh講作「白」。我是烏鴉,tō kā我講hō͘烏烏烏,烏kàⁿ-kàⁿ,才會真正講出福音上súi ê一面。

(本文刊載tī「台文通訊」第81期,Nov.,2000)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