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ê運動

April 1, 2002
kap 朋友分享

繼續ê運動

<全歐台灣協會二二八紀念會講辭>

– 陳柏壽 牧師 –

我心內第一敬疼ê台灣鄉親,平安。

平時我真少稱呼人作「第一敬疼」,但是每年ê二二八紀念會ê時,tùi我心中上深ê所在,我攏會稱呼來參加大會ê台灣鄉親值得人「第一敬疼」。

古早阮阿母定定講:食飯ê時,gia̍h箸gia̍h真koân ê gín-á大漢一定去到遠遠遠討thàn,抑無就是去chhōa外國某。咱chia ê來到歐洲維也納ê鄉親,一定食飯ê時,箸gia̍h kah koân koân,若無bē嫁來到hiah遠ê維也納,真正是天邊海角,世界另外hit旁ê雲頂。

古早北港媽祖tī阮雲林ê所在,阮阿母定定chhōa我去,看一仙做kah面烏烏ê北港媽,人攏叫伊「烏面媽」。你kā想看māi–leh,台灣媽透早起來tio̍h煮飯、洗衫、擔水、hiâⁿŽ草in、煮豬菜、飼豬,koh tio̍h去田so草、煮割稻á飯,koh來就炊粿準備過年,一年透天做到知影人,莫怪伊ê面,m̄烏mā tio̍h烏!

北港烏面媽是「過海」媽,m̄是「出海」媽。伊過到海ê這旁,tō無beh koh轉–去。咱chia ê過北極Siberia、美國東部,搬山過嶺,最後飛來到歐洲維也納ê這群台灣人,已經比媽祖婆á搬koh khah遠–lah。咱攏是「過海」媽,真chē人攏無想beh轉–去-lah!

幾日前,我飛來到Vienna,一下落飛機,鼻著chia ê空氣,tō感覺真無仝。我一世人m̄-bat鼻著這款空氣。我tī日本15冬,日本ê空氣鼻著是清氣清氣,有Ofuro洗浴過ê氣味。Tī美國mā tòa 16冬,美國有大自然開朗ê空氣,尤其是過去幾冬tòa Hawaii,有人一年365工攏穿一領Aloha短衫,拖一雙slipper,lok-sòm lok-sòm入來教會teh-beh作禮拜,我攏叫伊先轉去穿鞋才來。

一下到Vienna,我鼻著chia ê空氣,tō親像阮雲林西螺im底ê豆油膏味,甘甜á甘甜ê古典文化ê氣質真重,但是參一kóa番á羌味ê感覺。

今á日真緊,二二八又來到咱ê面前。M̄是,應該講咱大家又koh心連心手牽手行到二二八ê面前–lah!有ê人駛幾ā點鐘ê車,有ê人坐飛龍機,tùi德國、意大利、Hungary kap奧國全地,親像beh來作禮拜ê虔誠,亦親像過冬ê渡鳥,tī這日攏會飛來作伙。

咱攏會記得,這幾十年以來,tī蔣介石白色恐怖執政ê時代,若到這個寒冬ê日子,風sǹg-sǹg叫,街á路無人,土腳攏結冰ê這日,有外chē台灣人tī東京、大阪、紐約、加州、加拿大、歐洲、南美各地,am-am khàm-khàm tō是beh偷偷á來參加二二八ê追思禮拜。有人放某tī厝內,有人叫翁顧厝,有人翁仔某攏出動,放gín-á tī厝內,tō是beh偷偷á來參加。無來參加,kap你我仝款,心bē平安。有幾ā年,我tī東京新宿參加ê時,大家為著驚hō͘國民黨ê 爪粑仔(jiàu-pê-á)hip相,面tio̍h攏掛一個面殼。Kap古早羅馬帝國時代,基督徒tio̍h bih tī山洞內暗中作禮拜,若去hō͘人掠–著,會掠去飼獅仝款。

二二八以來,有千萬ê台灣人除了死者以外,是去hō͘人掠去火燒島。幾十年ê中間,tī太平洋ê孤島叫天天bē應,叫地地bē應。In ê父母、某、kiáⁿ行–a行,極加是行到台東ê大海邊,面ǹg著大海流目屎。

但是久長ê年月並無拍hoa二二八ê香火,不但無hoa,是愈to̍h愈me̍h。今á日ê台灣政府已經宣佈這日是國定假日。TĪ這個紀念會中,我mā有看著駐奧地利經文處處長在座,所以我感覺台灣有teh進步。今後咱一定m̄-thang koh hō͘伊退步。

二二八是一pha火,伊tio̍h永遠kā to̍h–落-去。TĪ Vienna有一位真偉大ê音樂家Schubert,是一位國民學校ê老師,寫一首歌叫作菩提樹(Der Lindenbaum),tú-á芳瑛姊kā我惡補,我唱hō͘恁聽:Am Brunnen vor dem Tore, da steht ein Lindenbaum; Ich träumt in seinem Schatten, so machen süßen Traum…. .意思是講tī大門前古井邊ê hit欉菩提樹,tī伊ê樹影ê下面,有留著我細漢時代真chē甜蜜ê夢。若是遇著悲傷痛苦流目屎ê時,我攏會轉來這欉大欉ê菩提樹樹腳,每一擺我若轉來這欉古早看我大漢ê菩提樹ê身邊,我ê心就得著安慰。

列位鄉親,咱若kā想二二八是咱hit欉大欉親像老母ê菩提樹,按呢想tō tio̍h–a-lah!咱無論歡喜快樂,或是悲傷艱苦;無論民主自由順境teh發展亦好,或是親像chit-má民主teh退步,上台ê人kan-na知影選舉,爭權奪利,過年分紅包,hō͘百姓退步ê封建文化,台灣進入困難逆境ê時,咱tio̍h攏轉來二二八。因為二二八這個老母大欉ê蔭影,一定會保護照顧咱,無條件引chhōa咱台灣人繼續進前,繼續改革,啥物攏m̄驚!

這個紀念會真正ê意義tī tóž位?Che m̄是啥物「國父紀念日」,m̄是啥物「自強活動」,m̄是啥物社團ê「茶話會」。二二八是一個真特別ê會,伊不但是咱大家活–teh ê人互相交陪、安慰、鼓勵ê所在,亦是咱kap千千萬萬已經過身–去ê無辜ê兄弟姊妹ê靈魂交通ê所在。咱beh去陰間kap in交通,咱也beh tùi陰間kā in chhōa來陽間。這種深刻ê精神境界,若無真正beh獻身去建立台灣獨立國ê人,是無法度體會會到–ê。

有一齣日本電影叫作「夢」(yume),是真有名ê導演黑澤明(Kurosawa Akira)ê作品,由三船敏郎(Toshiro Mifune)主演。描寫第三聯隊長tī全軍消滅戰敗以後,拖著受傷疲勞ê身軀tī山裡teh行。目睭前是一個戰場ê pōng坑,暗bong-bong,伊軍鞋一步一步tī pōng坑內行ê聲,聽著真清楚,每一步ê回音tùi pōng坑hit旁攏會清清楚楚傳–轉-來。

佳哉頭前已經看著pōng坑尾圓圓ê光kho͘-á,無外久就beh到底–lah。但是就是tī這個時陣,聯隊長ê耳孔聽著後面有teh tòe–來ê腳步聲,愈來愈迫近,tùi這個稀微ê戰場ê pōng坑後面傳–來,hō͘人心情非常擔憂。

聯隊長ê腳步愈行愈緊,後面tòe–來ê腳步也愈行愈緊,聯隊長擋bē-tiâu,開始用走ê時,後面hit位mā用走–ê tòe–來,非常恐怖ê場面。

走來到pōng坑口,oa̍t頭一下看,一位二等兵頭殼已經hō͘槍chí拍kah碎碎,但是 kha-bang kap軍裝穿kah真整齊。「Noguchi,你是按怎猶tī chia?」聯隊長m̄相信伊ê目睭,因為Noguchi hō͘槍chí拍著頭殼ê時,聯隊長抱著伊ê身軀,伊斷氣ê時陣,聯隊長看kah清清楚楚。

「Noguhci,你轉–去!轉–去!你已經是死ê人,你tio̍h轉去另外hit個世界!」

「報告聯隊長,我無死,我ê厝tī hit旁,tī山ê hit旁,我ê老母猶活–teh,我ê某kap 2個kiáⁿŽ in teh講話ê聲,我攏有聽–著!我無死,我m̄甘願死!」

「Noguchi,轉–去,你已經死–lah!你中著槍chí ê時,我抱著你ê身軀,我明明知影你已經死–lah!二等兵Noguchi,我命令你轉–去!」

聽著「命令」這二字,二等兵Noguchi帶著伊hit粒碎碎ê頭殼,oa̍t轉身,用真有精神ê腳步,一步一步向烏暗ê pōng坑ê另外hit旁,一步一步軍鞋ê聲,連tī pōng坑ê回音聽kah真清楚,一直到聲音完全消失。

但是這個時陣,忽然間soah出現一群真大群行軍ê腳步聲,tùi烏暗ê pōng坑ê hit旁,一步一步真整齊有力ê行軍,向聯隊長這旁行–來。聯隊長tú想beh開始走路ê時,洞口已經出現一陣排kah整整齊齊,kha-bang、軍裝、軍鞋攏穿kah整整齊齊,但是頭殼攏已經hō͘人拍kah碎碎ê所有第三聯隊第一排ê兄弟。Chhōa頭ê排長,雖然伊穿ê軍裝hō͘槍chí拍kah碎碎爛爛,phāiⁿŽ ê kha-báng mā攏有槍chí 孔,但是整理kah真sù-sī真有力,khiā tī聯隊長ê面前,「Tomare!立定!」「第三聯隊第一排排長Yamaguchi,報告聯隊長,本排全員集合,武器、裝備無損,全排點名到齊。以上。」

聯隊長看著這群兄弟,靈魂m̄甘死ê士兵,整整齊齊khiā tī伊ê面前。

「我知影恁已經全軍滅亡,tī山邊,我已經一個一個檢查恁ê身軀,一個一個chhōe,看猶有活–teh ê士兵–無。無,無一個是活–ê。我知影恁是死kah真m̄甘願,所以恁來到我ê面前。但是我請恁轉–去,我已經kap恁活tī無仝款ê世界…。實在講–起-來,我活tī這個世界mā活kah真艱苦。我活kah真見笑,我活著親像一隻狗,一個人孤單tī路邊teh行,實在不如死khah好!所以請恁大家安心轉–去,m̄-thang koh轉來我ê面前。我已經m̄是恁ê聯隊長,我不過是一個無路用戰難逃命ê戰犯–lah!」

「報告聯隊長,請你指示阮前進ê路線,你去到tó位,阮一定beh tòe你去。阮是一群戰bē死ê第三聯隊ê兄弟,永遠戰bē死ê兄弟!!」

這時聯隊長最後ê一步kan-na是下命令:「第三聯隊全體,Maware,Migi!向後轉!」全排隨時,<向後轉>,「Susume!齊步走!」全體ê軍兵就用真有力ê腳步,向烏暗ê山洞前進。整齊ê腳步,有力ê腳步,一聲一聲,一直到愈來愈細,消失tī山洞ê hit旁。

列位,你想二二八ê三、四萬枉死ê台灣人精英ê靈魂,會tī歷史中消失–無?無,in猶活tī hia,不但活tī另外hit個世界,mā活tī咱這個世界,in定定 tùi hia koh轉–來,轉來看in ê老母、某kiáⁿ、親人朋友,in ê老母,某kiáⁿŽ teh講話ê聲,in攏聽會著,聽kah清清楚楚。一年過一年,in ê「台灣魂」會轉來咱ê台北、高雄、台南、嘉義、斗六、彰化、台中、新竹、苗栗、宜蘭、台東、花蓮、澎湖,mā經過太平洋ê大海,運動到日本、美國,koh搬過大西洋,來到咱ê歐洲維也納。

人若死–去,伊ê靈魂bē死,伊kap上帝仝款,繼續teh運動,陰間kap陽間攏teh「互動」。世間所有ê物件攏teh運動:日頭teh運動,月娘teh運動,人、樹á、溪水、石頭攏tī內在ê電子kap中子抑是外在ê身體teh運動。人若無運動、身軀會lám。上帝mā是teh運動,上帝若無運動,上帝mā會死。二二八ê靈魂kap咱ê阿公、阿媽ê靈魂仝款,攏tī咱這個世間teh運動。

列位兄姊,咱tī Vienna ê台灣人,我看kap全世界海外每一位台灣人仝款,勤儉、累積、做工、飼kiáⁿ、顧家,che是咱台灣人上蓋優秀ê所在。去愈遠ê台灣人,愈優秀。

你有才情thàn錢、飼kiáⁿŽ、顧家,che叫作「空間」。天頂ê上帝hō͘咱有「空間」ê能力去發揮。但是咱一世人beh活外久,是咱決定–ê。「空間」是咱–ê,「時間」是上帝–ê。俗語講:「人bē gâu tit。人gâu m̄ 比天公teh作對頭。」

真chē台灣人一直到beh死hit日,「死」來到tī目睭前ê時,才忽然間發現–著身邊猶chhun真chē錢。「空間」真chē,但是「時間」已經無–lah!Beh用錢去買時間mā無法度lah!

咱ê時間,一日一日過–去,銀行口座ê數字,一日一日增加,但是一日ê時間過–去,一日tō無koh轉–來,無論你銀行口座有外chē錢,伊mā bōe  koh轉–來。你千叫萬叫,去kā天公上帝求情,伊mā bōe koh轉–來…。

按呢咱知影,tī這世間,外表來看,若準「空間」才是真實ê物件。時間因為看bē著,是身外之物。但是實在去想–起-來,是顛倒péng:錢財、名聲、地位、某kiáⁿŽ、愛情、性慾chia ê「空間」攏是假–ê,「時間」才是真–ê,才是真正重要ê真實。咱看世界tio̍h按呢看才會準。Súi ê花,真緊會謝;紅色ê胭脂,真緊會退色;真gâu thàn錢、讀冊ê才情,mā緊緊會去hō͘人bē記–得,真緊會hō͘人bē記得了了。

今á日小弟有機會kap大家分擔koh分享二二八運動,kap咱作人仝款是一種繼續ê運動。Tī這種寒冷ê日子,來到這個離開家鄉千里萬里ê Vienna,來參加二二八大會,是咱ê好緣份。希望咱chia ê有好緣份ê兄弟姊妺,珍惜咱人生ê時間,去到全世界有參加二二八大會ê台灣人ê所在,kap in結緣作親成、作兄弟、作姊妺,大家手牽手,心連心,hō͘二二八ê英雄ê靈魂,親像天頂ê日頭,也親像hit欉真大欉Schubert  ê老母ê菩提,日日來致蔭咱人生,保庇咱,chhōa咱行過人生ê苦海,亦chhōa咱ê故鄉台灣,贏過橫霸ê中國ê威脅,勇敢khiā–起-來,獨立出頭天。真多謝。

(本文是「台文通訊」第98期ê社論,April 2002)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