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田與一kap Jippun Cheng-sîn

September 1, 2000
kap 朋友分享

八田與一kap Jippun Cheng-sîn

-陳柏壽 牧師-

蔡焜燦先生最近由日本教文社出版一本好冊,叫作「台灣人no日本精神」。但是後面四字tī冊名邊注音是寫「Jippun Cheng-sîn」,m̄是寫(Nihon Seisin)。

我相信蔡先生會按呢寫,可能是伊知影伊teh講ê「日本精神」四字,雖然tī台灣不止流行,但是現代ê日本人,已經無法度了解ê hit種精神,hit種台灣心目中所懷念ê古早ê精神,hit種理想ê台灣人khah會了解、才會了解ê一種典型ê精神。

我想台灣人是一種真理想、浪漫、熱情、念舊ê民族。最近有一個朋友過境來Hawaii,提起一種台灣人出外ê時產生ê心理現象:來到美國,生疏ê人若問伊:「你是m̄是中國人?」伊心內會真bōe爽。「我to無teh衰啦!去hō͘人看作是中國人…」但是若去hō͘人看作是日本人,伊心內會感覺滿足,轉去台灣tī朋友弟兄ê中間,會去kā人宣傳講伊hō͘人看作是日本人。

但是台灣人家己攏m̄-bat問家己,去到žtó,透底無人問伊:「你是m̄是台灣人?」

原因不但是中國人來kā咱教育五十冬,教咱講是中國人。台灣人家己透底m̄-bat想起beh作台灣人。另外一個原因,是tī台灣ê政府,五十冬來攏m̄-bat向外宣佈伊是一個獨立ê國家,莫怪去到tó,無人bat想起啥物叫作「台灣人」。

最近「台灣教會公報」kap台獨聯盟「共和國」雜誌有幾個日、台作家寫起「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先生(Hata Yaichi)ê故事,小弟kā小khóa整理,來探討啥物是台灣人teh講ê「日本精神」。

八田先生tī明治時代1886年出生tī日本海ê石川縣,1910年tùi東京帝大土木科畢業,24歲就隨時hō͘人派來台灣作台灣總督府土木部技手,伊33歲ê時(1919年),年輕少年就hō͘人派任負責設計嘉南大圳ê工程。

清朝時代,一百年前ê嘉南平原會使講是一片砂漠,石頭lok-khok。落雨ê時,山水猛沖落山入海,稻á淹死了了。無落雨ê時,就是khōng旱。所有ê田攏是「看天田」,一年若有收成一擺,就真正謝天謝地了。

1920年八田kā伊ê某kap二個kiáⁿ接來台灣。一到位,就全家tòa tī烏山頭工地附近,kap所有ê工人家屬作伙生活。伊講伊若無全家tòa工寮,beh按怎叫工人mā全家搬來工地呢?

八田夫妻攏總生八個kiáⁿ,其中四個查某kiáⁿ kap一個查甫kiáⁿŽ攏是tī烏山頭邊ê工寮宿舍生。

Hit兩位寒冷ê日本海成長ê八田夫婦,來到熱、悶、溼,koh有毒蛇毒蚊ê未開發ê山區定居,若無有真強ê意志kap決心,若m̄是兩人ê心攏作伙來疼hit塊土地,決定將in ê青春、智慧、純情、愛心來奉獻hō͘ hit塊土地,是無可能做會到ê代誌。

年輕ê八田雖然m̄-bat起過啥物水壩,但是是一位真細字小心ê人。伊認真收集資料,研究分析,行一步做一步,參考外國ê經驗,腳踏實地,bē膨風,無「好高務遠」。每早起固定透早就去工地,詳細監督,嚴格要求工事品質,小所在mā絕對無馬虎chhìn-chhái。

今á日設tī烏山頭水庫前ê八田先生ê銅像,就是伊坐tī土腳,手扶tī頭額teh思考計畫工事ê形像,是一位忠實工人ê形像。

忠實努力嚴密ê結果,就是七十冬以來烏山頭水庫m̄-bat出過問題ê一流品質ê保證。

八田若是kā伊研究結果決定以後,就無人會改變伊ê信心,甚至美國派來ê專家,反對伊所設計ê tī湖中建造疏洪塔ê構想,八田亦無妥協。七十冬ê品質,證明八田ê想法khah正確。當時ê世界,甚至到今á日,烏山頭水庫官田溪ê水壩,以及通過山內四公里引自濁水溪、曾文溪上游ê「引水道」,以及約一萬五千公里ê「給水道」水圳kap「排水道」水圳,猶是世界土木工程協會認定ê偉大ê工程。

台灣出身ê學生,知影中國有啥物萬里長城,甚至有幾公里mā知,但是真少台灣學生知影台灣有真偉大ê珊瑚潭、烏山頭水庫、kap有萬里長城四倍長ê嘉南大圳。

烏山頭大圳親像台灣ê心臟,經過大給水圳,親像大動脈;進入小圳、田園,親像入到小血管,到小細胞內。將新鮮ê水泉送到雲林、嘉義、台南全部平原,送到千萬台灣農民ê心肝內。

八田koh教育農民,水源tio̍h公平分排,m̄-thang自私,一年三擺輪流灌水,無論水源頭、水尾地,無論肥土、貧土,大家攏平等,按呢大家公德心真koân,農家收成增加,生活水準提高,農地價值加倍增值。台南州起大圳以前是全島產米上少ê所在,1923年只有收成48萬石。但是造大圳以後,1934年就生產197萬石,是產米上蓋chē ê一州。全台灣ê米,會使講差不多有一半是受著嘉南大圳致蔭著ê產物。

1942年八田56歲ê時,受日本政府調派去Philippines計畫水利。5月初3 tùi廣島坐「大洋丸」。起程前,寫一張明信片hō͘ in某外代樹(Toyoki),講伊ê船可能會靠岸,伊beh轉來看gín-á。伊ê婦仁人5月初9接著批ê時,無想到五日前大洋丸就hō͘美軍炸沉,全船ê人攏喪生。八田ê身軀經由向北巡流ê黑潮漂流轉去故鄉山口市ê海邊,人tùi伊lak-tē-á內ê名片,才認出伊就是八田與一先生。五十六歲。

根據伊古早以前就講疼台灣ê心,6月21人將伊ê骨灰搬來伊用盡伊ê 32冬青春ê烏山頭埋葬。

外代樹kap伊ê kiáⁿ」因為美軍ê轟炸,全家攏避tī烏山頭生活。1945年8月31,伊ê次子泰雄轉來烏山頭看老母,過日9月初1 ,外代樹留一條遺言hō͘ in kiáⁿ:「玲子、成子,恁攏已經大漢了,兄弟姊妹tio̍h和好生活落去,我會使安心去恁爸爸hia啦!」

Hit日南部ê烏山頭khàm一層薄霧,風颱beh來ê前一日,烏山頭ê風真大,放水口ê水流真急。伊輕輕a thǹg去伊ê木屐(kia̍h),整齊排一邊,行到岸邊,跳落水。有人看見伊ê和服ê衫襟kap腰帶飛tī天空,親像一蕾花落入水中。

嘉南大圳ê農民壯丁緊kā水門關起來,跳入水圳chhōe身屍,但是一日攏chhōe無。一直到過日9月初2 雨停了,才tī下流六公里ê所在,chhōe著八田ê愛妻ê身軀。伊身上猶穿著hit su繡有八田家紋(家徽)ê和服。四十五歲。大家將伊tâi tī八田銅像ê後面,靜靜永遠陪伊ê先生ê身邊。

今年五月初四透早,中南部幾位縣市長聚集紀念八田過身58週年ê時,其中有一位八田ê部下中島先生,當初是20外歲ê工人,現在已經是95歲ê老人。伊講伊真疼台灣,伊ê心mā tī台灣,伊若死mā一定beh tâi tī台灣。伊活一日,ta̍k年mā一定beh轉來看台灣這塊土地。

一百外冬前出身ê八田,將明治時代知識份子ê純情搬來台灣。明治人代表熱心、專一、細心、通理、同情、疼人、疼土地。

八田所代表一百外冬前ê明治精神,無tú-tú代表今á日ê日本精神。所以蔡焜燦先生tī序言內勉勵日本人tio̍h回想in ê問題,去chhōe in家己喪失去ê Jippun Cheng-sîn。

八田先生夫妻跨過民族、文化、國家ê界線,將in寶貴ê生命獻hō͘台灣,這種精神講in是「日本精神」,不如講是「台灣精神」:因為台灣人是理想主義堅強ê民族,記念人ê恩情ê民族,美化人ê優點ê民族。台灣人這種心肝,tú好kap八田先生夫婦ê精神完全仝款。

我相信八田ê hit種 Jippun Cheng-sîn一定猶活tī千萬個海內外台灣人、日本人、美國人,kap各種族ê人ê心內。希望台灣早日出頭天。

(本文刊載tī「台文通訊」第79期,Sept.,2000)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