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的心靈

March 26, 2016
kap 朋友分享

『單純的心靈』

陳柏壽 牧師

日本的歷史家司馬遼太郎分析日本人的精神,其中一點是「日本人的無意識的意識」,意思是無受意識主宰的心靈。

意識本來表示一個人的自我、思想、生活、行為及生命,但是伊認為歷史以來,日本人的行為,時常欲超脫既成的自我意識的主宰,用單純的心靈去接受新的事物。用無意識的心肝,去面對世間,伊講這是日本人精神世界內面真深的意識。

主耶穌面對hia-ê真有學問及真有地位的經學士及宗教人,講:「恁若欲入天國,著愛親像chia-ê gín-ná的一位。(馬可10:15)」伊講:「心肝清氣的人,欲看見上帝。(馬太5:8)」無受意識主宰的gín-ná的心靈,是咱生存的根本。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是司馬先生的好朋友,伊所講的:「我毋是我的我」及使徒保羅所講的:「chím-má活teh的,毋是我,是主耶穌活佇我。(加2:20)」同一回事。「我」有可能毋是「我」嘛?欲講「我毋是我」就是無家己的意識,忘記佇家己的意識的意思。「主耶穌」這個觀念毋是一個實體的觀念。「我」正是實體。講「主耶穌」活佇我內面,不過是一個抽像的觀念,毋是具體的話。因用無實體的意識,來對付這個充滿意識的世界。這款話就是「無意識的意識」的翻版。這攏是出佇仝款的思想脈絡。

上帝面對世間人對真理的彎曲及橫霸,伊的態度嘛是用上帝的無意識去對付。彼拉多問伊:「你是毋是上帝的囝」的時,上帝毋是用伊的意識來回答,伊恬恬無應(馬太26:62;27:12)),彼當時,上帝是無意識的上帝。

另外的所在,人問你是毋是王的時,伊的回答是反問講:「這個話是你講的,抑是別人講的話?」,對付世間的邪惡,上帝毋是用意識來正面回答,上帝採取的最好方法,就是無意識、無反駁(約翰18:34)。

司馬先生講日本人的「好奇心」是促使日本文化進前的基本動力。宗教上,日本人的「神佛合一」,以及近代日本接受基督教文明的現實,代表日本精神的好奇心。好奇心促成寬容,袂互既成意識主宰,袂絕對化家己的意識,袂容易排斥別人的異見。這就是造成今仔日日本社會的因素。

藝術上,一百年前的日本已經接受西洋樂器的音質的美麗,認真練習、製造小提琴、鋼琴等等,產生真優秀的演奏家,製造高品質的現代樂器;繪畫的歷史來看,除了日本本土的繪畫以外,西洋各種學派佇日本各藝術學院,攏有存在,隨時有深入的研究。若是「美」的事物,就是人類共通的價值,無因為地域的分別。

「武士道」是構成日本精神文明的主柱。司馬先生認為700年以來形成的武士道精神,已經深深僭入日本人的心靈及意識的內面。武士精神已經毋是一個特殊階級的代表,已經是全日本人擁有的資產。

武士注重清氣,逐日著換內衫內褲,連破病倒佇床頂,嘛欲換,甚至欲死的時,嘛欲穿新的內衫、褲。外在的清氣,會促進內在的清氣。及基督教所強調的:日日心靈換新,完全仝款。日本宗教的總本山伊勢神宮每20年著拆掉重起,完全換新,就是這個思想的體現。不久欲舉行世界G7的首腦大會,就是佇伊勢。

舊年在本版我有寫一篇介紹新渡戶稻造的「武士道及基督教的福音」,就是分析日本精神文明及基督教思想的關係。新渡戶bat來咱台灣,負責改革台灣糖業,是東京大學及東京女子大學的創始人。伊是基督教思想家。日本五千元的銀票,有伊的相片。伊講武士的心靈不管時攏親像一面「鏡」,著保持清氣。

武士的「人情義理」就是武士道精神:對人著愛「有情」,對上帝著愛有「義理」。這及基督教的福音差無偌濟。給「人情義理」換做「敬天愛人」就是基督教的道理啦!

司馬先生日本文明另外一個特質是日本人的強烈的「好奇心」。因為好奇,就真容易探討、接受新的觀念。對歷史以來神佛合一,一直到接受基督教做日本人思想的一部分,一直到「排他」的一神教及「合他」的自然宗教的共存,就是這個思想現象。

咱無法度否定自然的神性,自然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月娘日頭,攏是生命的證明,攏是咱生存的安慰及醫治。德國俗語有講:「鹿仔若是著傷,走入去森林內,傷就家己會好」。主耶穌嘛時常用大自然的譬喻教示咱上帝的道理。一神教以及自然信仰會發生矛盾,原因只有一項:宗教人利用這個矛盾做支持因的地位及特權的工具。這項矛盾,及人間及上帝直接基本的關係,完全無關。這點來看,是日本人的叡智(jōe-tì)。

司馬先生認為最初的移民是對長崎西邊的壹岐群島入來的朝鮮浪人以及中國各地來求生的流人。因攏是真單純的庶民,無有任何意識、文化、歷史的負擔,所以可以吸收包容百川,建立一個新的純情的家園。司馬先生分析明治王朝時代的上下百官,人人以「奉公(ooyake)」做一生守則,絕對無半人貪污。一切為公家、一切為別人設想。「惜名」是明治時代百官及庶民的特色。日本國家的復興,就是建立佇這個明治精神的基礎。「公」的精神支持日本人的心情、氣質及美感的生活。

李登輝先生最近新作「新台灣の主張」用強烈的字眼攻擊日本官僚,佇311東北大地動記念會會中,對台灣代表的失禮的態度。這項代誌日本官僚的藉口是:因受著中國的高壓以及外務省高官的命令,毋是出自因家己的自願,是真不得已的代誌。台灣真濟國民黨黨工,心內雖然知影佇這個不正邪惡的集團工作,及這個集團的黨產共存互生幾十冬,實在毋是出自因的自願,因不過是一台大機器中的一粒螺絲,無法度改變機器的運作。納粹德國的真濟軍官,無家己的選擇去屠殺人民,因攏嘛是講仝款話:無家己的選擇,只有服從。

我的同學佇長榮大學對印度來教冊的M.P.Joseph教授,真認真觀察這種台灣的社會現象。伊講這情形是「『生存』(ontological)的運命」:佇生命中某時點,有家己無法度自由選擇的運命。Chia-ê人所患的是一種「邪惡」,但不過是一個「平凡人」的邪惡,或是一種平凡人的悲哀。我相信李登輝前總統家己嘛是經過這段時陣的掙札,但是伊佇這個時陣,伊回歸起初的良心,看代誌講話真單純,所以是一位真偉大的人物。

佳哉現任日本的安倍總理嘛是這種人物,伊欲將過起日本的官僚的彎曲,180度挽回,也是表示伊心靈的純情。主耶穌給尼可底母講:你著重生才有法度受拯救。咱的人生可能必要做真濟擺的「重頭生」,每次回歸純情,越頭變小兒,看新方向的時,就是欲挽回「生存」的運命,重頭開始的時,就是生命得救的時。Chit-má就是這個時陣,所有國民黨黨工回頭重生做人的時陣。

kap 朋友分享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eb Design MymensinghPremium WordPress ThemesWeb Development

懷念秀蘭姊 (New York 衛鄉教會敬告)

April 19, 2016April 19, 2016

各位鄉親朋友:

我們所愛戴,思念的秀蘭姊,已於 Las Vegas 時間八點零五分,在她深愛的丈夫,子女及教會牧長會友,聖歌隊的歡送中離開,蒙天父恩召回天家。 耀勳兄說,那一刻,秀蘭恢復了她美麗的面孔,安然地睡了。

我們慶幸曾經分享過她燦爛的一生,她的熱情,幽默的談笑,愛故鄉台灣,堅強的信仰,令人感動的禱告詞,還有一手好菜滷肉,,,,這些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永遠地懷念她。

讓我們繼續為耀勳兄及全家禱告,求主安慰保守,勇敢地面對再來的明天。

衛鄉教會敬告

公募聰美姐記念基金會「印信」、「表徽」(logo)啟事

March 11, 2016March 11, 2016

列位讀者:

二十幾年來咱遵守聰美姐遺留的精神,繼續進行台灣語言文字化以及啟蒙振興台灣精神的工作。現在咱著創造一個代表咱基金會精神的表徽:代表默默做工、恬恬獻身的聰美精神。

希望有心的兄姊大家向這方向做伙來思考,創造一個適當咱的內涵,做咱對外的印信或表徽。有結果的時,咱基金會會準備好的感謝。請提供恁的尊貴的意見用e-mail或批信,寄互任何一位基金會負責人。感謝。

聰美姐記念基金會 敬致